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同事ABCDEF  

2018-01-13 10:3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1983年秋季开学前的某一天,我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同事林世堂老师向我“预告”:我们语文组里将新增一位教师,嵊州HZ人,女的,大学刚毕业,还只有19岁。在那个年代,女生能考上大学的,为数很少,而她却在只有19岁时就大学毕业了,并且一毕业就能被分配到我们这所被认为是全县最好的中学里来任教,看来,她的学业成绩应该是一直都非常优秀的。

林老师向我“预告”后没几天,这位少女教师就成了我的同事,她就是我的同事A

A名叫卢BM,身材高挑,眉清目秀。她留给我的初印象是:聪明美丽,热情开朗,但似乎未脱稚气。

当时,我们全校所有的语文教师都在一个大办公室里集体办公,在A到来前,坐在这个办公室里的,清一式的,都是高龄男教师,我在其中,虽然还算是年轻的,但当时也已经年近三十了。因此,我们大家都对这位低龄女同事特别关照,徐师傅与张师傅,则更是将A当作他们自己的女儿一样来看待。

在我们当时的这个集体中,A虽然享有如此特殊待遇,但她却并没有因此而忘乎所以,于其言其行中,我们都能感受到她对我们由衷的敬意。不过,她对我们如果有所不满,也会毫不掩饰地表达出来。有一天午饭后,我正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拉二胡自娱自乐时,A领了一个似乎犯了某种小错误的女生也进了办公室,接着便开始对那位女生展开了批评教育。见此情景,我却并未在意,觉得办公室的空间很大,我的琴声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于是便依旧继续我的二胡操作。可A见我如此不识相,大为不满了,当即向我厉声抗议……我狼狈不堪,在逃离办公室时,心里不禁嘀咕起来:A确实未脱孩子气呀!

A当时被安排任教初中语文并兼任班主任。尽管在我看来,当时的A似乎未脱稚气,但她的教学工作与班主任工作,却做得很出色,因此屡获徐师傅等资深教师的称道。

1987年,学校停办初中,A被调到一所初中学校任教。1994年,A又被调回XC中学任教,又成了我的同事。

再次成为我同事的A,已不复是先前那个带有稚气的A了。她总是会像对待自己的弟妹一样,去对待刚进入我们语文组的那些比她更年轻的教师,以她的热情与真诚,关心他们的工作,关心他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情感,而那些年轻教师也总是将她作为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看待。

1998年,张师傅不幸因病去世。对这位曾经像父亲一样关爱过A的长辈同事,A非常怀念。因此,在好多年里,每当清明节来临之际,A都会约我与其他几位同事,去为张师傅扫墓。

A应该是天生适宜做教师的,她不仅具有做教师的优秀素质,而且非常热爱学生,非常喜欢当一名教师。她在课堂上讲课时,呈现出来的那一种陶醉情状,对学生具有强大的感染力,会让每个学生都深切地感受到语文的魅力。因此,学生都非常喜欢她,而她所教的学生,语文成绩也一直都是顶呱呱的。

2013年,A被调到县教研室做语文教研员了,但她还会经常到我们学校里来给学生上课,我也经常能见到她。

A同事多年,A给予过我许多暖心的关照,因此在我的感觉中,A不只是我的一位同事,还是我的一位亲人。

B

19799月,我当时就读学校的中文系,迎来了一批刚入学的新生。有一天我走在宿舍楼的走廊上,忽然听到有人用我熟悉的方言在发牢骚:“他们要我当班长,我不愿意……”哈,许多人都争着要当班干部,但这人却要他当都不愿意,这人是谁呀?一了解,才知道他是我的一个同乡小学弟,名叫王LH

