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学生ABCDEFGHIJ  

2017-06-20 16:3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能参加各项政治活动,对同学态度友好,对师长也有敬意,劳动能积极参加,担任语文课代表,工作负责。

学习努力,成绩有提高。

体育锻炼欠主动,看课外书过多。

19836月底,学生A结束了高二学年的学习,当时为A所在班班主任的我,给予A的学年评语是怎样的呢?我特地到学校档案室查了一下,结果查到了,写的就是上面这样三段话。

当年班主任写学生的评语,均须按“规范”要求来表述:第一段写思想工作表现,第二段写学习情况,第三段写体育锻炼情况以及存在的一些缺点。我当时给予A的评语,就是严格按此“规范”而写的。相隔34年后的今天,再来看这份评语,我深感自己当年对A的评价,过于一般化了。

A是我在XC中学教过的第一批学生中的一个,这批学生我只教了1年半的语文课,而做A所在班的班主任的时间更短,只有1年。A原名丁HQ,高中毕业后才改为今天的名字,叫丁Z,网名为“快乐每一天”。A是一位很漂亮的女生,她的女同学王YM曾在一位老师面前这样形容她的美丽:如果将丁HQ的五官都拆分开来看,似乎都很平常,但一经组合起来,就成了无可挑剔的完美。A也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生,但由于她特别喜欢看课外书,甚至还经常在上课时埋头偷看,严重地影响了正常的课业学习,因此学习成绩并不突出。但是她的语文成绩很好,写作方面很有天赋,她写的作文,情感细腻,文采斐然,经常获得我的最高评价。也正因为如此,A是我当年最喜欢的学生之一,并被我“钦点”为语文课代表。

但这位我很喜欢的学生,却也曾被我严厉地批评过一顿。期末放假前,学校照例要进行一次卫生大扫除。我定了时间,要求全班学生按时到校参加,但到了大家都快完成大扫除了,A和她的同学陈LW等才姗姗而来。我当即不问原委而对她们大发雷霆,厉声训斥,并声言要在她们的评语中写上“不热爱集体劳动”之语。其实给她们的评语早已写好,而且我也不会真正去改写的。可A和陈LW她们却信以为真,担心她们的评语中写有这样的语句,会给她们今后的升学就业造成负面影响,于是就向我当面发出了强烈抗议,指责我因她们这一次因故未能参加大扫除而否定了以前的一切。我当时怒火中烧,以“我是班主任我说了算”的强硬态度,回击了她们的抗议。最后,她们因抗议无效而只能愤然离去。

她们的这一愤然离去,我认为我与她们的师生之情已就此终止,因为接下来她们升入高三,而我则被安排去任教高一了,虽然还有一年时间同在一个校园,偶尔还会相遇,但似乎也未曾相互有过招呼。数年后的一天,我带儿子逛超市,遇见了已是中学英语教师的陈LW,她很热情地迎上来与我打招呼,并随即买了一大包鱼片干,硬要送给我儿子。在与她的交谈中,她特地深感歉意地提起了当年她与A向我抗议的那件事,她说:那时她们不懂事,惹我生气了,现在她自己也当了老师,知道了做教师的难处,才理解了我当时对她们那样发火的原因。她的这番话,也引发了我对那次“事件”的反思,而一反思,竟让我自愧不已:我那时显得多粗暴呀!我当时让她们有多伤心呀!我离一个好教师的标准有多远呀!

