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天边  

2012-12-05 10:3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边”——这两个笔画简单的方块字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的心便不禁遥想起来:

天边,是巍峨的雪峰吗?它那亘古不化的冰雪上,朝霞是否正涂抹出一种红妆素裹的奇异景象?是连绵的青山吗?白云生处是否隐没着山里人家?山里人家屋顶上升起的炊烟,是否已经被夹杂着古寺钟声的晚风吹散了?是蔚蓝的大海吗?海边是否有银色的沙滩?那考验人类视觉极限的浩瀚海面,点点白帆是否正飘荡着远去?是空旷寂寥的沙漠吗?是否有已枯死千年仍直立不倒的胡杨树?是否有骆驼正在用它们的脚丈量着沙海的宽度?……

遥想中的这一切,都是我一直向往着的远方,但我心中最美丽的天边,却是远方的草原:广阔而深邃的蓝天,有白云在缓缓地飘过,有鸟儿在自由地飞翔;平坦而杳远的草地,有羊群在悠闲地移动,有骏马在欢快地奔驰;质朴而善良的牧民,有自由而奔放的歌声,有清香醇厚的奶酒……草原之夜呢?草原之夜会更美:毡房内有温馨,有柔情;毡房外有篝火,有浪漫,有满天的繁星……

悠扬的马头琴声已经响起,这琴声会带我去草原……

我随着琴声到了一个平坦而辽阔的地方——一个我很感陌生又似觉熟悉的地方。我俯看脚下,不见绿草;我环顾四周,不见吃草的牛羊,也不见奔驰的骏马;我仰望天空,不见一隙蓝天,不见一丝白云,见到的只是灰蒙蒙的一片;我遥望远处苍茫的地平线,在那天地相融处,我隐约看到了一个透着暗红色的圆球,这是刚升的朝阳,还是将沉的夕阳?——我辨不清哪是东哪是西……这就是我梦中的草原吗?不,这只是一片旷野,除了寂寥,还是寂寥。

隐约中有一阵长风呜呜地吹过旷野,风声里似乎夹杂着羊的咩咩声,牛的哞哞声,马的嘶嘶声……难道这里是草原的边缘?我梦中的草原就在附近?……于是,我迎着那呜呜有声的风,继续前行。

我闻到了一种香味。我进入草原了吗?闻到了绿草被牛羊啃啮后所散发出来的清香了吗?——哦,不是,这是一种肉香,是红烧肉刚出锅时所散发出来的一种浓香。我朝那散发浓香的地方走过去,我看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豪宅,豪宅的阳台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似已年过六旬,显得富态而潇洒;女的似年仅二十左右,风姿绰约,娇嗔妩媚。我走近那豪宅,见豪宅的围墙外已围满了许多看客。我看见那男的一手搂着那女子的柳腰,一手端着一碗满满的正冒着热气的红烧肉,正在放声歌唱。他的歌声洪亮且带磁性,但我听不清他到底在唱什么,揣摩他那一张一合的口型,似乎唱的是:“佳人喜欢红烧肉,商学院里多柔情……”哈,我怎么闯到豪宅前,来看阔佬的风流韵事了呢?——赶紧转身吧。

我感觉我的脚底下开始柔软起来了。我进入草原了吗?踩到了草原上丰茂的绿草了吗?我俯身看了看脚下,原来我踩到的并非柔软的牧草,而是满地的纸屑果皮塑料袋。——我进入的是一片垃圾场!我似乎听到了一种垃圾燃烧时发出的细微声响,于是,我就发现不远处有一只大大的垃圾箱,箱里面似乎空空的,但却似有一股浓烟正从里面徐徐飘出。这股浓烟弥散开来,混杂在凛冽的空气中,开始刺激我的鼻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只垃圾箱?是那五个流浪儿在寒夜里的歇宿的地方?那股浓烟不是早已窒息了他们稚嫩的生命了吗?怎么现在还在往外冒?难道又有别的流浪儿钻进里面,正在点燃垃圾取暖?……我不敢走近那只垃圾箱,不敢去探个究竟,慌忙地转身离开了。

夜色似已渐浓,我忽然看到远处似有火光闪烁。我进入草原了吗?那是牧民点燃的篝火吗?我朝那火光闪烁处奔去,近了,更近了,我看到了那篝火!——不,那不是篝火,那是不断闪烁的霓虹灯,被那闪烁的光隐约照亮的一张张兴奋的脸,也不是淳朴善良的牧民们的脸,而全都是都市闲人们的脸。这些闲人们正在围观一个戴眼罩的粗壮男人,而那男人正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双脚在狂跳,双手在乱舞,似乎竭力想装出骑马狂奔的样子。那些原本在微观的闲人们,随着也开始学那壮汉狂跳乱舞起来,但他们的舞蹈,却由起先学骑马狂奔的样子,逐渐变换成其它形形色色的奇怪样子。——这不正是近来风靡全球的舞蹈“□□style”吗?可这是多么滑稽的舞蹈呀!我又转身了。

我在旷野里踯躅良久,耳边似乎响起了一种由流水发出的声音。我谛听那水流之声,觉得这水声似有异于我平时之所闻,汩汩如泣,潺潺似歌。难道这时的我已真的进入了草原了吗?听到的是流淌于草原上的河流所发出的特有之声吗?我迎着水声寻过去,我真的找到了一条小河,夜色朦胧,我看不清那水流是清澈的还是浑浊的,看不清流水中是否有鱼儿在游动,是否有水草在摇曳,但这水流的形状,却与我平时所见的别无二致。显然,这并非是一条流淌于草原的独特的河流,只是一条普通平常得随处可见的河流。然而,这么一条普通的河流,其流动时所发之声怎么会如此特别——如泣如歌,悲欣交集?我疑惑地低头审视着水流,努力地想探寻其中的玄微,但却一无所得。正茫然间,我忽然于苍茫夜色中,瞥见一个妇人正沿河岸走来。我定睛细看,见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她走近了,我看得更清晰了一点:这是个年轻的女人,她怀里的孩子似乎还不满周岁,正呜呜地哭泣着,而这位年轻的母亲,正哼着一曲安抚孩子的歌谣,她的一只手紧揣那孩子于怀,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抚拍着孩子幼小的身躯……一阵寒风呼呼地袭来,衣衫单薄的她似乎打了几个寒战,孩子的哭泣声更响了。她停住了脚步,抽出一只手,脱下了她自己的外衣,然后紧紧地将那孩子包裹起来,在寒风中不停地瑟缩着,慢慢地走过了我的身边,又慢慢地走远了,似乎还带走了那奇特的水流之声……

我目送着这渐行渐远身影……于朦胧夜色中,我看见她那怀中的孩子,下地了,长高了,快速地离她而去了……而她的身形却开始伛偻起来,步履开始蹒跚起来,慢慢地似乎再也迈不动双腿了,最后只能孤独地匍匐在旷野里,偶尔抬头茫然四顾……

马头琴的袅袅余音早已消散,我又看到了“天边”这两个笔画简单的方块字,只是它们似乎已被两滴水浸湿,渐渐地漫漶起来……我再也看不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