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都将麹蘖埋——辛词漫品之六  

2017-05-08 09:2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居带湖期间的辛弃疾,长年借酒以浇其心中块垒,致使疾病缠身,于是他便起了戒酒之念,并决心付诸行动,为此还特地写了一首要“戒酒杯使勿近”的《沁园春》,其词云:

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浑如此,叹汝于知己,真少恩哉!

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人间鸩毒猜。况怨无小大,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与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

这首戒酒词,写了一段词人与酒杯的有趣对话,写得极为诙谐幽默,将它转换成老董版的对话,就是如下这样的:

词人:过来,酒杯!

酒杯:干嘛呀,这么凶!

词人:今天,老夫去做了一次全身体检,说我得了千年后都难以治愈的糖尿病。

酒杯:这跟我有毛关系呀!

词人:医生说了,罹患此病,是因为我与你的亲吻频率过高。

酒杯:嘻嘻,这是因为你喜欢我呀!既然喜欢我,就要做个豁达之人,你看人家刘伶,有多豁达呀,为了我,他都心甘情愿地随时准备去死呢!

词人:哎,你呀你,叫我怎么说你好呢?我一直都将你视为知己,可你原来竟是如此不关爱我的呀!

酒杯:嘿嘿,你的知己多了去了,那笙箫,那探戈,不也是你的知己吗?

词人:哼,那笙箫呀,那探戈呀,不都是你请来帮你害我的吗?

酒杯:她们怎么会害你呢?

词人:她们以声以色,乱我方寸,迷我神志,使我在迷乱之中,拒绝不了你的诱惑,不停地亲你吻你……

酒杯:既然你真心喜欢我,多亲吻我几次,也很正常呀!

词人:不然!怨无小大,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

酒杯:好了,好了,I服了U,你也别再啰里啰嗦的了……

词人:我警告你,如果你不从此时起躲得离我远远的,我会狠下心来,将你砸得粉碎……

酒杯:哎呀呀,我好怕怕哟……我走,我马上就走……不过,我对你可是一往情深的哦,如果你后悔了,可随时召我过来陪你的啦。

在这段对话中,词人让酒杯最后所说的这句话,意味深长,它隐约地表明:这次“分手”,虽然“分”得如此郑重其事,却存有随时“复合”的可能。果不其然,此后不久,“城中诸公载酒入山”相劝,词人未能坚拒,最终还是来了个“破戒一醉”,并且以一首同韵《沁园春》,为他与酒杯的“复合”,作了一番似乎理由很充分的辩解。其词云:

杯汝知乎,酒泉罢侯,鸱夷乞骸。更高阳入谒,都称齑臼,杜康初筮,正得云雷。细数从前,不堪余恨,岁月都将麹蘖埋。君诗好,似提壶却劝,沽酒何哉。
   
君言病岂无媒。似壁上雕弓蛇暗猜。记醉眠陶令,终全至乐,独醒屈子,未免沉灾。欲听公言,惭非勇者,司马家儿解覆杯。还堪笑,借今宵一醉,为故人来。

这首词也由一段对话构成,不过与前一首相比,劝酒者不单只有酒杯了,还多了一批来自山下的劝客。而这段对话,也可转换成如下这样老董版的:

词人:我的酒杯呀……酒泉……鸱夷……高阳……杜康……

酒杯:呵呵,你正像极了千年后的成均教授呀,为了表明已与我“分手”,竟从故纸堆里挖出了这么多典故!

词人:我的酒杯呀,你知道吗?我其实并不恨你,我恨的是我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让我自己一直浸泡在你所盛的液体中,迷醉了这么多年的大好时光……

劝客:听取鸣禽枝上语,提壶沽酒已多时。

词人:你这诗句写得多好呀!为什么鸟鸣君诗,都在劝我再举酒杯呀?

劝客:哈哈,这诗句可是你自己写的呀!你怎么一闻酒香,就如此糊涂了呢!看来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闻酒香而不喝酒,可能离老年痴呆就为期不远了……

词人:我病了,医生说我不能再喝酒了。

劝客:杯弓蛇影,庸医胡诊!

词人:可我一旦再举酒杯,就会欲罢不能,最终会醉得不知身处何世……

劝客:醉眠陶令,终全至乐,独醒屈子,未免沉灾……

词人:哎,惭愧,惭愧,我毕竟不是司马睿那样的意志坚定者。今天为了你们这些老朋友,来,来,来,给我满上!

酒杯:来,来,来,为了庆祝你我的重归于好!

劝客:来,来,来,不用咖啡,只需美酒,一杯,一杯,又一杯……

词人:哈哈,我饮不须劝……醉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好酒!好酒!真是好酒啊!

自从这次破了酒戒之后,辛弃疾应该不会再与酒杯“分手”了吧。

岁月都将麹蘖埋。”辛弃疾这样的英雄豪杰,狂歌痛饮的应该是庆功酒,但他的壮年与老年,却只能长期浸泡在闷酒中,唉其满腔郁愤之气,这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哀,更是时代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