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若有人兮山之阿——辛词漫品之三  

2016-12-06 09:3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鬼谣

雨岩有石,状怪甚,取《离骚·九歌》,名曰山鬼,因赋《摸鱼儿》改今名。

问何年,此山来此?西风落日无语。看君似是羲皇上,直作太初名汝。溪上路,算只有,红尘不到今犹古。一杯谁举?笑我醉呼君,崔嵬未起,山鸟覆杯去。

须记取:昨夜龙湫风雨,门前石浪掀舞。四更山鬼吹灯啸,惊倒世间儿女。依约处,还问我:清游杖履公良苦。神交心许。待万里携君,鞭笞鸾凤,诵我《远游》赋。

此为辛弃疾闲居带湖期间所写的多首游雨岩词作之一。但我们在欣赏此词时,总难免会产生这样的疑惑:词人为何要借《楚辞》——词序里的《离骚》指代《楚辞》——中的“山鬼”来命名这块雨岩怪石,并且还要将“摸鱼儿”这一词牌名特意改为“山鬼谣”?在词人的心目中,雨岩的这块怪石与“山鬼”之间到底存有何种相似点?

要弄清楚这些问题,我们还得先来看看屈原的《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屈原所歌咏的这个“山鬼”,或“被薜荔兮带女萝”,或“被石兰兮带杜衡”,“既含睇兮又宜笑”,“善窈窕”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分明是个美丽清纯的可爱女性形象,而辛弃疾所歌咏的“山鬼”却只是“状怪甚”的一块“崔嵬”巨石,不仅性别不明且有“怪”无美,还会于风雨交加的后半夜出来吹灯狂啸,以至“惊倒世间儿女”,似乎纯粹是个让人感到十分恐怖的形象。因此,单就形象上看,从这两个“山鬼”之间,是找不到任何相似点的。

但是,这两个“山鬼”尽管形象迥异,其处境却高度相似。《九歌》中的“山鬼”长期独处“幽篁”里,好不容易走出来,到处寻觅她所期待着的那位“公子”那位“君”,可其所期待之人,却杳无踪迹,陪伴她的,只有漫山遍野的寂寞与孤独。辛词中的“山鬼”则处于“红尘不到”的荒山野岭之间,亘古默然,无人赏识,即使偶遇来自“红尘”的“世间儿女”,也会因其怪貌与狂啸而使对方感到恐惧,陪伴他或她的,也只有源自混沌太初时代的那份永难化解的寂寞与孤独。“若有人兮山之阿……”在面对这块雨岩怪石时,恍惚中,随风飘向辛弃疾耳边的,也许正是《九歌》中的“山鬼”那满蕴“怅”“怨”之情的歌声,于是,这块雨岩怪石,便在他眼前幻化成了一个“山鬼”的形象,向他缓缓迎来……

能深切地感受到“山鬼”的寂寞与孤独并能与其“神交心许”之人,必然也是心灵痛遭寂寞与孤独噬啮之人。因此,一阕《山鬼谣》,实质上,正是词人辛弃疾用以咏叹他自己的寂寞与孤独的一阕悲歌。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