LH就是我的同事B,他在1984年毕业后,被分配到XC中学任教初中语文,于是便也成了我当时所在语文办公室里的一名成员。

BA年龄相仿,不久就彼此互生好感,并由此逐渐进入到了热恋状态,最终在我们办公室同事们的舆论支持下,他俩结成了幸福的一对。

B任教初中语文的时间并不长,学校准备停招初中生后,他就被安排任教高中语文了,其中有一年,他还是与我执教同一个年级的。那一年,学校里共编有两个高三年级的文科班,学校领导要我与B分别各带教其中一个班。本来,不管安排我带教哪一个班,我都能接受的,但在临受命前我所亲见的一件事,却让我产生了择班的念头。而当时我所亲见的事是这样的:在一个周末的夜晚,一名在校住宿的女生到外面喝醉了酒,几名女生搀扶她回学校宿舍时,她却在一路上狂呼乱叫,大发酒疯……我一了解,这名醉酒发飙的女生,将是文科毕业班里的一员。这样的学生,我觉得是很难教育的,于是我便向当时担任教导主任的王YB提出了要求:不要让我做这名会发酒疯学生所在班的班主任。王YB同意了我的要求。可我择班的事,后来似乎被B知道了,他因此有点愤愤不平。不过,学校这样安排,其实却是很合理的,因为对这样的学生,我可能毫无办法,但B却有足够的能力教育好这样的学生。最终的事实也证明了这种合理性:那名学生在B的班里,表现一直很乖!

B脑子很灵光,而且又非常勤奋努力,深受领导的赏识,因此,1997年,他成了XC中学的校长。而晋升校长一职,也让B登上了一个能充分展示其出色管理才能的舞台,短短几年间,他就使XC中学跻身于全国名校之列,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而《光明日报》等各大媒体,则竞相刊登大篇幅的报道,介绍XC中学的办学成绩。

我向来“喜欢”与校长对着干,在B任校长以前,我在XC中学所遭遇的六任校长中,除了德高望重的金望平先生与徐师傅这两位以外,其他四任校长,曾都是我的“攻击”对象。本来,依据我的秉性,担任校长的B,也很有可能成为我的第五个“攻击”对象的,但结果却是:B连让我想“攻击”他的念头都产生不了。因为B不仅从未在我面前显摆过他的校长身份,而且还给了我许多细心的关照。

我父亲去世时,B在繁忙的事务中挤出时间,驱车100多里到我老家进行吊唁;我岳父去世时,B又挤出时间亲临吊唁。

2004年,B晋升为县教体局局长后,仍然很关心我。20135月,我突然发病住院,他闻讯后,当即与A一起赶到医院来看我。有一次老同事聚会,B发现我的衬衣已经有点破旧,就说要送我一件衬衣。我当时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但后来他竟真的买了一件名牌衬衣给我送了过来。

B现在是县总工会的负责人,偶尔路遇,他都会很热情地停下来与我打招呼。

我家的保姆张LP,经常“教育”我:“永远不要忘记别人待你的好!”而B,就是她一直叫我不能忘记的人之一。

C

   我的同事C是潘GR

我与C相识于他成为我的同事前。1985年的某一天,我受命到CT中学参加SX市首届教坛新秀的上课评比,其间,我所遇见的一位参评教师就是CC与我年龄相仿,身材修长,风度翩翩,当时正在RA中学任教初中语文。与C的初次相识,他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87年秋,C被调进XC中学,从此便成了我的同事。

C热爱教学,业务精湛,教学成绩一直都很突出,而在他担任语文教研组长的那许多年里,我们组的教学业绩也一直都是非常优秀的。

C富有文人情趣,也非常爱喝酒。与他一起喝酒,会让我充分感受到酒的文化味儿,更觉酒的醇香。因此,我很喜欢与他一起喝酒,而在我所有的同事中,与我一起喝酒次数最多的,应该也是他了。在他刚调进XC中学的那些年里,如有美酒,他就会在夜办公结束之际,邀请我与张师傅去他家品尝。那时,他夫人还在乡下任教,我们到他家里后,他就即刻自己动手热酒炒蛋,动作非常利索,不一会工夫,我们就可以开怀畅饮了。有一个周日,C还邀请我与张师傅去他在城郊的老家做客,C的父母淳朴好客,杀鸡温酒,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后来,C的夫人也调进了城里任教而C不再是“单身”时,我也经常去他家喝酒。有一年暑期的某一天,我去C家与他聊天,一聊,聊到了午餐时间,C便请我留下与他一起喝酒。我欣然接受。那一次,他夫人给我们端上来的下酒菜是一盆一根根的鱼翅。——吃一根根的鱼翅,这在我此生中,是第一次,也是至今惟一的一次。

