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师者情怀 学者品格——《园丁之歌》序  

2014-08-19 14:5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启芳先生的《园丁之歌》将付梓,嘱予为序,谨以此奉。   

        三十年前的某个周日,因病休养着的我与妻子正在街上闲逛,一位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忽然在我们面前来了个急刹,并跳下他那辆28寸“永久”,问候起我的身体情况来。等他上车离开后,妻子问我:“这人是谁?”我说:“是教育局长。”妻子便有点好奇地问我:“你这人从不‘联系’领导的,局长怎么会认识你呢?”我说:“他曾经是我的同事。”——是的,他确实是我曾经的同事。我于1982年进新昌中学任教语文,他当时是一位数学教师,办公室相邻,几乎天天见面,只是因为所教班级与所教课程不同,所以与他几乎没有任何交往。不久,他担任了校长,再不久,他就又升任局长了。而在他做校长做局长后,我也似乎从未与他单独说过什么话,当然更谈不上有任何私人交往了。因此,虽然说他是我曾经的同事,但我却一直认为他只是一位我“认识”他而他未必“认识”我的人。——“这局长很有人情味,难得呀!”听了我的介绍后,妻子不禁由衷地发出了这么一声感叹。妻子发出的这声感叹,其实也发自于我的内心,因为在这个充斥着“一阔脸就变”者的社会里,已经贵为局长的他,竟然还能于其匆匆行途中,特地停下来,问候我这样一个地位如此卑微且与他并无什么交往过的曾经的同事,确实非常难得。所以,从那起,我对他就一直怀有一种敬意。

那么,这位让我一直怀有敬意的人,到底是谁呢?——他,就是梁启芳先生。

街上一次偶然的相遇,即能以其言行让对方对他心生敬意的人,应该会是一位具有优秀精神品格的人。在捧读《园丁之歌》文稿的过程中,我就深切地感受到了梁启芳先生所具有的那种师者情怀与学者品格。

1961年夏,梁启芳先生从南京的一所名牌高校一毕业,即开始从事教育工作,至今已超越半个世纪。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他一直都未离开过教育工作岗位。无论是做大学教师,还是做中学教师;无论是在教师进修学校里做培训教师,还是在小学里做专家指导教师——教育对象的频繁变换,担任职务的多次变动,却都未曾变更过他的教师情怀。这种教师情怀,就是对教育工作的满腔热忱与对教育对象的殷切关爱。正因为他对教育工作始终怀有满腔的热忱,所以不管身处什么教育岗位,都能兢兢业业地,用他的勤奋,用他的智慧,来化解教育工作中遇到的种种难题;也正因为他对教育对象一直怀有殷切的关爱之心,所以不管教育的对象是哪种身份的学生,都能耐心细致地,用他的热情,用他的爱心,来引导学生,教育学生,使他们既成人又成才。在教育引导学生的过程中,梁启芳先生特别值得称道的一点是,面对一些学生的不良行为习惯,他重言教,更重身教。当年他在新昌中学任教并兼任生活指导期间,看到有些学生在校园里将废纸与果皮随手乱扔,他便除了在集会上向学生对此作“言教”外,还开始躬行起他的“身教”来——上课改作之余,携一钳一篓,在校园内巡检,发现丢弃于地上的纸屑果皮,即用钳夹起,置于篓内。梁启芳先生的这一特殊方式的“身教”,触动了全校学生的心灵,在矫正一些学生的不文明习惯方面,起到了单靠“言教”很难获得的良好效果。

在从事教育工作的五十多年中,梁启芳先生无论身处教学一线,还是身处校长或局长的管理岗位,都一直在不断地学习,不停地思考。关于创新教育,关于超前教育,关于隐性教育,关于课堂教学的导入与结课技巧,关于课堂教学的有效性,关于师生心灵的沟通,关于家庭教育,关于家访的进行,关于考试中的组织工作……他所思考探究的领域,几乎涵盖了中小学教育与管理的各个层面。而更为难得的是,他对所思考探求的诸多问题,都能在认真地加以分析梳理后,提出合乎逻辑的解决方案,并撰写成文,以供其他教育工作者借鉴参考。一提到所谓的学者,有些人眼前飘过的,可能是那些沉迷于故纸堆只会写论文出专著而脱离现实生活的读书人形象。其实,真正的学者,却是能凭借他们扎实丰富的文化知识,在实践工作中不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人。因此,几十年来一直在探求“教育的真谛”的梁启芳先生,完全可以说是一名学者型的教育工作者。一名学者,其最可贵的精神品格,就是务实求真,一丝不苟。而作为一名学者型的教育工作者,梁启芳先生即使在面对一个小问题时,也能充分地显示出这种可贵的精神品格来。譬如,为了弄清“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字到底读“xiá”还是读“xié”,他竟然跑了三家书店,查阅了收有《山行》一诗的二十五种版本,此外,还特地又去请教了一位语文教研员。什么叫一丝不苟呢?这个事例恐怕就是一种很具体的诠释吧。

我有理由相信,梁启芳先生的师者情怀与学者品格,一定会凝聚为一种正能量,注入每一位《园丁之歌》读者的心中。

2014年8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