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续血战纪略  

2013-12-08 10:5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LSL君对我说:“《血战纪略》一文,后面部分显得过于悲观了。”那真的是显得过于悲观吗?这问题现在姑且不论,可文中套用某名人的那段“最后陈述”,却差点成了我此生的“最后陈述”。

2013年10月18日,即我写了《血战纪略》后的第三天,晚22点许,我脱衣上床,并照例锁定央视新闻频道,因为新闻频道主持人那平稳的播报声,对我最具催眠效果。不久,我就睡着了……我忽然感到有不少人围在我身边,因为我耳朵里被灌进了嘈杂的人声……他们在我身边忙什么?……他们似乎在说我呢!……“醒过来了,没事了!”——陌生人的声音,却听得很真切……我睁开双眼,看到了确实有好多人围在我身边……我看到了我的老妻LP,她妹妹XP,还有几位穿白大褂的陌生人……最后,我终于明白了,我正躺在人民医院抢救室里的一张病床上,悬挂于床头竖杆上的一瓶液体,正通过一条软管,一滴一滴地往我的血管里输送。

从在自己家里的床上入睡,到从医院抢救室的病床上醒来,相隔的时间约为三个小时。这三小时左右的时间,在我的意识里是一片空白,可我的这片“空白”,却填补着LP的极度惊恐!

当晚23点半,于睡意朦胧中,LP的手偶然触碰到了我的身体,觉得我全身汗湿,便大声呼我名字,未有闻任何应答,接着又用力摇我身体,也未见有任何反应。她感到极度惊恐,但却未乱方寸。她意识到我是昏迷了,而且是低血糖引起的昏迷!——我先前曾同她说起过,我的一位同行的母亲,就是因低血糖昏迷,并最终在昏迷中辞世的。——她马上一面电告她妹妹XP,要XP急招120,一面给我泡糖水。糖水已经灌不进我的嘴,因为我的牙齿已经封闭了我的口腔。她便用汤匙撬开我的牙齿,硬灌,但灌进去的远不如流出来的多。120和XP很快到了,可怎么将我这个大个子从楼上搬到急救车上呢?她敲门叫醒了邻居X先生夫妇,在X先生夫妇的帮助下,终于将我顺利地抬到了车上。我被送到医院急救室的时候,是19日零时三十分左右……

“糖尿病不是病,并发症才要命。”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我,似乎又成了一个正常的老董,既无痛痒之感,也无疲乏之态。——几乎所有的糖尿病人都是如此,许多我熟悉的人,我先前都没发现他们的身体有什么异样,但当获悉我发病后,却会很坦率地告诉我,他们罹患此病已经多年。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糖尿病人最多的国度,据统计,约有四分之一的成年人为此病患者,如果加上没被发现的潜在病人,那这比例就会高得更加惊人吧。不过,这些患者大多属于2型,1型患者仅占其中的百分之五,而我这样的所谓1.5型患者,中医院的X医师说,可能不到其中的百分之一。——抢救室的医生对已经恢复“正常”的我说,可以回家了。可抢救室的一位护士则建议我应该住院治疗一段时间,LP也认为我应该住院。于是,我又住院了,这是我自5月15日发病以来6个月时间内的第三次住院,也是我此生的第三次住院。

我被安置在人民医院第二十一病区,病区主任是我的同乡CXQ医师,负责为我治疗的是WLF医师。她们和病区里的其他医师以及护士们,对病人都非常热情和耐心,在享受他们极细致而又极负责任的治疗及护理服务时,我总是这样想:现在国内频发医患冲突事件,起因固然与一些患者及其家人或愚昧或凶悍或变态的品性有关,但也可能与一些医者对待病人的冷漠与不太负责任有关吧,可我何其幸运呀,三次住院,遇到的竟然都是天使般的医者!

住院期间,我又照例被CT了颅脑和胸肺,当然还被要求做了其它一些检测,可还是没检测出什么异常。于是,在2013年11月3日,LP为我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回家后,LP对我说:18日晚11点半,她如果睡着了,没意外发现我的昏迷,那19日单位就要给我发讣告了。

——哈,单位会为我这样的一个普通职工的离世发讣告吗?不过,如果真的要为我发什么“讣告”,也会难住拟“讣告”的人,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值得向世人夸耀的头衔,更没有享受什么与众不同的级别待遇,可以加个括号特别注明啊!

LP说:你是个善良的人,阎罗王不让你这么早就去他那里报到,所以一见你误入地府,就马上将你送回人间了。

——哈,我当然是个善良的人,但从古以来,有多少善良的人,不是在青壮年时期就被阎罗召去的吗!其中有许多被早早召去的善良者,还在被召前受尽了人世的种种屈辱与折磨!

LP说:你是要与我白头到老的。

——哈,我们现在不是已经老且白头了吗?

LP最后狠狠地说:你母亲还在,你怎么能先走?

——唉,是的,我母亲还在——那时还在,我怎么能先她而去?

于是,我开始为预防再次的不测降临而努力了。从多方面考虑,最后我和LP决定:在我身上安装一个“人工胰腺”——胰岛素泵。

于是,通过CXQ医师,联系了经销商,花了4万多元,买了一只韩国丹纳,于2013年12月6日晚餐前,请人民医院第二十一病区的护士,将它安装到了我的身上。

从此以往,我的终身“血战”,就由这“丹纳”去“指挥”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