我经常与C一起喝酒,也经常与C一起喝茶。有两次与C一起喝茶的情景,一直让我难以忘怀。一次是在20多年前,我与同事们一起外出参观学习,归程途径杭州,恰逢假日,于是我与C就留杭逛起西湖来。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但湖边游客却并不多,我与C漫步于湖畔,见有一露天茶座正虚位以待,C就提议在此临湖品茗。于是,我俩就向那茶摊主人要了一壶开水,泡了两杯龙井,一边闲聊社会人生,一边欣赏湖光柳色,直到夕阳西下,飞鸟归林,我俩才意犹未尽地起身离开。另一次是在七八年前,我与同事们去厦门参观学习,入住当地一家宾馆时,与我同处一间客房的就是C。宾馆客房里备有一套茶具和一罐铁观音,我就当即开罐泡茶,用那套茶具,情趣盎然地与C一起品起茗来……后来发现,那罐铁观音其实为“有偿使用”之物,尽管觉得它的要价不会过高,但这却是我俩原先没想到的,因此,那抿进口中的茶水,便似乎觉得有点变味了……在退房时,我竟忘了拆过那“有偿使用”之物了,交了房间钥匙,便随其他同事一起离开了宾馆。但C却没忘,直到查房结束,按规定付清了那罐铁观音的费用,他才离开宾馆。对此,我当时曾如此问自己:为什么C没忘记而我会忘记呢?——看来,内心深处的责任担当意识,C要比我强呀!可到了后来,我不禁又如此问自己:对这样一件小事情,我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呢?——看来,我也并非一个真正豁达之人!

C已退休,但他身体强健,精力充沛。听说,他现已被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请去帮忙了。

D

D是俞YL,与B一样,D与我就读的高校,也是同一所,她入学的时候,我还没毕业,因此,D应该算是我的小师妹。

D毕业后被分配到CT中学任教高中语文,19938月调入XC中学,从此便一直是我的同事。

D的丈夫是一位化学教师,原来也在CT中学任教,他俩就是在CT中学期间相识相恋并最终结合在一起的。当D被调到XC中学后,他也被调到了与我校相邻的一所职技学校任教。他是一个非常温厚善良的人,对D可谓既极为耐心又极为贴心,我们大家都公认他是一位“模范丈夫”。

D能说一口极为标准流利的普通话,经省语委会严格考核后,她顺利地成了一名省级普通话测试员。因此,她曾多次受聘去外地执行测试任务,而有许多为评职称而苦学普通话的教师,就是在她的“刁难”下,才勉强得以通过的。

D备课,看D上课,看D改作,看D写文章,D给我的感觉,概括起来,就是三字一叹:很认真!但是D从未将此有意表现给领导和同事看,有时甚至还会故意装出对工作很随便的样子来,因此,许多同事与领导,会忽略甚至误解她这种“很认真”的工作精神。

除了发现D具有一种包藏于骨子里的那种认真以外,我还发现她具有特别敏锐的语感,凡文字材料中存在的一些语言表达瑕疵,她都能一目了然。

不过,我发现了D的这两大优点,对D而言,却并非“幸事”,因为我经常会“利用”她,给她增加了不少繁重的额外任务。在编写校史时,D就是我所“私聘”的主要文字校读。

20128月,D主动报名并最终获准远赴新疆阿克苏地区支教。在短短一年半的支教时间里,D竟连续四次荣获省厅级政府部门的表彰!——看来,一旦工作在别处,D的工作精神与工作业绩,就会闪耀出引人瞩目的光彩。

我突然发病那一年,正在新疆支教的D闻讯以后,曾特地为我从当地采购了一大袋据说适宜我这种病人食用的鹰嘴豆。

我开博以后,D曾一度是我博文的最热心读者之一。最近这些年来,由于我既老且病,我的同组同事,仅有少数几位还愿意与我联系交往,而其中的D,则是与我联系交往最多的一位。她经常会给我打电话或到我办公室,与我聊上一聊,而关涉校内校外的一些热闻与轶事,我大多也是从她这里听到的。20156月,获悉我要上我职业生涯中最后一堂语文课时,D当即挤出时间,约请我的另一同事杨XL,一起赶来为我捧场,并用她的手机为我留下了一些影像资料。我注册了微信后,D也就马上加了我,而在我现有的同组同事中,加我微信的,至今也就只有D

在我的同事中,有我的知己吗?——对此一问,我首先想到的一位,恐怕就是D吧。

E

已经记不得是从哪一年开始的,XC中学有了这么一项规定:凡刚进入XC中学的教师,不管是刚毕业分配或受聘的,还是已在他校执教多年的,都必须找一位在XC中学已工作数年的教师为“师傅”。我因为进XC中学早的缘故,所以也就有幸做了四位同事的挂名“师傅”。而这四位找我做挂名“师傅”的同事,就是我的同事E:贾QM,王MP,胡ML,王CH

