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大学老师  

2012-07-02 09:5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学老师 - laodong1015 -    雪溪水的博客

 

今天整理抽屉,翻出了我读大学时的一本笔记本,上面所记录的,都是我在大学最后一学期中听叶柏村老师的讲课内容。翻看这本一直被我珍藏着的笔记本,我的思绪不禁又飘回30年前,想起了当年教过我的叶柏村老师,也想起了其他几位印象很深刻的老师。

叶柏村老师是教古典文学的,据说他只有高中学历,是从小学一直教到大学里来的,但尽管如此,他却是当年我们中文系仅有的两位副教授之一,也是最受我们学生尊敬和喜爱的老师之一。在进入大二的时候,我就有幸听他的课了。当时他给我们讲授的是宋代文学,讲了大约半个学期。也许那个时候,我听叶老师讲课,还不是很认真吧,所以当时只觉得他的课讲得很好,但具体的印象,却并不深刻。不过结束时我上交的作业,叶老师按5分制评价,给予我的竟是5分!——这是我一生的求学生涯中所获得的第一个5分,也是最后一个5分!我在读小学时,所有考试和作业也实行5分制评价,但在整个小学阶段,我也从未获得过5分!——这个5分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同时也觉得叶老师更亲切了,于是,在最后一学期选课时,我毫不犹豫地选了叶老师讲授的宋代婉约词。

因为叶老师深受学生爱戴,所以当年我们中文系77级的160多名学生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二选了他所讲授的课程。有这么多学生要听课,一般的教室容纳不下,于是,叶老师的课就一直在文科楼一楼东侧的阶梯教室里上。——这些年来每次回母校,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到这至今仍然保留着当年原貌的教室外,踯躅徘徊,回忆自己当年在里面听课时的情景:

身躯瘦弱的叶老师坐在讲台上,时而吟诵佳句,时而点评分析,语调抑扬顿挫,语音苍老而又非常悦耳,讲到有些我们不容易听清楚的词语,他就会转身指一下已在黑板上写好的那些文字;——樟华君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他当时是课代表,每次课前,叶老师都会给他一张字条,叫他将字条上的那些词语预先抄写在黑板上。——而偌大的阶梯教室里,虽然坐了100多人,但却非常安静,除了叶老师的讲课声,就只闻我们学生在作记录时那笔尖摩擦纸页的沙沙声。

在叶老师讲授宋代婉约词的课堂上,我应该算是听得最认真的学生之一吧,因为我几乎将叶老师的每句话都记录了下来!——在期末的考试中,我得了97分,据当时去探听考分回来的苏弟君说,这是为数极少的几个最高分之一。

叶老师于1991年去世,而能彰显叶老师高尚品格与丰富才情及渊博学识的《叶柏村诗词集》,则于1993年问世。每当捧读《叶柏村诗词集》时,我总是这么想:我太有幸了,在大学期间,能亲聆叶老师的讲课。

    与叶老师一样让我留有非常深刻印象的,是在大一时教我们先秦文学的陈兰村老师。陈老师总是笑眯眯的,讲课时他那种特别温和的神情语调,我看着听着,觉得非常亲切。“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他当年在课堂上诵读这首《氓》诗时的情景,虽经受了30多年时间流水的冲刷,但今天在我眼前的呈现,却依然十分清晰。
    在亲切温和的陈老师给我们上课时,我也听得特别认真,因此当先秦文学课程结束时所进行的一次阶段考试中,我获得了满分,据说这是当时全年段的两个100分之一。——在我的整个求学生涯中,我总共只获得过两个100分,还有一个100分是在高中阶段的一次数学期末考试中获得的,那次也是全年段两个100分之一。
    陈老师是中共党员,听说当时还是系里的支部委员。2008年3月,在我们77级入学30年纪念会上,陈老师向我们透露,他是当年代表学校去省招办负责中文系77级招录工作的三人之一,并给我们这一级被录取的学生作了这样的评价:“生源特殊的好,不是一般的好。”——不少高校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招录新生过程中,很多有特殊社会关系的高分考生都被抛弃了,而我这样一个同样有特殊社会关系的考生竟能被顺利录取,因此,我对当年录取我的人充满感激之情,只是一直不知道这录取我的人为谁。听了陈老师的这次发言,我才知道,当年不顾我有特殊的社会关系而决定录取我的人中,就有我们亲爱的陈老师。
    陈老师现在早已经是著名的传记文学研究专家了,但他的为人却依然非常低调谦恭。我最近经常去读他的博文,他的为文一如他的为人,绝无矫揉造作之情,也绝无哗众取宠之态。
    与陈老师温和亲切的为人完全不同的,是CXY老师。CXY老师是教我们元代杂剧的,他在课堂上,总是板着脸,语气很严厉,而且很有点自命不凡,时常显出一种似乎很不屑于教我们这些学生的样子来。因此,我对他非常反感,在课堂上,对他一直怀有一种对立情绪,很难听进他的讲课内容。结果在他上的这门课的考试中,我获得的是当时让我深感耻辱的66分!
    不过,像CXY老师这样一直凶巴巴的老师,在当时给我们授课的老师中,是极个别的,大多数老师都是比较温和亲切的,蒋海涛老师就是其中特别温和的一个。蒋老师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弟弟,教我们现代文学。因为对蒋老师是艾青的弟弟这一身份很感兴趣,有一天,我们七八个同学就相约去了蒋老师家。蒋老师对我们的到来非常热情,连忙拿出一些橘子来招待我们。那橘子很小,却非常甜。
    在四年大学读书期间,我还去过另一位老师的家。那是在一次考试后,同舍珖强君一定要我随他去陈淑钦老师家看现代汉语的考试成绩。陈老师当时正在家里阅卷,见到我俩,也很热情,马上就将我俩的卷子抽出来批阅。她先改的是珖强君的卷子,其间虽然给珖强君指出了若干错误,但却也多有肯定之处,最后给他的评分超过了85分。然后就批阅我的卷子了,只见她一面说这也错了那也不对,一面就一连串地打了好几个叉叉,最后给了个不到85的分数。这使当时的我感到非常羞愧。从此,不管哪位同学约我,我都不再去老师家里了。
    大学期间给我留有深刻印象的老师还有很多,但此文已经写得过长了,那就留待以后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