这反思,也让我理解了A当年对我的不满,也想向她表示一下歉意,但我的脾性是,除非特殊情况逼迫,是决不会主动去联系已毕业离校的学生的,更何况听说A已持美国绿卡,长居国外,要想联系,也很困难了。2012年秋,A所在班同学开同学会,有人邀请我也参加,但我觉得自己并非她班高三时的任课教师,与她班仍有联系的同学又极寥寥,就没去。可当时从美国回来的A在同学会后,却主动联系了我,并特地于某酒店设宴请我,还召集了好几位同学作陪。席间,A也提起了当年的那次抗议“事件”,但所流露的情感却与多年前陈LW向我说起此事时的一样,也是一种自责。A的自责,更加深了我对她们的愧疚感,而这种愧疚感,使我原本想向她表示一下歉意的话,竟也没好意思说出口了。

自这次聚会以后,A就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这几年她回老家过春节,曾多次做东请一些同学与我聚会。2016年春节期间,她还相约现已为某大学教授的王YM,特地到学校里来看我。去年,我开始用智能手机,开通了微信,A在第一时间就加我为微友,在她的这批同学中,加我为微友的,至今仍只有A一人。

A的同学中,求GA是政府官员,我曾有事找过他,他很热心,此外,他还多次托人给我送过礼品。杨HY与王YY是我现在的同事,对我一直都比较关照。一次学校进行考试时,一监考老师临时遇急事,要我去替代,我匆匆赶去,路遇杨HY,她知道情由后,即主动要求代替我去监考;而王YY一次出国旅游,则特地从澳洲为我带来了一瓶红酒。A的同学中,还有吕YH与杨TZ,都是我的同行。他们遇到我时,都说曾关注过我的博客。而吕YH还曾带她丈夫特地来我家看过我。

B

B叫王ZY,他是我的一批学生的代表,这批学生,自1986年毕业离校至今,一直都与我保持着联系。

1983年秋,我担任了高一某班的班主任。我查看新生入学成绩,发现王ZY的成绩是最好的,就“钦点”他担任班长。从此,这个班一直由我任班主任到毕业,而王ZY也一直任班长到毕业。

这个班在1986年的高考中,是全校上线率最高的,有20多位同学升入高校。这些升入高校的学生,每当教师节来临之际,都会给我寄贺卡。在我的所有学生中,给我贺卡寄得最多的,就是这批学生。这些贺卡,直到现在,我都还全部珍藏着。

ZY高校毕业后被分配回XC工作。在工作稳定下来以后,王ZY就开始将在XC 工作的部分同学组织了起来,每年不定期地聚会数次。而经常参加聚会的,除组织者王ZY以外,是以下这些同学:丁J,WD,马HY,王ZW, XL,YF,吴ZH,张HK,杨CC,YH,杨YT,XH。后来,杨YT因故退出,而近年相继加入的,是卢JH、杨SY、章JD与梁YN

这些同学每次聚会,王ZY总会邀我参加。他会先与我电话联系,然后定时间地点,再通知其他同学。聚会在一般情况下,都采用AA制。起先几次,我也想按例出钱“A”一下的,但王ZY不允许我“A”。因此,这么多年来,我参加了那么多次聚会,都从未出钱“A”过。

ZY和这批同学,有好几年,每当春节将临之际,都会买许多年货给我送来,让我拒之不得,受之有愧,深感为难。最后我老妻与王ZY进行了一场“谈判”,才总算取消。

2013年我突然发病之后,王ZY和这批同学对我极为关心,他们花费了很多钱,为我买了大量价值不菲的补品。此外,他们还主动与在省城一家大医院工作的同学联系,“逼迫”我去那家医院接受治疗。但我对自己之病的不可治愈性,有清醒的认识,最终还是顶住了他们的“逼迫”而没去。俞XH是我现在单位的主要领导之一,在安排工作中,还对我这位病人给予了特别的关照。

我老妻对王ZY 特别信任。我成病人后的这些年,每当王ZY他们邀我去参加聚会,她就会将对我实施禁烟限酒的任务托付给王ZY,而王ZY在也总是会不折不扣地执行。

在王ZY的同学中,有一小部分高校毕业后被分配在省城及省城附近城市工作,他们是石YC、张H、俞XZ、徐X、袁WD、黄GP和蔡LP。王ZY与这些同学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当他们中有人回XC,ZY一般都会召集在XC的同学与其相聚,并且也都会邀我参加,因此,这些同学也在一定程度上与我保持着联系。有一次,我出差去省城,晚饭后无事,就联系了黄GP。黄GP在高中三年里,一直都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其自身表现,在我看来,几乎无可挑剔。我找到她家时,她家刚开始吃晚饭,有酒,我就也端起酒杯开怀畅饮,直到喝得醉醺醺后才告辞。第二天,黄GP又约齐了在省城的同学与我在某酒店聚会喝酒。酒后,石YC又请我们去一家很高档的娱乐场所K歌。在那么高档的娱乐场所K歌,这是我平生惟一的一次。

