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GACHA精选

血战纪略  

2013-10-15 19:2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5月11日。我感觉身体有点不舒服。午饭后,LP一模我的额头,说在发烧,要求我去医院看看。于是,我就在LP的陪伴下到了附近的一家社区医院就诊。一测体温,竟是39.5度!验血,表明有些许病毒感染。医生问:“有糖尿病吗?”我说:“没有!”于是医生给我开了点消炎药,分注于三瓶葡萄糖液里,往我的躯体内缓缓输入。另外,由于我的体温太高,又让我用了退烧栓。不久,烧退了,我的感觉很舒服。

2013年5月12日。感觉又发烧了,午后又去那家社区医院,医生又为我开了同样的药,只是没再用退烧栓。三瓶葡萄糖盐水点滴完后,已是傍晚。感觉体温还很高,于是测量,竟然还是39.5度!医生有点无奈地对我说:“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好药,你还是去人民医院看看吧。”回家后,我叫LP去药店买退烧药,服用后,高烧马上退了,身体感到异常舒服。

2013年5月13日。感觉没发烧,但上午上班时,我想,还是该去人民医院看看,再用点“好药”,巩固一下。于是去人民医院。当时,因某种可怕的发烧疾病在有些地方蔓延,人民医院对发烧病人的就诊非常谨慎。我先到预检处测体温,结果是36度,正常。但我自述了前两天的发烧症状后,护士要我戴上口罩,然后引领我走进一个与外界隔离的隐秘诊室。那里的一位女医生简单地问了我几个问题,就为我开了药,还是挂点滴。

在人民医院挂完点滴后,我觉得我应该完全好了,于是开始正常上班。

2013年5月14日下午5点多,我像往常一样下班骑车回家。骑行路上,忽觉全身乏力,极度干渴,而这干渴的感觉,仿佛就是当年盛夏烈日下在老家山上砍柴口渴得非常厉害却又到处找不到山泉水的那种感觉。

晚饭后,感觉稍好了一点。因为还有事要去单位,感觉乏力,于是不再骑车,而改乘了公交。事情完成后,单位同事LSL君见我很疲乏,便开车送我回家。

LSL君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又感觉到了那种极度的口渴,见路边有西瓜夜摊,即叫他停车,我下去买了一个大的带回了家。

一到家里,我就剖开西瓜,一下子就把整个西瓜都吃了!然而偌大的一个西瓜,不仅没能解我的渴,反使我越加干渴了!——渴得连舌头都似烧焦了一般,甚至开始僵硬起来!于是大量地喝开水,可是越喝水,越觉干渴。——整个夜晚,无法入睡,只是连续不停地喝水如厕!

2013年5月15日。清晨5点左右,被干渴折腾了一夜后的我,忽然意识到我正处于严重脱水状态,不及时就医,恐有生命危险,便准备马上去医院急诊。LP此时已慌了,但她慌而不乱,先代我打电话去单位请假,接着又与她妹妹打电话为我联系就诊医院。最后她俩决定立即送我去中医院。

打的到中医院急诊室,一年轻女医生接诊。她听了我的简单病况自述后,当即测我的血糖,可这一测,竟然爆表,血糖仪上显示的是“HI”这一让人惊异的符号!于是这位女医生,就干脆利落地在我手臂上扎了一针胰岛素,然后为我挂上了点滴,最后又在我的腿动脉上抽了一罐血,拿去做化验。

我坐在急诊室里挂点滴,很想抽烟,可那里不能抽烟。LP一向极力反对我抽烟,可这时她觉得我想抽烟,应该是表明我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吧。于是她竟为我去找能抽烟的地方了。结果她没找到,我只好忍了。

一个多小时后,LP为我办好了住院手续,我进了住院部。住院部病人满员,我被安排在置于走廊里的一张病床上输液,一瓶接着一瓶地输液。

下午,我被安排进了一间三人病房里继续输液。化验结果在下午也出来了,血糖值是35,身体酸碱度测定显示严重偏酸,病情诊断是重度酮症酸中毒!

整天没有进食,一直输液到晚上7点多。是夜,我生平第一次睡在医院的病床上,睡得很香。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6点多了。这时,我听邻床病友在抱怨:整夜都没睡好!我知道这位病友在抱怨我的一夜呼噜,于是连忙向这位病友表示歉意,可这位病友似乎心情大坏,对我的示歉仅以沉默回应。

进医院的第二天的这个早晨,我先被要求空腹抽血,然后又被引去做B超,做心电图,做胸部与脑部CT。做完了所有这些检查,才在LP陪伴下去吃早饭。饿了一天又加这半个上午,饥肠虽早已不再辘辘,但对食物的渴求却越加强烈了,在等待吃正餐的时候,我一口气就先喝下了两大碗豆浆。不过当时因急着去吃早餐,饭前竟没注射胰岛素,结果饭后一测血糖,指数竟又飙升至31点多!

