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蝴蝶不传千里梦——辛词漫品之二  

2016-07-04 15:4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弃疾出生于山东济南历城,但他自23岁那年南下后,直至68岁去世,就一直未曾再回金人统治着的故乡。自古以来,乡愁都是离乡背井的中国人心底难以消解的隐痛,具有英雄情怀的辛弃疾,自然也不能例外。那末,辛弃疾是如何抒发其乡愁的呢?——且赏读他的三首《满江红》。

先看第一首,其词云:

点火樱桃,照一架荼蘼如雪。春正好,见龙孙穿破,紫苔苍壁。乳燕引雏飞力弱,流莺唤友娇声怯。问春归不肯带愁归,肠千结。

层楼望,春山叠;家何在?烟波隔。把古今遗恨,向他谁说?蝴蝶不传千里梦,子规叫断三更月。听声声枕上劝人归,归难得

这首从词律看上阕多了一个“见”字的《满江红》,其写作年代,据辛词研究专家辛更儒先生推测,可能是在1168年前后,这时,距辛弃疾1162年的南下,已有六七年之久,应当正是辛弃疾乡思之情最为浓郁之时。

樱桃熟了,荼蘼开了,前者红似火,后者白如雪,对这红白相互映衬出来的一番江南暮春景象,辛弃疾并未如一般词人那样,即起伤春暮之悲慨,而是从春笋“穿破紫苔苍壁”的勃勃生机中,感受到的是“春正好”的喜悦。但是这种喜悦之情,也并没在词人的心中停留多久,就马上被柔肠千结的悲愁所取代了。是什么使词人的心境突然之间就产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呢?是雏燕随母燕学飞之景,是流莺穿花丛觅友之声。因为此景此声,最易使人想起自己的童年时代,想起自己出生并成长的故乡,而一直深藏于人心底的一股乡愁,也最易在此时此刻翻涌起来……

想念故乡了,但故乡在哪里?登上高楼,眺望北方,但见层峦叠嶂,烟波浩渺,山高水阔,关梁路绝,故乡看不到,更回不去……游子思乡而难归之恨,为“古今遗恨”,从来都只能“空相忆”而“无处说”。唐人崔涂诗云:“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真的能梦回故乡吗?那就试试吧,结果如何?——在月下子规的声声劝归声中,梦魂虽然化蝶,却还是飞不到千里之外的故乡!

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是辛弃疾在南归后的第一个立春日所写的《汉宫春》一词的结句,这个结句表明,辛弃疾在南归之初,虽也满蕴思乡之情,但对不久后即能返乡这一点,却是信心满满的。为何南归六七年后,他心中的乡愁会至于如此难以排解的程度呢?——这答案应该如此:辛弃疾在南归后的这些年里,对南宋朝廷当权者的所作所为已有深切的了解,而收复被金人占领的河山的希望,则已开始变得渺茫起来。

《满江红·题冷泉亭》是辛弃疾又一首抒写其浓郁乡愁的词,写于1171年秋,其词云:

直节堂堂,看夹道冠缨拱立。渐翠谷群仙东下,环佩声急。谁信天峰飞堕地,傍湖千丈开青壁。是当年玉斧削方壶,无人识。

山木润,琅玕湿。秋露下,琼珠滴。向危亭横跨,玉渊澄碧。醉舞且摇鸾凤影,浩歌莫遣鱼龙泣。恨此中风物本吾家,今为客。

那“直节堂堂”的,是修竹;那“冠缨拱立”的,是苍松;那如“群仙东下”而“环佩声急”的,是翠谷泉声;那润草木又莹“琅玕”般山石的,是“琼珠”般的秋露;那“傍湖千丈开青壁”的,是传说中的飞来峰;那“横跨”一湖澄碧而高高耸立的,是冷泉亭;那鸾凤般摇曳于湖面的,是醉客的舞影;那惊动湖中鱼虾的,是游人的浩歌……在辛弃疾眼里,这片湖光山色,虽已被秋意所浸染,但依旧美景怡人,且绝无萧瑟之象,悲凉之气。

那末,这首词是为赞颂冷泉亭的美丽秋景而写的吗?——是,又不是。说是,已毋庸赘述,因为词人笔下的这片山水,真的可谓美如画图。说不是,是因为此词收尾处那让读者大感意外的一“恨”。

“恨此中风物本吾家,今为客”。——“山河举目虽异,风景非殊。”这西湖山水之美景,不就是故乡大明湖山水之美景吗?但久居异乡为异客,如今却只能观赏异乡的美景了,这岂不让人因思乡而生“恨”?读到如此结句,再回看全词,便觉冷泉亭一带的湖光山色,无一处不弥漫着辛弃疾浓郁的乡愁。

因此,此词虽然在抒写乡愁的方式上,与前一首明显有别,但其所表达之乡愁,却似乎比前一首更为浓郁。

《满江红·暮春》,据辛更儒先生推测,大概写于1181年春末,其词云:

可恨东君,把春去春来无迹。便过眼等闲输了,三分之一。昼永暖翻红杏雨,风晴扶起垂杨力。更天涯芳草最关情,烘残日。

湘浦岸,南塘驿。恨不尽,愁如积。算年年辜负,对他寒食。便恁归来能几许,风流早已非畴昔。凭画栏一线数飞鸿,沉空碧。

许多个春天,都已悄然逝去,如今,又一个春天将残,看杏花飘落如雨,看垂柳随风袅袅,忆湘江浦岸,忆南塘驿站,忆畴昔风流……就这样,一直看着,一直忆着,直至天涯芳草烘残日,直至一线飞鸿沉空碧。

但如此一直看着忆着的辛弃疾,心中却有“不尽”之“恨”与“如织”之“愁”。恨从何来?愁又何因?是一年年对佳节良辰的“辜负”吗?是深感年华老去来日无多吗?这些当然都是的,但却不是其中最主要的,最主要的缘由其实隐含于全词的结句中。“塞雁高飞人未还”,无论鸿雁是南飞,还是北翔,在古代,都会引动异乡客子的无限乡愁。而此时的辛弃疾离故乡南下已有20年之久,深觉收复中原河山,遥遥无期,回归山东故里,此生已成空望。于是,当看到雁群正向北方飞去之际,他便想以“凭画栏”翘首数飞鸿的方式,来排解其内心的思乡“愁”“恨”。但此法能排解乡愁吗?北飞的雁群,不久便“沉空碧”而杳然无踪了,而词人的乡愁,却已很难再重新按压回他的心底了吧!

从“蝴蝶不传千里梦”到“凭画栏一线数飞鸿”,是辛弃疾的归乡之念从渺茫到绝望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