在王ZY的这一届同学中,还有一位叫俞YH,我只在高一时教过她一年,她现在是我的邻居,与我老妻关系很好,我曾在《邻居》一文中写到过她。

C

C名叫潘XJ,1990届毕业生,我是他高中三年的语文教师。

C人品极佳,表现极好,而且能写一手十分漂亮的钢笔字。在高中学习阶段,他学习勤奋,成绩优秀,但他并没有参加当年7月的高考,而是凭优秀的省会考成绩,预先被SX师范专科学校数学专业录取了。

高校毕业后,C被分配到XC的一所镇中任教,数年后,又被调到CT中学任教。CT中学的校长发现C有出色的工作能力,便报请上级领导,任命C为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在C的努力下,CT中学的教学质量飞速提升,学校因此声名鹊起,不久就跻身于省重点中学之列。

现在,C是县教育局教研室的主任,而且他担任此职,也已经有好多年了。其间,因CT中学校长上调,他曾回CT中学担任了一年校长,在CT中学的师生中,留下了极佳的口碑。

当然,在我的学生中,像C这样有能力有成绩有口碑的,应该不在少数。我之所以要在这里特别提到C,主要基于这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他这些年来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每当他有事来我单位时,时间再紧,也总会到我办公室来问候我一下;二是因为自从我开博以来,他一直是我博文的最热心的读者之一,每当我有博文上传,他都会去仔细读一遍,如有什么感想和看法,还会电话与我交流。

我在我的博文中,经常提到我喜欢喝酒的事,而C也是喜欢喝酒之人,因此C经常说要找机会与我一起喝酒。去年某一天,C多年的同学而现为华为高管的杨CBXC,因为杨CB是我教过三年语文且做了他三年班主任的学生,C就特地在他自己家里设宴,并叫他以前的一位学生开车来接我去他家相聚。那一晚,我开怀畅饮了。在他叫人开车送我回家时,还给我带上了一大坛好酒。

C的同学中,与我有过一些联系的,还有张YL和蔡W等。张YL曾担任过班长,工作能力很强。在当时高二结束准备重新分班时,她组织全班同学聚集在一起,让每个同学对我说一句话,并按次序一一录下后作为礼物送给我。这礼物对我而言,当然特别珍贵,我至今都还珍藏着,但由于现在已不再有那时用的录放机,因而也难以听见他们当年的声音了。她现在深圳工作,有一年回XC时,曾带着她儿子来看过我。蔡W当年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现在是一家美国著名公司的高管。当年在读大学期间,她曾写过一篇《瘦的诗人》去参加学校的征文比赛,没有获奖,但她说这是写我的,将文稿给我寄了过来。有一年她回XC,也曾到单位来看过我。C的同届同学中,有一位叫张QP,有一位叫俞JL,他们都不曾与C同班过,因为当C到我任班主任的班里时,他们已去了文科班。张QP高校毕业后成了一名英语教师,曾与我同事数年,后来因其擅长写文章而调县文化局工作了。她与我老妻很投缘,因此常有联系。俞JL网名“雁渡寒潭”,写文章文采斐然,他曾一度是我博文的热心读者,并且还在我的一些博文后面写过不少留言,但后来不知何故,说再也不想来看我的博文了。