这第二天余下的时间又继续接受输液。下午,各种检查结果都出来了,CT,B超,心电图都没发现什么大问题,糖化血红蛋白则为6.1,医生说,这糖化血红蛋白指数表明,我的血糖在最近两三个月内,还是正常的。

接下来几天继续输液,忘了是第四天还是第五天,抽血化验后,医生告诉我说,我的酮症酸中毒症状已消失,身体的酸碱度也已经恢复平衡。

酮症酸中毒状态消失了,我以为我的病应该已经好了。可医生告诉我说,我已经患了糖尿病,而糖尿病是不可治愈的。可我不承认自己已经得了糖尿病,因为我一直以为糖尿病是遗传病,而在我的所有家族成员中,从未发现有患糖尿病的。然而医生还是要确证我为糖尿病患者,只是我患的是1型还是2型,则表示尚一时难以判定。

医生要我从此控制饮食,坚持适量运动,而胰岛素则需每日注射两次,一直要注射三到六个月后,才有可能停药。

每日早晚餐前要注射胰岛素,实在很觉麻烦,可每天测出的血糖值,又不能让我拒绝这样的麻烦。至于控制饮食,则是让我非常难受了。一天晚餐时,我看到值班的S医生叫来了一大盆酸菜鱼,与一护士在值班室共享美味,我就羡慕妒忌恨起来了。可年轻的S医生却对我说:“你已经享受过很多年了,我们还刚开始呢。”——唉,他哪里知道,我像他这般年纪时,连果腹都成问题呢!

对我具体实施治疗方案的就是年轻的S医生,而制订治疗方案的是他的师傅X医生。X医生,S医生,以及病区内的几位护士,都耐心而细致,热情而亲切,都是怀有仁心的医护人员,在医院里接受他们的医护,让我的内心溢满了感激之情。

2013年5月30日。X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于是,LP为我办理了出院手续,我也就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住院生活。

出院了,虽然我的血糖还没控制好,但LP和我当时不仅对控制血糖很有信心,而且还相信不多久后,我的所谓糖尿病症状也会彻底消失。

然而,然而呀!尽管LP对我加以精心照料,想方设法每餐为我准备合适的饮食,可一个月过去了,我的血糖稳定不了;两个月过去了,我的血糖稳定不了;三个月过去了,我的血糖还是稳定不了!我的身体却在不断地消瘦下去,三个月时间,竟然暴减13公斤!

一说及瘦,读过几年书的人,自然就会想起李清照的名句——“人比黄花瘦”,我当然也不例外。但是每当我顾影念及这一名句时,马上就会嘲笑起自己来:哈,人比黄花瘦,是美丽的瘦;而我的瘦,则是丑陋的瘦呀,是应该用芦柴棒来比拟的瘦呀!

2013年8月19日,发病三个月后的第四天,我又入住中医院做体检。这次体检做了心电图,做了心脏彩超,做了骨密度测试,心电图与彩超,还是没发现大问题,骨密度测试则表明,我的骨质几与年轻人相似。另外,这次体检还做了一项非常重要的测试——C肽测试,而这C肽测试的结果,却让我绝望了:胰岛功能为零!——原来,从2013年5月14日的那个夜晚开始,我身体里的β细胞已经先于其它细胞,永远地睡着了!

本来一直幻想着短期内就可以停止使用胰岛素的我,此时不得不正视这一不可治愈的疾病了。于是心情沮丧,出院。

今天,2013年10月15日,对我而言,是个有点特殊的日子,它不仅表明我被诊断为患糖尿病以来已经整整5个月了,也表明我这个卑微的生命体自降临这个世界后,已经在社会的最底层生存了了整整58年。此时此刻,我忽然记起了去年底我在以“昨夜今晨”为题的文章中写过的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我丢失了我一生的秘密。现在想来,那梦也许就是一种预兆,预兆我一生的健康密码丢失了!——竟然一梦成谶!

“我得知此事在劫难逃,所以我内心有软弱的时候。我现在深陷牢狱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这是一位著名人物于2013年8月26日在法庭受审时所作的最后陈述中的几句话。这几句话引起了我的共鸣,在此,我套用他的话,也来为自己作个“最后陈述”吧:“我得知此病在劫难逃,所以我内心有软弱的时候。我现在深陷顽疾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

不过,我此文的“最后陈述”,除了套用这位名人的话外,还要加上这么一句:“我要向为我的病情每日忧心忡忡并精心护理着我的老妻LP,向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关心我健康的亲戚、朋友、同事以及几位以前的学生,向所有我住院期间为我进行细心检查治疗的医护人员,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