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掏笋  

2011-05-19 19:1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掏笋”是我老家的方言,译成普通话就是用锄头“挖笋”。

笋是竹子的幼芽。在我老家村庄周边的山上,自然生长着许多竹子。那些竹子,有的很小,主干仅小手指大小,高也不超过两米,丛生于山上一些背阴潮湿之处,我们称其为小竹,称其幼芽为小笋;有的主干比小竹粗不少,高可达四五米,主干表皮呈淡黄色,也丛生于山上的一些背阴潮湿之处,我们称其为黄竿竹,称其幼芽为黄竿笋;有的则既高且粗——主干高达十来米,粗至可用两手合围,多成片生长于山之北坡或山谷之中,我们称其为毛竹,称其幼芽为毛笋。

我小时候,经常都有小笋吃。小笋是不必用锄头“掏”的,用手一折即可。每年春天,几阵春雷响过,几阵春雨洒过,山上小竹丛里的小笋就会迅速地冒出地面,长到一尺来高。这时候就是折小笋的最好时机。那段时间,我母亲几乎天天去折小笋。她往往在天还没亮时就出门上山,到上午八九点钟时,就会背回来一麻袋小笋。我们将小笋剥壳切成段,再和着咸菜一起煮,出锅时,就成了我们那时候的佳肴。

黄竿竹是制作钓鱼竿的好材料,我当年曾有好几根黄竿竹钓竿。但黄竿笋却不那么受我们喜欢,因为新鲜的黄竿笋不管怎么烧煮,都难去其苦涩之味。不过我母亲在山上看到黄竿笋时,也会将它们折来,因为将它们剥壳晒干后,其味还是很不错的。

需要用锄头“掏”的,是毛笋。毛笋体大而味鲜,是我们最喜欢吃的笋。但山上的毛笋却不能随便去“掏”的。因为那时的山都是属于集体的,每片竹林都分属各个生产队,是各个生产队所拥有的重要自然资源,——当时许多必不可少的农具与家具,都是需要用毛竹来制作的。毛竹出笋分大小年,大年笋出得很多,不准“掏”,要尽可能让每株毛笋都长成可用的竹材。小年允许“掏”,但小年出笋很少,很难“掏”得到。

允许“掏”的毛笋,我们当时并不都叫毛笋。深冬季节,长在地下深处被“掏”出来的,我们称其为“团笋”,即今市场上所售卖的“冬笋”是也,其味最为鲜美;早春笋尖即将破土时“掏”来的,我们称其为“黄泥头拱”,以其黄颖沾泥且将“拱”出地面呀,其味之鲜美稍逊于“团笋”;而仲晚春雨后破土而出开始疯长的,我们才称其为“毛笋”,其味之鲜美又略逊于“黄泥头拱”。

在被允许“掏”毛笋的年份,我曾跟随我的儿时伙伴“红米大王”与“德岩头”“掏”过多次。“掏”“团笋”是最难的,因为“团笋”深藏于地下。“德岩头”很有经验,他能根据毛竹的竹龄与长势,来判断哪处地下可能长有“团笋”,所以他似乎不必花多少力气,就能“掏”出不少“团笋”来。“红米大王”则力气大且又“勤奋”,往往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在地上“掏”啊“掏”的,最后也能“掏”出不少“团笋”来。而我呢,既无经验,又很懒惰,在竹林里东转西转,这里“掏”一两下,那里“掏”一两下,最后往往没什么收获。

“掏”“团笋”不容易,“掏”“毛笋”该很容易了吧,因为“毛笋”是已经冒出了地面的春笋,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呀!但是,因为那时天天都有人上山掏笋,每片竹园都是被人“掏”过又“掏”的,要寻找到一株被人疏漏的毛笋,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而我,虽然那时还没患近视,但却属于眼大无光者流,因此每次去掏“毛笋”,都不会有丰硕的收获。某年仲春的一天,十四五岁的我,又一次与伙伴们一起去属于邻村的小年竹山里掏笋。结果他人均有所获,只有我,空手而归。

那天午后,我回到家里时,正生病躺在床上的母亲叫我上楼,并向我吩咐道:“给我煮碗笋汤来。”……

几十年过去了,母亲的这句话却还经常会在我的耳边响起,它一直让我深感愧疚。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