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老我山中谁来伴——辛词漫品之五  

2017-04-26 09:0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我三章约:有谈功谈名者舞,谈经深酌。作赋相如亲涤器,识字子云投阁。算枉把精神费却。此会不如公荣者,莫呼来政尔妨人乐。医俗士,苦无药。
   
当年众鸟看孤鹗。意飘然横空直把,曹吞刘攫。老我山中谁来伴?须信穷愁有脚。似剪尽还生僧发。自断此生天休问,倩何人说与乘轩鹤。吾有志,在丘壑。

1200年,当时的著名诗人韩仲止到“山中”探访赋闲已久的辛弃疾,辛弃疾感慨良多,于“席上”赋此《贺新郎》一词。

辛弃疾作词喜欢用典,此词所用之典故,根据辛词研究专家辛更儒的注释,共有以下11处:晋虞存以“三章约”嘲魏长齐语;汉司马相如开酒店涤器事;汉杨雄畏罪投阁几死事;晋阮籍拒座中刘公荣饮酒事;晋嵇康阻向秀注《庄子》语;宋苏轼《于潜僧绿筠轩》诗中语;两汉“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之谚语;后汉祢衡骂曹侮刘事;五代王仁裕“有脚阳春”之称谓;唐杜甫《杜曲三章》诗中语;春秋时卫懿公好鹤事。如此大量用典,却又都能用得如此灵活自如,并以此含蓄地表达了对当时韩侂胄把持朝政时所实施的庆元党禁的讽刺与愤懑,可见辛弃疾用典手法之高妙。

当然,要欣赏此词作者用典手法之高妙,必须熟悉相关的典故才有可能。而我们今天的大多数读者,是不太可能熟悉这些典故的。那么,我们今天的一般读者捧读此词,会有什么感受呢?我认为,读者只需约略知晓其中“乘轩鹤”一典的来历,即可从赏读此词中,深切地感受到这么一点:辛弃疾晚年的孤独与坚持。

当年众鸟看孤鹗。”辛弃疾在他二十三岁那年,率50余人闯入有5万多金兵驻扎的敌营,活捉叛徒而回。他这一“翰飞戾天”的超凡英姿,曾让当时那些“决起而飞,枪榆枋而止”的“众鸟”,惊得目瞪口呆。然而,“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皆然”,更何况鸟中之鹗呢?辛弃疾是人群中之“孤鹗”,当然也是无法与“众鸟”相群的。在“燕雀乌鹊巢堂坛”的人世间,他一直被排挤,被贬斥。在写此词时,他已在山野间赋闲几近20年,且已年逾六十。在这些年中,尽管也会有一些志同道合者前来探访,但绝大多数时光,只能在“穷愁”中,任由孤独啃噬他心中的那个梦,那个“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复兴大宋之梦。风雨飘摇,大厦将倾,英雄老去,壮志难酬。词人此时的孤独悲愤的情怀,只能笔蘸瓢泉,聊以书示知己。

当然,辛弃疾本来是可以不必在如此孤独中过他的晚年的,他可以与那些“不如公荣者”——“俗士”们交往,与他们翕然群聚,且“舞”且“酌”,“谈功谈名”又“谈经”;也可以去趋奉“乘轩鹤”——那些把持朝政的小人们,量凿正枘,以谋高官厚禄,巢于堂坛,在一片“和乐且湛”的氛围中,赏“兕觥其觩”,赞“旨酒思柔”。但辛弃疾却既拒绝不可医之“俗士”,又蔑视乘轩车之宠鹤,始终坚守如此之“志”:与其从俗邀宠以摆脱如影随形之“穷愁”,宁可于孤独寂寞中赏丘壑之凄清。

“老我山中谁来伴?”——当年,应词人此问而至的,会是什么呢?——当然是“穷愁”,也只能是“穷愁”!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