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听铮铮阵马檐间铁——辛词漫品之一  

2016-07-01 16:4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弃疾写于1187年冬及次年春的三首同韵《贺新郎》,虽然各自独立成篇,但其情感基调却一以贯之,将它们联系起来赏读,我觉得能更深切地感受到当时辛弃疾悲凉的英雄情怀。

第一首写于1187年冬,其词云:

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何处飞来林间鹊,蹙踏松梢微雪。要破帽多添华发。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两三雁,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关于此词的写作背景,词人有序予以详细的说明:

陈同父自东阳来过余,留十日。与之同游鹅湖,且会朱晦庵于紫溪,不至,飘然东归。既别之明日,余意中殊恋恋,复欲追路。至鹭鹚林,则雪深泥滑,不得前矣。独饮方村,怅然久之,颇恨挽留之不遂也。夜半投宿吴氏泉湖四望楼,闻邻笛悲甚,为赋《乳燕飞》以见意。又五日,同父书来索词,心所同然者如此,可发千里一笑。

陈同父即南宋著名豪放派词人陈亮。1183年春,陈亮致信辛弃疾,说将于当年秋赴上饶会辛,但结果两人的真正会面,却让辛弃疾期待了多年后才实现。这虽是一次难得的会面,但长达“十日”的相聚,按常情来说,已足以尽兴,为何辛弃疾还会“意中殊恋恋”,竟至于不顾“雪深泥滑”,一心想要去追回已经远去的陈亮呢?因“路断车轮生四角”无法追及,又为何会如此伤心欲绝呢?答案应该很明显:对性情似渊明志向如卧龙的陈亮,辛弃疾怀有一种极为深挚的情感。但是,这种极为深挚的情感是因何而生的呢?——欲解此疑,须读第二首。

第二首因“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写于1187年岁末或次年初,其词云:

老大那堪说。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笑富贵千钧如发”,表明陈与辛一样,均视富贵如浮云;“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表明陈与辛一样,均有英雄情怀;“看试手,补天裂”,表明陈与辛一样,均有收复河山的壮志与才能;而“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则表明辛长期处于“影响之无应”之境,很难遇到如陈这样与其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一切,正是辛弃疾会对陈亮产生极为深挚的情感之因!

辛弃疾在他23岁那年,曾组织50多名勇士,奔驰数百里,于驻有5万多名金兵的大营中,活捉义军叛徒张安国并将其押送至南宋首都临安,此举曾使当时的南宋皇帝也不禁为之“一见三叹息”。在南宋任职期间,辛弃疾又不顾自己职卑人微,多次上奏,力主抓住时机,收复中原。而陈亮51岁考中状元,受职尚未上任,即于次年去世,但他曾以布衣身份五次上书朝廷,力主抗战。当这两位志同道合者相聚,应该是能够一起筹划国家的中兴大业,并进而为“补天裂”作出重要贡献的,但当时被主张投降妥协的当权者所把持的南宋朝廷,却不允许他们有所作为:辛弃疾被罢黜,闲居上饶;陈亮则因以“言涉犯上”之罪,曾多次被捕入狱。所以,这两位爱国志士相遇,只能相对空问:“神州毕竟,几番离合?”而对当时掌权者对杰出人才的排挤打压,让词人想起的,是宋玉“却骐骥而不乘兮,策驽骀而取路”的怨艾,是贾谊“腾驾疲牛骖蹇驴兮,骥垂两耳服盐车兮”的悲慨,于是就有了“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这一声接续千年的悠长叹息。

壮志难酬的英雄,其无奈的叹息声,总是会让人深感悲凉,而这一叹息,与第三首《贺新郎》中辛弃疾的英雄感喟相融合,给予人的悲凉况味,则更为浓郁。

第三首《贺新郎》标为“用前韵送杜叔高”,写于1188年春,其词云:

细把君诗说:恍余音钧天浩荡,洞庭胶葛。千丈阴崖尘不到,惟有层冰积雪。乍一见寒生毛发。自昔佳人多薄命,对古来一片伤心月。金屋冷,夜调瑟。

去天尺五君家别。看乘空鱼龙惨淡,风云开合。起望衣冠神州路,白日销残战骨。叹夷甫诸人清绝!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南共北,正分裂!

杜叔高是陈亮的朋友,也是辛弃疾的朋友,与辛志同道合,且富有才华。“自昔佳人多薄命,对古来一片伤心月”,这一声叹息,虽是第二首词中所发的那声感喟的延续,但却已不只是为词人自己及陈亮所发的叹息,也不只是为怀才不遇的杜叔高而叹息,而是为古来所有遭际不顺的“佳人”所发的叹息,因此较之前叹,此叹更为悲凉。但是,让人最感悲凉的是,此叹也不只是因古来“佳人”的不得志而起,更是因当时的现实惨状而起——英雄报国无门,当权者清谈误国,致使山河破碎,南北分裂,“衣冠神州路”上,“鱼龙惨淡”,战骨销残……

别佳人,怅清江,相思销骨;冷宫瑟,长夜笛,悲声相续;汗血盐车,佳人薄命,千古同叹;剩水残山无态度,夷甫诸人犹清绝,志士狂歌;更兼西风萧萧,吹动檐间铁铃,如铮铮铁马驰骋于疆场,夜半英雄独悲……三词连读,千载而后的普通读者,想见此情此景,亦不胜悲凉!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