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一块火腿肉  

2011-10-19 14:2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被苏联领导人作为共产主义社会到来后人民的最佳食物憧憬的那个年代里,我老家的村民们所梦想的最美饮食却是“绍兴老酒晚米饭,胡羊尾巴酱油蘸”。两相比较,我老家村民们的追求似乎显得更高档些——江南的名酒,塞北的羊肉,香喷喷的晚米即粳米饭,加上那时才有的真正的豆瓣酱油,这不比那“土豆烧牛肉”更让人流涎吗?

不过,当年我老家的村民中,也有不少人在提到他们所梦想的美食时,将其中的“胡羊尾巴”替换成“金华火腿”的。这当然大谬,哪有火腿肉蘸酱油吃的呢?——这表明,对那时一些见少识狭的村民而言,“金华火腿”只是一种传说中的美食,不要说从没吃过,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想当年,我也是见少识狭者中的一个,也经常在想象中美美地“品尝”蘸酱油的火腿肉。

二十多岁时,我有机会到了火腿之乡,在商店里看到了那传说中的“金华火腿”,也从介绍中获悉了火腿肉的正常吃法,可这竟使我对“金华火腿”的兴趣顿时消失殆尽!为什么?一是它的价格实在是太贵了,是与那时的我无关的高档商品;二是它的吃法与我以往所想象的迥异,它似乎已不再是“美味”而对我具有诱惑力了。

因为不再对“金华火腿”感兴趣了,所以后来即使有钱了,我也从没有买过它。至于自己的亲口“品尝”,虽也有过多次,但却也从未觉得它是什么“美味”。

十多年前的某个冬季,有友人给我家送来了一条上好的“金华火腿”,我妻子认为这么好的火腿,我那一直生活在乡下的父母未必品尝过,即取其中间一块,托人带到了乡下。

第二年夏天,我儿子到乡下去度暑假,我父亲说还有好东西给我儿子留着。于是他就从一直被他锁着的一个抽斗里,翻出一个包来。这个包是用纸头和布片层层缠裹起来的,直到揭开六七层纸头和布片后,里面的“好东西”才显露出来,那是一块火腿肉,已经腐臭不堪!

原来,我妻子前一年冬季送去的那一块火腿肉,我父亲竟不让我母亲当即烧了给大家“品尝”,而是用这样的方式将它“珍藏”了大半年!

我父亲是在十年前的今天去世的。我父亲在他的一生中,应该从未品尝过“金华火腿”的滋味,而他心中所“珍藏”着的那块火腿肉,应该也永远不会“腐臭”的吧。

2011,10,19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