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两会“好声音”欣赏  

2014-03-13 16:4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税后工资大概4000多元,没有其他补贴。我从未休息过一个节假日,也没有加班费。

这“好声音”是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在答《新京报》记者问时发出的。何委员在今年两会上提议,要为公务员加薪,结果招致网民的一片骂声。其实,因这样的提议而骂何委员,我认为是极不应该的。何委员是沧州市政协副主席,是名副其实的公务员,也就是说,他是代表公务员参加两会的,理所当然地要为他所代表的群体鼓与呼,更何况自“八项规定”实施以来,公务员的灰色收入大减,吃喝玩乐时则要如防贼防盗般地防偷拍,而他们的叹穷叫苦,却不仅未获普通民众的同情与理解,甚至还将他们引以为豪的“公务员”称谓,恶意地窃改成“公务猿”!在公务员们身处如此尴尬的时刻,我们的何委员挺身而出,在两会上为公务员说话,本来是应该获得赞赏的,但结果获得的却竟是何委员“打死我也想不到”的群骂,我想,这肯定会让我们的何委员感到愤怒的吧。可我们的何委员毕竟是一位有文化有修养的公务员,竟然没有愤怒只有反思:“我不怪那些网友。他们骂醒了我,让我意识到,现在群众和公务员这个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有多严重”;“网友骂我,我一点不埋怨。我原来真不知道,老百姓和国家公务员的对立情绪,到了这个程度”。面对网上不分青红皂白的一片胡骂,他竟有如此反思,让我深感这何委员不仅可敬,而且可爱——敬其大度,爱其单纯。因此,他的声音,我就觉得特别动听。你听:“我现在的税后工资大概4000多元,没有其他补贴。”——网上查阅,何委员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是一位著名作家,有足够的稿费“买房买车”,而稿费当然不能说是“其他补贴”。因为有丰厚的稿费,他对自己的固定工资的多少,似乎一直都不必在意,也记不得一个确定的数目,所以只能“大概”一下。你接着听:“我从未休息过一个节假日,也没有加班费。”——他从未休息过一天,每天都在工作,那是说连每年的大年初一都在工作!你可千万别这样误会:何委员是将他自己在家里干家务活也当作他的政协工作的一部分了吧。因为勤奋的作家完全可能天天在写作,何委员应该就是一位勤奋的作家。那么写作可以算是一位地方政协副主席的工作吗?当然是!尽管这写作所得的不能算是“加班费”的丰厚稿费,都是用来供其私人买房买车的,但其作品却是可以惠及民生的。而且,像何委员这样一位不知道“现在群众和公务员这个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有多严重”的作家,他笔下所呈现的,一定是一幅蓝天丽日云淡风轻鸟语花香社会和谐岁月静好如世外桃源般的美丽画境。人们一旦进入这样的画境,什么邓玉娇什么夏俊峰什么聂树斌什么“我爸是李刚”……连同现实中遇到的种种烦恼与忧虑,都会烟消云散,并油然而生“纵做鬼,也幸福”之念。这样来看,你还会认为何委员的写作不能算是他的政协工作吗?

最近有老师对我说,有人批评你了,扎堆去金色大厅演出,就是你开了一个坏头,我想想也确实开了一个坏头……我觉得对今后走出去的演出,应该有一个规范和标准,保障艺术文化的水平,否则都会跟风去。

这“好声音”出自全国政协委员宋祖英之口。宋祖英,这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因为它所标签的是一位能迷倒许多人的集有美的脸蛋美的身材美的歌喉这三美于一身的将军级歌星。但是,长期以来,对宋祖英的这三美,我却一直未感受到什么特殊的魅力。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宋祖英的三美徒有虚名,而只能说是我并不怎么欣赏她这样的三美。这种不欣赏,可能与宋委员的成名曲《辣妹子》《好日子》未能引起我的共鸣有关。因为宋委员那于红红火火的背景中发出的一声声“辣妹子辣”,并未能让我感受到任何“辣”味;而她那一声声“今天是个好日子”,尽管被她声情并茂地不断重复,却难以让我感受到“今天”有多“好”,也难以引起我对什么“好日子”的怀念或憧憬。所以,当电视上一出现宋委员的演唱场面,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换掉频道。但宋委员在今年两会上所发的这段“好声音”,却让我欣赏不已。说的比唱的好听,宋委员之谓也!你听:“我想想也确实开了一个坏头。”——说自己开了一个“坏头”,这不是自我批评吗?虽然,近来一些权贵们,已经开始勇于自我揭短自我批评了,但能如此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为数毕竟寥寥。而于为数极少的自我批评者中,我们美丽的宋委员竟能赫然在列,这如何会不让我对她肃然起敬呢?但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应该相辅相成的,只有对别人的批评,没有自我批评,是有缺憾的批评,反之亦然。那么宋委员在作自我批评的同时,也会批评他人吗?当然会!请继续听她的“好声音”:“我觉得对今后走出去的演出,应该有一个规范和标准,保障艺术文化的水平,否则都会跟风去。”——宋委员柔软的舌头转动得很快呀,马上就从自我批评转到对她同行的批评了:我宋委员演唱水平高超,世界上任何金色大厅,都可以去,而你们看到我去风光了,竟不管自己的唱腔有多烂,也紧接着一个个去那金色大厅献丑,难道那音乐圣地是你们的卡拉OK厅么?如权贵们想在自己的冠冕上罩一顶博士帽,又如土豪们想在自己的胸口前别一块什么委员之类的标签,现今的许多歌唱艺人,则是想去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展现一下,风光一番,并借此涨一涨自己的身价。我本来认为这也无可厚非,但现在听宋委员的这一批评,才茅塞顿开,深以为非了:不能“保障艺术文化的水平”的艺人,竟然也到金色大厅里去演唱,那岂不是大大有损于我们这个文化大国的颜面?宋委员具有高超的艺术水平,她的批评,就很有艺术含量:先批评自己,再批评同行——先后有序,顺理成章;批评自己,直截了当,表其律己之严,批评同行,含而不露,明其待人之宽——人己有别,宽严分明,分寸拿捏,恰到好处。

我们也不要鼓励我们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

这“好声音”出自全国政协委员兼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之口。在两会上传来的所有“好声音”中,最精彩的莫过于王委员的这一段了。“我们也不要鼓励我们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这一语中的两个“我们”,就很有意思:第一个“我们”,表明王委员所说的,并非其个人的观点,而是代表一批人的,尽管政协委员无代表之名,但其实际上的代表性却是毋庸置疑的,因此,王委员在此不用“我”而用“我们”,应该说是完全契合其委员身份的;第二个“我们”置于“农村的孩子”之前,表明王委员虽然远离农村,但对“农村的孩子”,却亲切得很,可谓关爱在心。农村的孩子要上大学,王委员说对此“不要鼓励”。这“不要鼓励”四个字,如果简缩为两个字,就是“反对”。但王委员却偏不说两个字的“反对”,而要说成四个字的“不要鼓励”。为什么?四个字的要比两个字的显得委婉。能委婉处尽可能委婉,这是像王委员这样有文化修养者的发言准则。“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为什么要如此委婉地反对其关爱有加的“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呢?王委员给出了一个让许多人吃惊的理由——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其实,冷静下来一想,人世间的“悲剧”,本来就是版本各异的,因此,对王委员提供的“回不去自己的家乡”版,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过,王委员的“悲剧”论,尽管非常精彩,但其阐释还是稍显简略了些,为完善这一“悲剧”论,王委员至少要对这样一个问题进行思考并给出答案:农村的孩子为什么想要上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