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邻居  

2016-04-04 11:0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主要用以安置老城区拆迁户的没有围墙的开放型小区,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许多幢不装电梯的六层楼;每幢搂的建筑面积虽不尽相同,但都有东西两个单元;每个单元有12套住房,对称分列于一条楼道的两边。我现在所居的房子,建筑面积为98平米,就在这小区某楼一个西向单元的四层,而每天与我家共用一条楼道进出的另外十一户人家,就是我的邻居。

我家从15年前搬居于此以来,与多户邻居虽已相处多年,但我对他们各家的情况却知之甚少。他们中我惟一能准确无误地叫出其全名的,是住在我家对面的YYH,因为她是我以前的学生。YYH原是当年国企商店里的营业员,改革一深化后,就下了岗,从此一直在做家庭主妇。她是个善良而热心的人,与LP十多年来为邻相伴,十分融洽。他丈夫徐先生是一家上市企业里的电工,长相英俊,乐于助人,我家的电线如遇故障,总是请他帮忙处理的,而那年的那个深夜,我突然低血糖昏迷,也是LP敲门叫醒他来将我抬上救护车的。这对夫妻还是如今难得的孝子贤妇,YYH每天都会去细心地照料她那年已90多岁高领的婆婆,而徐先生则每逢假日,总会端一杯茶,带一本书,去整日地陪护在他母亲身边。这夫妇俩的儿子,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孩子,每次遇见我,都会很热情地叫一声公公。他在大学里开始恋爱,曾带一漂亮的内蒙女孩回家。他现已大学毕业,在省城找到了工作。

住在YYH楼上的是怎样一户人家,我至今对其还一无所知。这户人家楼上,就是顶层了,住着一位现已六十多岁的男子。他个性温和,身材高大,长相英俊,年轻时,应该是个美男子,但不知何故,一直独身未婚。多年前,顶层他对面住的是一对年轻夫妇,那女的刚做母亲,在家抚育孩子,不知怎么的,据说他与她竟暧昧起来,被她丈夫觉察了,于是就动手打了我们这位独居男子。这位独居男子,可能是因为感到很委屈了吧,据说曾为此要自杀。几年前那对夫妻搬去别处,将这房子卖了,而买这房子的是一对更年轻的夫妻,孩子现在刚学会走路。

顶层这对年轻夫妇住户的楼下这套房,也就是我家楼上这套房,住的是小H一家。小H是一家超市里的营业员,个子不高,胖乎乎的。她是一个非常热心做公益事业的女人,现为我们单元的管理员,社区有什么通知,总是她来一家家地告知的。她的丈夫个子也不高,很瘦,经常见他驾一辆摩托车外出干活,但我至今都不知他是干什么的。他们夫妇俩有一个女儿,这也是一个非常懂礼貌的女孩,每次遇见他,总是会很亲切地叫我一声,以前是叫我叔叔的,后来她可能发现我比她父亲大得多,所以就改口叫我伯伯了。她去年已经大专毕业,现在一家医院里做护士。

住在我家楼下三层的是张先生,他已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了。我们刚入住此楼时,他老伴还在,那时这老两口的生活,平静而幸福。他们有一个很温善孝顺的儿子,有一个热情美丽的媳妇,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孙女。儿子一家住在别处,但经常来看望这老两口。10来年前,张先生的老伴不幸去世,他儿子为他父亲雇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他的日常生活。这保姆我也经常在上下楼道时遇见,看上去,也是一个挺温善的人。住在张先生对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养有一只宠物狗,每天早晚,女主人总会带它到江滨公园去逛一圈。

住在张先生楼下二层的是一对老年夫妇,他们的住房至今没有装修过。住在这对老年夫妇对面的是怎样的人家,我也不清楚。而这家住户的下面一层住户,一家三口,男主人是木工,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LP曾请他来为我家修补过破损了的厨门,女主人不知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他们夫妇有一个女儿,她很喜欢养宠物。前些年养了一只猫,很闹,单元里的其他住户们很有意见,但这夫妇俩似乎无法要求女儿放弃养猫,据说曾向邻居求助,希望帮他俩劝劝其女儿。后来这女孩不养猫了,改养了一只小狗,每天她放学回家,她都会与这只小狗在楼下门口戏耍。前几天我在楼下遇到这对母女,我就问:孩子读小学几年级了?她母亲的回答是:已经在读初一了。

住在爱养宠物的小姑娘家对面也就是住在我家楼下一层的,是一位赵姓男子。当年,他是与他母亲一起搬居于此的。他母亲原是为一家企业跑供销的,曾长期奔波在外,后在外地不幸遭车祸受伤,因而丢掉了工作,企业里却没给她什么经济补偿。她为此一直到处申诉,但均无果。当知道我这个邻居是个粗通文墨的人后,她便来找我帮她写申诉材料。我和LP获悉她的遭遇后,都很同情她。我为她写的申诉材料,最后见效了,她因此对我颇为感激。有一天,她曾捧着自己种的青菜,上楼送到我家来,LP不肯接受,她把青菜放在我家门口就走,LP只好将那些青菜捡起来,下楼送还给她。她与多数邻居的关系都搞得很僵,因为她经常会找茬高声怒骂他们。我想,这可能是她觉得自己长期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因而心中积有一腔愤懑之气,也可能是她觉得几个邻居似乎嫌她家太贫穷而很看不起她,因而对这些邻居们怀有满腹怨恨之情。每当她的怒骂声响起来时,我都会想起茅盾笔下那个只能靠骂人来获取其自身存在感的农妇形象。10来年前,她忽然患急病,悄无声息地走了,于是这套未经装修过的空荡荡的毛坯房里,就只剩他儿子一人了。这位赵姓男子似乎一直都没有稳定的工作,他母亲走后,他的经济来源似乎更成了问题,我上下楼道,经过他门口时,会经常看到他家门上贴有催缴费用并威胁停电断水的通知单。前几年,他家曾多出一位女人,他说是他老婆。但没多久,那位女人就又消失了。几天前的一个中午,我看见有人正从他家里往外搬杂物,觉得有些异常,回家后就问LP,LP说他的房子抵押给别人而赎不回来,现在他只能被迫搬离了。

我们这单元的一层住房下,与别的单元一样,还有个底层。这底层高2米许,除过道外,隔有12个小间,单元里的12户住户各得一间。这些小间算是车棚,每间可停放两辆自行车或一辆电瓶车或一辆摩托车。但这其中属于赵姓男子的那间却从未用以停车,而是租给别人居住的,每月向租客收100元租金。前几天,赵姓男子的住房换了新主,这位租住车棚的租客,也只好被迫搬离了。这位租客是一位很和善的老年男子,每次遇到他,他总会很热情地同我打个招呼,有时还会给我递上一根烟。

进出我们这个单元的楼下地面通道,总是肆无忌惮地停放着各种型号的小轿车,但这些小轿车,却没有一部是属于我们这个单元的住户的。对它们的胡乱停放,我们从未有过抗议,因为它们虽然给我们的出入造成了不便,但毕竟也算是为我们装点了门面。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