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撞车  

2014-01-20 20:3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跻身有车族,已逾30年矣!而我所驾之车,则数易不记凡几矣!在上个世纪的近20年里,我所拥有之车,均为我妻所淘汰的二手车:妻置新车,我仍其旧。新世纪初,有钱人日渐将其座驾换成了四轮机动,摩托与人力两轮之价相对俱跌,于是,我趁机花了200元为自己买了第一辆崭新的新车,而且还是名牌“永久”。但这“永久”却未能与我一起“永久”,它为我代步七八年后,就已经破烂不堪了:无响铃,无刹车,行驶时全车吱嘎作响。于是在某个夏日的中午,当我上楼享用午餐的那一小时左右的时间里,被我锁停于宿舍楼下的它,也许是被某个人帮我将它送到某个废品收购站换了他的午餐费了吧,反正从此它就与我“永久”告别了!于是,我就又为自己购置了一辆崭新的新车:400元,“安琪儿”,即我现在正驾驶它上下班的这辆小车。

驾车行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撞人撞车。在30多年的驾车史上,虽然经常酒驾甚至醉驾,但由于小心谨慎,我几乎没有让我的小车撞倒过行人,而且在先前的20多年里,我也从未自不量力地去碰撞过四轮机动,至于与摩托或与我所驾同样的人力两轮相撞之事故,虽偶尔有之,但我与相撞一方,均未被撞倒在地过,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如此而已:或者我的道歉赚得对方一声“眼瞎”的怒骂,或者自己的手足稍受点擦伤,流点血,痛几天。

最近几年,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山城里,各种大的小的豪华型的实用型的四轮机动,突然暴增,街道越拓越阔越拥堵。一些豪华的或不那么豪华的四轮机动,到处横冲直撞,甚至肆无忌惮地霸停于狭窄的非机道上,夜间还嚣张跋扈地竞射强光灯。我驾着我的“安琪儿”于其间穿行,不得不加倍小心,以免撞上而致自己车毁人亡。但是,也许是因为我老眼昏花了,也许是因为我的时运不济,尽管小心再小心,竟也难以逃过相继发生的两起“重大”撞车事故。

2011年10月的某一天中午,下着雨,我裹着雨衣驾车上班。行驶至距单位不足百米的一个转弯处,我正小心翼翼地掉龙头向左面慢转,突然一辆摩托从我身后左侧紧贴我呼啸直进,将我连人带车撞翻在地后,毫不迟疑地继续呼啸远去。我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庆幸自己未遭摩托双轮的碾压,然后扶起我的座驾,扭复了龙头,觉得车也没什么大的损伤,又甚为庆幸。于是我上车想继续往单位行驶。但是,此时忽然觉得自己的右手异常了,从雨衣里伸出右手一看:咦,我的右手中指竟折成了一个90度直角!——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个手指就这样报废了?我盯着这一诡异的直角,不免心生恐惧……良久,我才镇定下来,想,这也许只是手指关节脱位,扳一下,也许就能使关节复位而使手指回归直线型。一试,果然!我又弯了一下,然后伸直,再弯了一下,然后又伸直……如此重复多次,觉得均无异常,于是,我又甚感庆幸!……然而,那个诡异的“直角”虽然让我轻易地弄直了,却并未让我“庆幸”多久,到单位办公室后没过多少时间,这根中指,就开始肿了,痛了,不能弯曲了!——这肿,这痛,这不能弯曲,整整折磨了我一年时间!