QM是于19958月起成为我的同事的,此前,他已经在另外几所中学里任教12年,且在任教初期,就曾获得过SX市教坛新秀的称号。他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为了当好班主任,他自费购买了很多关于怎样当好班主任的书籍,一本本仔细研读,并将其学习感悟,用之于他的班级管理实践之中,因此他的班主任当得很成功,曾获SX市优秀班主任的称号。为了上好语文课,他会抛开现成的教学参考资料,刻苦钻研教材,力求在学生面前能讲出他自己对教材的独特感受,因此他的语文课上得很出色,曾获得SX市优质课评比一等奖。但是,他的这种认真,却严重影响了他高级职称的晋升。评高级,要有本科文凭,别的同事通过函授,很快就解决了,可他却一定要通过自学考试去获取,使他为获得这一晋职条件而耽误了好几年;评高级,要发表或在一定级别获奖的两篇论文,别的同事大多都用各种方式顺利应付了,可他却一定要求自己写出高质量的论文来,结果他真的在一家名刊上发表了两篇高质量的论文,只是又为此耽误了好几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的认真,使他错过了可以让他晋级的最佳时机!——这样一位优秀教师,至今仍未能晋升为高级,这一直让我为他深感遗憾。

MP——噢,在介绍我的同事王MP时,我要先提一下王MP的丈夫张TQ,张TQ是我在XC中学最早教过的学生之一,他淳朴开朗,热情友善,2009年我儿子举办婚礼时,就是请他负责给我们接送亲友的。王MP是于19978月起成为我的同事的,此前,她已经在CT中学任教了7年。她进XC中学之前,当时在做县教研室顾问的徐师傅,就在我面前高度赞扬过她,说她不仅课上得很好,而且文章也写得很漂亮。王MP成为我的同事后,我听过她上的课,也看过她写的文章,深感当年徐师傅对她的称道,绝非谬赞。但我家的保姆张LP自见过她之后,一直所称道的,却是她的真诚。王MP待人,确实非常真诚,可以说,她是我此生所遇到过的最真诚的人之一。她找我做她的“师傅”,就极为真诚地真的尊我为师,每次遇见,她叫我的那一声“师傅”,由衷而发,亲切自然,而当她在别的同事面前提到我时,则总是以“我师傅”相称。但是,这一声声的“我师傅”,却让她蒙受了很大的委屈,因为我的一些同事对此竟感到强烈不满,甚至公开指责她。作为她的“我师傅”,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挺身而出为她作“辩护”的,但理智又提醒我,就我的不良脾性而言,一旦开口,恐怕就会伤人及骨,最终不仅帮不了她,反而会使她处于更加不利的境地。于是我忍住了,对此始终保持沉默。不过,在我心里,对王MP一直怀有深深的歉疚之意,在此,我要向她公开致歉:“王MP,你当年找错了师傅,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ML是在19988月起成为我的同事的,此前,他已在其它学校任教了12年。胡ML是我现有同事中藏书最多的一个,我曾受邀参观过他的书房,他的书房四壁,全是书橱,而书橱里则又全都是整齐排列的书籍。喜欢藏书的人,往往也是喜欢读书的人,而胡ML就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人,在我的现有同事中,他应该是读书最多的一个。博览群书,又有一颗聪明灵动且爱独立思考的头脑,出言有章,用笔有神,因此,在同事们眼里,他就是那种传说中的才子。在现实社会中,被视作才子的人,未必会讨人喜欢,但胡ML的许多同事与许多学生,却一直都很喜欢他。何也?因为胡ML不仅有才气,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他可以说是我此生所结识的人中最富有幽默细胞的一个,而且没有之一。不过,胡ML的幽默,很多都属于冷幽默,因此,一些不会破解冷幽默的人,也很难从他的幽默中,获得会心一笑的愉悦感。