D

D叫梁SJ,网名为“彩烟山人”,他是1995届毕业生,我教了他三年语文。

D个性直爽,又很讲义气,能写一手既刚劲又漂亮的钢笔字。在读高中阶段,他是班级里的活跃分子,还经常与班主任唱反调,甚至有时会让班主任感到很难堪。但他对我这位语文老师,却似乎特别喜欢,经常在课余来找我交流探讨一些问题。凡做老师的,一般都会特别欣赏那些喜欢自己的学生,更何况我这位语文老师,一直都是很少有学生会喜欢的。因此,D就成了我当年特别欣赏的学生之一。

D考取了泰山脚下的一所高校,毕业后留校,主要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很受学生欢迎,曾获山东省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先进个人、山东省高校优秀辅导员等称号与全国辅导员年度人物入围奖。现在他已获博士学位,并已晋升为一个学院的党委书记。

我开博以后,D曾一度常来光顾,并在部分博文后面,写了不少留言。去年我开通微信以后,他也在第一时间,加了我为微友。在他这一届学生中,他也是我现在惟一的一位微友。

D的老家在XC乡下,这几年他回老家探亲,曾两次来学校看过我。他还一再请我去他工作的地方走走看看,说如我能去他那里,他会陪我登泰山去“一览众山小”。泰山我还从未登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到了泰山脚下,我想,我一定会主动联系他并且要他践诺的吧。

EF

E叫吴YD,是1998届毕业生,我教了他三年语文。

在中学学习阶段,E一直都不太爱说话,但在他每周一次上交的随笔中,却让我感觉到他是一个很喜欢思考的学生,对一些社会问题,都会发表他独特的看法,因此,他是一个我特别欣赏的学生。在高考中,他发挥正常,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某高校的数学系。高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回母校任教,从此成了我的同事。

E在教学之余,痴迷于数学不等式的研究。这些年来,他已在国外各类数学期刊中,发表了数十篇专业论文,在国际数学不等式研究领域,赢得了不小的名气,美国一家数学期刊还特聘他为专业评论员。但E却一直非常低调,从未在同事面前张扬,我也只是在编写校史时,才发现他竟有如此成就的。

E一直都是我博客的最热心的读者之一,我发的每一篇博文,他几乎都曾浏览过,如有什么感触,也会以不同的方式,与我交流沟通。

E对我有特别的敬意。他曾在一篇发表于澳洲刊物上的论文中,特别标明要将该文敬献予我的某个生日;我年届花甲之际,他特地填《如梦令》一首相赠;有人送他一盒名酒,他竟也马上给我送了过来。

E的同学中,有陈J、郭YY和赵MX。陈JE所在班的班长。在临近高考时的一次模拟考中,语文仅得88分,但在正式高考中,却考出了接近130分的高分。他结婚时,我受邀参加了他的婚礼。郭YY是我老妻的大姐之女,而赵MX则成了郭YY的丈夫,他俩研究生毕业后,都在上海工作。

