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山野里的美味  

2013-04-02 19:5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四月天。阳光明媚,山风轻柔。田野里的各种野草,与农民种植着的各类庄稼,都在一起比拼着疯长。一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孩子,正在那田边地头挥刀割草。汗珠渐渐缀满了他的额头和脸颊……他撩起破旧的衣衫,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便收刀坐下歇息。他坐在草地上,眼光搜寻四周,发现不远处的草丛中,冒出一棵直通通地高一米左右的青草,便起身奔过去,将它拔起,拧断其根,撸光其叶,披掉其皮,然后就将它塞进嘴里,一口口地咬下来,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这孩子吃着的这种草,当地人名之曰山火筒,因为它茎直中空,形似当地人灶间用以吹旺薪火的火筒。不过,我可不会现在就羡慕起这个孩子来,因为他吃的这山火筒,汁少味酸,其实算不上什么美味。要在山野里寻找真正的美食,我还得继续跟随这个孩子。

这孩子又开始挥刀割草了。忽然,他发现前面地头有几点红,散布于浓绿的浅草丛中,奔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噶唝红了啊!——噶唝是生在一种长细刺的草上的,成熟时,似乎是由一粒粒细细的红玛瑙整齐密缀而成的小圆球,晶莹润泽,红艳诱人。——于是,他欣喜地一颗颗摘下来,又一颗颗地塞进嘴里……看他边摘边吃,神情怡然,我想,那噶唝的味道一定美极了!……一会儿,那红艳艳的几点就在草丛中消失了,他抹抹嘴边,满足地离开了片浅草丛,走向绿草茂密处,而他的双脚,却正随意地踩踏另一些噶唝样的红点上。——那些红点,长在一些不生刺的蔓草上,形似噶唝,但却比噶唝密实,据说是蛇的美食,人不能吃的,所以俗称蛇噶唝……今天这孩子的运气真好,不久,他又在草丛中发现了另一种美食——虎卵袋。虎卵袋其名大不雅,可其长相却优雅得很:一枝翘翠,茎叶带刺,一颗颗红玛瑙似的小珠子,悬坠于茎之一侧,使那苗条的刺茎弯成了一道美丽的弧线。虎卵袋的味道似噶唝却又有所不及,但看这孩子将它们一颗颗摘下来,吃得津津的样子,我的涎水也就忍不住哈拉起来呢!

盛夏来临,山野里的草木,在烈日的炙烤下,不见干枯,反而越显葱茏润绿。这孩子上山砍柴了。砍柴是一种非常自由的劳动,过程不受监管,结果也不被计较,只要下山时能挑回一担柴薪,不管是重是轻,是多是少,都是可以交差的。所以,这孩子砍柴时总会心有旁骛:斑楂在哪里呢?乌米饭在哪里呢?斑楂,有学问的人称它为胡颓子,长在一种带刺的常绿灌木上,一颗颗小小的,椭圆形,成熟时颜色红红的,密匝匝地悬挂于枝叶间。乌米饭,有知识的人当然也不会叫它乌米饭,而可能会称它为蓝莓。它也长在一种常绿灌木上,只是它的枝干不像斑楂树那样长刺。乌米饭圆圆的,颗粒也是小小的,只是它仰天而生,不下坠,成熟时乌溜溜的,在阳光下闪着莹泽的黑光。这位不专心砍柴的孩子,会在灌木丛里遇上美味的斑楂和乌米饭吗?会的。看,他在吃斑楂了,一颗颗地吃,吃得他的嘴像涂了口红……他又在吃乌米饭了,一捧捧地吃,吃得他的牙齿都黑黝黝的了……他挑着两捆柴薪下山了,山路两边爬满了许多长刺的藤蔓,藤蔓上结着一颗颗长着密密的细刺的果,形似米甏,所以俗称刺糖甏。这些刺糖甏又引诱了这个孩子,他从肩上卸下柴担子,去那刺藤上小心翼翼地摘下几颗来,接着又小心翼翼地在石块上磨掉那些细刺,然后将其掰开,挖去里面毛茸茸的子,最后便是将那留下的“甏”壳,塞在嘴里开始咬嚼起来……

秋风起了,山上开始斑斓起来,这个孩子依旧上山去砍柴,他在砍柴时也依旧心有旁骛,想着那些美味的自摘和藤贡泥。自摘是当地人的俗称,它的通用名是山楂。当然,这孩子不知道它叫山楂,更不知道会有什么“山楂树之恋”,他只知道自摘黄了或红了,就成熟了,可以吃了。因此,只要遇上那些长着熟了的自摘的山楂树,他就暂停砍柴,一颗颗地摘下来慢慢享用。藤贡泥也是当地人的俗称,它的大名其实就是猕猴桃,它生在一种比较粗壮的藤蔓上,成熟时摘来,一口咬下去,有一种泥糊糊的甜香味道。这孩子会有遇到猕猴桃的好运吗?有呀,看,前面一藤,不正悬挂着一颗颗成熟了的猕猴桃吗?……

转眼就到了隆冬,雪止天晴,这孩子又上山了。山野里的噶唝呢?虎卵袋呢?斑楂呢?乌米饭呢?刺糖甏呢?自摘呢?藤贡泥呢?……都不见了!于是,这孩子弯下腰,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雪,往嘴里塞……

“唉——”我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谁在山野,窥我从前?”——这如怨又似叹的一问,让我遽然惊觉,我定睛一看,这孩子已倏然无踪,惟见一须发皆白满脸沧桑之人在焉!——此非老董也欤!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