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别样诗情别样美——读《诗》随想之六  

2014-10-15 15:4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出自《诗·秦风》的这首《蒹葭》,几千多年来,一直很受读《诗》人的喜欢。但这首诗中那个“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到底指的是什么人或什么隐喻,人们却也一直没有形成一致的看法,恰如西方读者眼里的“哈姆莱特”。汉朝的《毛诗序》作者在解读此诗时说,这是“刺襄公也”,因为襄公“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焉”。显然,在《毛诗序》作者的眼里,“伊人”隐喻的是周王朝礼制。清代的姚际恒与方玉润说,“贤人隐居水滨,而人慕而思见之”,“征求逸隐不以其道,隐者避而不见”。这些话表明,姚际恒等认为“伊人”指的应该是隐居的贤才。而到了当代,绝大多数人则认为“伊人”,应该是让人爱慕思恋却又今人无法亲近的某个帅哥或美女,台湾言情女作家还以“在水一方”为题,将《蒹葭》改成一支当代恋歌,被广泛传唱,甚至连一些根本不知有《蒹葭》一诗者,也会学着邓丽君的腔调唱起来:“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诗中的“伊人”所指到底为何,其实并不影响我们对《蒹葭》所蕴含着的那种别样诗情的感受。“白露为霜”的深秋,是最能激发人们心底诗情的季节。“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霜叶红于二月花”,“一轮秋影转金波”,“满地黄花堆积”,“寥廓江天”“潇潇暮雨”“寒烟衰草”……面对这些特别引人瞩目的深秋景象,胸怀大志者易起称雄天下的豪情,命途多舛者易起欲哭无泪的悲情,遗世隐居者易起怡然自得的闲情,登临怀古者易起世事沧桑的幽情,羁旅漂泊者易起的思亲怀友的离情……但《蒹葭》的作者却很特别,这位没留姓名的早秦诗人,不选择在傍晚看夕阳,不选择在深夜望明月,而西风飘落的木叶与铺满山野的菊花,似乎更无什么兴趣去关注或欣赏。这位诗人只选择在某个清晨,伫立于某条亘古长流的河边,凝视那片依旧茂密的芦苇以及芦苇上那些寒凝为霜的白露,凝视那条滔滔不绝的水流以及水流中那位似有若无的“伊人”。在长久的凝视中,诗人不禁回顾起了自己的人生:为了追求“伊人”,我一直在努力——“溯洄从之”,道路是如此坎坷且漫长,我不畏其难,艰辛跋涉,结果却似乎离“伊人”越来越远;我改变了努力的方式,“溯游从之”,离“伊人”似乎不远了,可不管我如何努力试图去靠近,结果却发现其一直处于一个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境地。于是,诗人的心中便涌动起了一种迷茫之情:对“伊人”的追求,是该放弃呢,还是该坚持?——《蒹葭》一诗,弥漫着的就是这么一种不知该怎么办的迷茫之情。

弥漫于《蒹葭》一诗的这种迷茫,不同于一般的迷茫。一般的迷茫,产生于一些缺乏人生阅历者面临所谓的两难选择之际,只要是有足够阅历的人或有一定智慧的人,也许就能轻易地帮其廓清迷雾,指出其该选择的正确方向。但《蒹葭》里的这种迷茫,却会迷茫最有阅历的人和最有智慧的人的心眼:放弃吗?也许再坚持一下,就能亲近“伊人”了;坚持吗?也许“伊人”永远“在水一方”!——对“伊人”的追求,是人难以抑制的一种情感,而当长期努力后仍难以亲近“伊人”之际,是放弃还是坚持,则是人的理智无法作出选择的永久性难题。

怀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感,在人类理性的极限处徘徊,这可以说是《蒹葭》一诗能恒久地散发一种特殊魅力的根本原由。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