F名叫张HB,网名“大海”,与E同届各班,我也教了他三年语文。

F在高中毕业后,考取了上海的一所名校,在该校一直读到博士后并留校任教多年,现在,他已辞职离校,应聘到一家企业里去搞产品研发了。

F也曾一度是我博客的最热心的读者之一,也曾在我的某些博文后面写过不少留言。他每次回XC,只要时间允许,总会来看我。去年我上了微信,他也在第一时间,加我成了微友。

F的同班同学中,给我留有深刻印象的不少。如丁H、王YY、王YF、卢WF、吕C、李QQ、何G、何ZF、陈LJ、杨CS、杨RL、张LG、徐JL、章XJ等。他们在高校读书期间回XC,经常叫我参与他们的聚会,有一次,我还受邀与他们一起到黄泽江上游去游泳了。丁H当年自称“虹兄”,她举办婚礼时,我曾受邀参加。她高校毕业后在省城一家大医院工作,我老妻去那家医院看肠胃病时,曾找她帮过忙,她非常热情。王YY当年自号“邋遢居士”,很有幽默感,高校毕业后曾回XC工作,现在与他丈夫一起在上海工作。听说我生了病,她回XC时特地来看过我,并给我送了一套六厚册的精装本《清代笔记小说大观》。吕C人称“吕大侠”,当年曾荣获全省征文比赛一等奖第一名。有一次我出差去省城,他与何ZF相约来与我聚会,争相买单时,撞碎了桌边的玻璃,他的一只手竟被划伤而流血了。李QQ是语文课代表,还曾担任过班长,工作非常负责。她高校毕业工作后,与杨CS结成了夫妻。杨RL也曾担任过班长,高校毕业后回母校任教,现在是我的同事。何G高校毕业后在上海工作。她是个情感细腻的女生,当时曾与何ZF传有“绯闻”,但实际上他俩只是正常的同学关系而已。她父母曾办过“谢师宴”,我也受邀参加了。何ZF是当年的学霸,自号“会稽书生”,我们都称他为“何书生”。他现在美国一家著名公司工作,已持有美国绿卡。去年他回老家看望父母时,曾特地邀我及他当年的班主任相聚,并送了我俩各两大包他从美国带来的巧克力。陈LJ自号“逍遥居士”,被“邋遢居士”尊为师傅,为文幽默风趣,现在也工作于上海。张LG毕业后在XC开电脑店,我每当家里的电脑出了问题时,都会去找他帮忙解决。徐JL也曾担任过班长,其父是当时的教育局长,曾特地来听过我的课,对我特别欣赏,我后来能获得诸多荣誉,是与徐JL之父当年对我的特别赏识不无关系的。徐JL举行婚礼的时候,我也受邀参加了。

G

1999年参加高考的学生中,我教考前最后一年语文的有三个班,其中两个是应届班,一个是复习班,而G就是复习班里的一员。

G名叫王Y,网名曾为“尘世流沙”,现在则改成了“鸿栖秋苇”。她父母都是上海人,都毕业于南京大学外语系,直至退休,都在XC任教,她母亲还曾与我同事过多年。

当年G所在的复习班,人数超过100。班级人数这么多,何况我还兼任另外两个应届班的语文教师,因此,对绝大多数听我上课的学生,都几乎叫不出名字来。G之所以能引起我的特别关注,是因为在一次全校作文比赛中,她荣获了一等奖。

G在写作方面确实很有天赋,加上她自己又很喜欢写作,因此她就成了我特别欣赏的一位学生。而G对我这位语文教师的印象如何呢?多年后与她见面时,她说,听过我讲解古诗词格律的一堂课以后,她也就开始喜欢听我的语文课了。

G在当年考取高校就读期间以及参加工作以后,曾与我有过多次书信往来,她是我的学生中与我通信最多的人之一。

高校毕业后,G到上海参加工作。这些年来,每次回XC与她的同学相聚,她都会来看我。不仅如此,她人在上海时,也会时常给我寄一些礼品。我当年烟瘾很大,她也知道这一点的。有一次,我收到一份快递,打开一看,原来是她寄来的一盒可以有效过滤尼古丁的烟嘴。当时看到这份深含对我的关爱之情的礼品,几乎让我泪奔。

G的同班同学中,有一位叫董YJ,文章写得很漂亮,钢笔字也写得很漂亮,给我留有比较深刻的印象。而我当年任教的两个应届班里,有一位叫虞Y,G的闺蜜,经常听G提到她,我对她也有较深的印象;有一位叫徐HH,我曾在《教师的幸福》一文中特别写了她;还有一位叫吴LX,她在大学读书期间,我出差到省城,她曾特地赶来看我,还请我吃了顿饭。她举行婚礼时,曾邀请我参加,但当时我正在外地学习,很遗憾未能应邀参加。

H

H叫潘F,网名“馨晴”,是2008届毕业生,我教了她三年语文。

高一期间,H所在班的语文课代表是朱QX。有一天,我在讲台上讲课时,忽然瞥见H的眼角似乎闪着泪光,下课时,我就悄悄地找了课代表,叫她私下里了解一下情况。结果课代表朱QX来向我报告说:没什么特别的事。