2013年12月17日晚9点左右,寒风冷雨,我从单位下班,戴上羽绒衣的帽子后,又裹了一件雨衣,——如此装束,行驶于雨夜的街道,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装束完全遮蔽了我的左右视线,但我当时对此并未特别予以警惕。——然后驾着我的“安琪儿”直奔人民医院。——那段时间,我正住院调试我的“丹纳”。——驶过西区大转盘后,遇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正闪亮着倒计时。尽管此时眼前横道上无车行驶,但我是个遵守交规的良民,便自觉地停车候绿。数秒后,灯绿了,于是我便用力一蹬腿,在斑马线上由西向东猛冲过去……忽然感觉有一庞然大物从左侧向我挤压过来……什么?一辆大巴车!怎么紧贴着我行驶?……这庞然大物继续挤压过来,我再也撑不住了,与我的“安琪儿”一起倒地了……我与我的“安琪儿”都被卷进那庞然大物的底下了!……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车轮,正向我碾压过来!……“完了!……我这一生就这样完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这样也太失我的尊严了呀!……真想不到呀,要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人间!……来不及向你们告别了,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愿你们幸福安康!永别了!……”我正在以这样苍白的念想向人世作最后的道别时,车轮竟忽然不动了,就在距我身体不到数寸的地方停止不动了!……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并立即来观察我的死活。我试着动了一下身体,觉得身体似无大伤,手足也完整俱在,于是便从车底下挣扎着爬了出来。从车上下来的那几个人,其一是大巴驾驶员,其余几个是乘客。驾驶员于是便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试着走了几步,只觉左腿很疼痛,卷起裤腿一看,多处擦伤流血,应该是车压“安琪儿”时弄伤的,但于行走却似无大碍,便回答说,似乎没有骨折。一位乘客说,到明天会肿起来的。我说,只要没有骨折就好。驾驶员说:“我真的吓死了!”我于是便问他,你怎么知道撞了人,紧急刹车的?他说,他正慢慢地由西向南转弯,听见啪的一声,感觉有事,就急刹车了。——原来是“安琪儿”救了我!大巴的前轮碾压到它而发出异响,警醒了驾驶员!——驾驶员从车底下拉出我的“安琪儿”,它的前轮已经被压扁。此时驾驶员又问我:要报警吗?我说:免了吧。那几位乘客也就趁机说,人没什么受伤,也就不必报警了,私了吧。驾驶员说:“我只是个开公交的。”——怕我会向他索要很多钱吧,我感觉这驾驶员此时有另一种恐惧了。于是我便对他说,今晚我们两人都运气好,要是我受重伤或者是被压死了,你也就惹上大麻烦了。他说,有什么要求,说吧。我说,我没什么要求,只是我这辆车,已不能使用了,而我现在又行动不便。此时的驾驶员,显然已轻松起来,他说,你的车,我明天负责给你修好。我说,好的,那就谢谢你了。于是他给我留下他的电话号码后,叫我上了他的车,将我送到离医院不远处……我到医院后,向护士要了酒精棉涂擦腿上受伤流血处。好心的护士问我受伤的原因,我只简单地以被车撞了回应。至半夜时分,腿上受伤之处愈加疼痛了,开灯一看,整条腿都已经肿起来了!下床试走,更觉疼痛。第二天一早,我回家去吃早饭,路上一瘸一拐地走,速度很慢。到家时,妻问:被车撞了?怎么样?我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她说,因我迟迟不到家,她便致电医院问询,护士说我被车撞伤了。我说,没被车撞,只是昨晚下雨天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妻已被我在“血战”过程中的两大败绩,弄得神经过敏,我不忍再让她为我担惊受怕,于是便设法瞒过了她的追问盘查。但她却仍然不放心,要我答应以后雨夜绝不能再驾“安琪儿”出门!……到中午11点,驾驶员来电,说我的“安琪儿”已经修复,他正携之候我于医院门口。我即从单位门口打车到医院,见驾驶员果然于医院门口候着我,他身旁当然还停放着我的爱车“安琪儿”,只是它的前轮已被换成新的了。我问,修车花了多少钱?——我并非随便问问,因为我从心底里同情他这样的人,因为他与我同处社会的最底层,我很想为修车买单的。——可他不肯说修车花钱的事,只一迭连声地说我是好人……这次撞车意外距今已1月3天了,我腿上的红肿早已消退,疼痛感也早已消失,只是伤口所结的痂尚未全部脱落,但亦已无碍矣。

最近三年里的这两次撞车,一次险成残疾,一次险送微命,回想起来,均令我心有余悸。而险送微命的这次意外,发生在2013年的岁尾,也实在有点蹊跷:我的2013,竟三及于死,两病一横!所幸现在这2013已成历史,而我的2014,总该时来运转了吧。——近日打开某网页,发现载有2014年的生肖时运图表,我查了一下我所属的生肖时运:好运,在十二生肖中排位第二的好运!哈,2014,将是我的好运年,我该去买张彩票了呀!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