CH做我同事的时间不长,不满6年。王CH认我为挂名“师傅”,是在2008年秋她进XC中学任教以前。大概是在2007年吧,当时被选拔为SX市名师班的学员的王CH,按规定,需找一名特级教师做“师傅”,而我县有特级头衔的语文教师仅我一个,于是她就认我为“师傅”了。王CH本来是化学教师,因为特别喜欢语文,就又考到浙江师大攻读语文学科的教育硕士研究生,获得学位后,就改做语文教师了。尽管王CH原先是化学教师,但却能用诗化的教学语言,上出非常精彩的语文课。她不仅能把语文课上得很出彩,而且还能把语文教学科研做得很出色,曾撰写并发表了多篇教学论文,而她负责承担过的一个省级课题,是XC中学史上第一个获省教科规划立项的学科课题。因此,她曾荣获省教科研先进个人的称号。王CH的丈夫原是XC一家企业里的一名骨干技术人员,2014年春,他被宁波的一家企业用高薪“挖”走,而王CH也从此离开XC中学,随她丈夫去了宁波,现在一所当地的中学里,依旧在做一名语文教师。王CH也是一位极为真诚的人,她从认我为“师傅”那一天起,就一直将我尊为她真正的师傅,每一年的每一个节日,她都会用短信微信或亲自上门,向我和我家的保姆张LP,致以美好的祝福。

F

我在XC中学执教至今已近37年,在这些岁月里,与我同事过及现在正与我同事的语文教师,初略统计一下,已超过60位。这60多位同事中,除了ABCDE以外,另外还有很多位,也是我无法忘记或不能忘记的,而他们就是我的同事F

我的同事F中,属于我前辈的,有学识渊博的林世堂,有历经沧桑的王景和,有正直睿智的徐师傅,有亲切温和的张师傅,有能画能文的袁铁珊,有热情爽朗的劳委员……属于我同辈的,有温文儒雅的潘YP,有温良恭俭让的王YB,有激情喷涌的黄XY,有文思敏捷的顾JG,有勤于著述的梁WM,有文艺范儿十足的王XJ……属于我晚辈的,有个性张扬的丁ZY,有美丽干练的张JL,有力求上进的何WK,有现任组长杨ZJ……

这些同事中的三位,我已另有专文作过介绍,其他的,我很想在此对他们也作一下比较具体的介绍,但这将是一项十分巨大的文字工程,我只能知难而退。

不过,其中有两位,我还是要在此特别介绍一下的,这两位就是我的现任同事,张HY与杨XL

HY19948月开始成为我的同事的,此前,他已经在RA中学执教6年。张HYXC中学后不久,与一位温和娴静的银行女职工相识相恋,并最终结成了幸福的一对。张HY结婚时,我们这些同事都受邀去他老家喝了喜酒,而那次在他老家喝喜酒时的欢乐场景,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张HY是个特别勤快能干的人,对待他所承担的所有工作,他都会预先安排得井井有条,并在接下来的实际操作中,做得既踏实又光鲜,因此,无论是教语文课还是做班主任,他都能获得很优秀的业绩,而他在接替C担任我们组组长的数年间,我们组的业绩,也一直是非常出色的。在我与他一起执教平行班的时候,凡有什么资料,他都会整理好,主动给我送过来。我成为病人以后,有一段时间,张HY曾多次似乎是没任何缘由地到我办公室来看我。我当时对此感觉有点怪怪的,后来才知道真实缘由:我家的保姆张LP因担心我可能突然有病变,曾致电张HY,请他抽时间关照一下我。——看来,即使是在对张HY并不很熟悉的人的心目中,也觉得他是一个让人放心地有所托付的人呢!

XL20028月起成为我的同事的,此前,她已在他校任教14年。杨XL是一个非常热情好客又非常慷慨大方的人。在她进XC中学前,我和我当时的同事们,曾去听过她上的一堂课。那次去听她上课,她包了一大锅饺子招待我们,而她对我们的那种热情,就像那一碗碗刚出锅饺子上冒出的热气,升腾氤氲,暖人心胸。她进XC中学任教后,我从未与她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一起办公过,因此与她的接触其实不多,但在我的感觉中,她就像是一个与我一起相处了很多年的老同事。当我成为病人以后,杨XL还曾多次以不同的方式,给我以暖心的关照,让我感动不已。杨XL的丈夫,也是一位“模范丈夫”,待人温和亲切,每次遇见他后,都会让我的心情愉悦好一阵子。

最后,我还要特别提一下我的另外两位年轻同事。这两位同事都不是我们语文组的教师,一位叫刘SL,是教信息技术的,一位叫邢ZM,原来是教物理的,现在是负责管理学校档案的。刘SL来自于江西,非常聪明,又非常温和;邢ZM来自于吉林,非常善良,又非常真诚。他俩的办公室分别处于我的左右两边。这些年来,他俩给了我很多的温情与关照,让已处于病朽残年中的我,远离了孤独与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14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