但那泪光却从此引起了我对H的特别关注。有些人,确实会在某些时候,莫名其妙地泪溢眼眶,但这样的人,一定是特别敏感且内在情感特别丰富的人。而在同学们每周一次上交的随笔中,H所写的文章也恰好印证了我的这一看法。

进入高二以后,H替换朱QX担任了语文课代表。H有很强的工作责任心,又有很强的工作能力,非常有效地帮助我处理了不少杂务。因此,由H担任课代表的这两年,我这位语文教师做得特别轻松。

我开博以后,H曾是我博客多年的最热心读者之一。她还经常在我的博文后面留言,她的不少留言,还能给我一些特别的启示。

高校毕业后,H应聘进了XC的一家银行工作。在读大学期间和参加工作后,她曾多次来我家看过我。我老妻也非常喜欢她,经常在我面前,赞扬她既聪明又美丽。我微信注册后,第一时间加我为微友的人中,就有她。

上个月的月底,她带着高大英俊的准新郎给我送来了请柬,邀请我和我老妻参加她定于本月初举行的婚礼。她举行婚礼那天,我参加了,见证了一场非常完美的婚礼。而我老妻因有事未能参加,但她要求我转致她给H的祝福:爱情甜蜜,幸福百年!

I

I是我今生从教生涯中的最后一批学生,人数50,都是为了2015年的高考而聚集起来复习迎考的,我教了他们一年语文。

这批学生曾在一次甚至多次的高考中失意过,但他们却都有良好的心态,在一年的复习过程中,即使感到自己没进步多少,也都能坦然面对,也不会归咎于我这样的任课教师教得不好。

SF是这批学生中的语文课代表,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出色,但工作却极为负责,有许多本该我这位语文教师做的事,他都会主动帮我去做了。

201563日下午,我在教室讲台上,面对这批学生,上了我人生的最后一堂课。在这堂课结束前,我出示了我为自己的最后一堂课而写的一首歪词,但想不到这在这批学生中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石JY、郑Y、金YF与楼QT这几位学生,第二天就给我送来了一份精神慰问品——三首为我而写且写得很有情韵的颂扬词;到65日,课代表俞SF又给我送来了一份由全班同学集体制作的精神慰问品——每人为我写了一句话,表达的是对我的安慰、理解、祝福或赞美。在这批学生给我的赞美中,有一种赞美,让我特别受用,那就是一些女生给我的这么一声惊叹:“哇,大长腿!”——因为我是在要用布票的年代里长高的,当年,我这身高带给我的,只是自卑,不是自豪。

J

J是所有我曾经教过而在上面又没有提到过的学生,人数应以千计。

所有这些学生,当年作为一名教师的我,都曾力求公平地对待他们,对他们的学业、生活、思想与情感,也都给予过不同程度的关注、帮助与指导。他们中的不少人,还给我留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如蔡MYCS、石SY、球Y、陈YXZJYZ、王SPYZ、陈JX、吕WW、任KK、王PF、杨C、张JN等等。当然,由于一直疏于联系,由于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身材相貌的变化,更由于我的记忆力的日渐衰退,一旦路遇我所教过的这些学生,我可能再也认不出他们了,我可能再也不能准确叫出他们的姓名了,甚至他们到时自报了姓名,我也不一定能记得起他们是在什么时候做过我的学生了。

这些学生中,也有许多人曾以不同的方式向我致以问候,有的还特意携礼捧花来看过我。

当然,在这些学生中,有喜欢我的,也会有厌恶我的;有敬爱我的,也会有怨恨我的;有一直记得我的,也会有早就忘了我的。可这在今天的我看来,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因为我经常会这样想:我从不满6岁入学至47岁拿到硕士学位,其间有多少教师曾为我付出过心血?到现在我还记得多少教过我的教师的姓名?在这些教师中,曾被我厌恶过的还少吗?而对那些一直受我喜欢受我尊敬的教师,我又曾特地去看望过他们几次呢?

行文至此,应该不能再啰嗦下去了,但我还想最后再啰嗦一句:此生为师,遇到了这么多好学生,我,是幸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