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一首小诗的三种解读  

2011-04-12 16:2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见,或者不见我 / 我就在那里 /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 情就在那里 /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 爱就在那里 /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 或者 /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 寂静 欢喜

这首小诗近年来很受读者关注和喜欢:推荐到《读者》上;朗诵于电影中;配乐成电视剧的片尾歌;甚至还出现在模拟高考的语文试卷中。

那么,这首小诗为什么会被人们如此关注与喜欢呢?我想,这可能与它可作多种解读有关。

首先,是作禅诗来读。它本来就是一首禅诗。它的作者是一位很年轻又很虔诚的女性佛教徒,真名为谈笑靖,网名为扎西拉姆·多多。她写的这首小诗的原题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而“班扎古鲁白玛”为梵文音译,意为莲花生大师——藏传佛教中最令人尊重的祖师之一。扎西拉姆·多多在谈及此诗的创作时说:“这首诗的灵感其实是来自于莲花生大师非常著名的一句话:‘我从未离弃信仰我的人,或甚至不信我的人,虽然他们看不见我,我的孩子们,将会永远永远受到我慈悲心的护卫。’我想要通过这首诗表达大师对弟子不离不弃的关爱,跟爱情、风月没有什么关系。”因此,当这首小诗最初以“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为题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大多数读者应该是将它作一首禅诗来读的。那么,作为一首禅诗来读,我们能从中读出点什么来呢?我想,我们也许都能读出这样的感悟:“我”——莲花生大师,虽然已经超脱世俗悲喜却始终怀着一颗大慈悲的心,虽然一直以佛祖的画像或塑像的形象沉默着,却始终在关注着“你”——所有信佛或不信佛的芸芸众生;无论“你”是否看得到“我”,“我”都一直就在“你”身边,无论你是否信“我”信佛,“我”都会以“我”特有的“情”与“爱”来庇护“你”;当然,最好是“你”能信“我”信佛,那“你”就会在永恒的“默然”“寂静”中,获得灵魂从世俗烦恼中解脱出来后的一种大“欢喜”。

其次,是作挽诗来读。最早将此诗读成挽诗的,是天才的读者。而这天才的读者,可能就是电影《非诚勿扰2》的编剧和导演吧。在《非诚勿扰2》中,李香山在患绝症准备自杀前,邀请亲朋好友为他举行一个“人生告别会”,正是在这么一个极富创新意味的特殊“告别会”上,李香山的女儿川川就是用童音朗诵这首小诗,来向他的父亲“告别”的。那么它作为挽诗,是怎样解读的呢?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你”——“我”的父亲,“我”的亲人,不管“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是否还能见到“我”,“我”都会在这一个世界里坚强地活下去,不会因此而欢笑或哭泣;不管“你”在地下是否还能有知,是否还能念“我”思“我”,“我”都能始终保留着“你”给予过“我”的亲“情”和关“爱”;虽然“你”“我”从此生死离别,从此阴阳两隔,但于一片“默然”与“寂静”的冥冥之中,“你”“我”手相牵,心相通,亲情永在,“欢喜”无限。

再次,是作情诗来读。将它读作情诗,应该是现在大多数读者的读法。但最早将它读作情诗的人,应该是那个将此诗的题目由“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改为“见与不见”并臆断此诗的作者为仓央嘉措的那个人。改题目为“见与不见”,“班扎古鲁白玛”这一佛家的标志消失了;改作者为情僧仓央嘉措,诗的男女情爱之味就骤然浓郁了起来。因此,当一见这一标题与作者,一些多情读者的心,可能就会为这位比他们更多情的喇嘛酸痛起来,并带着一颗酸痛的心这样解读下去:

“你见,或者不见我 / 我就在那里 / 不悲不喜”——“我”只能按规定一直待在这寺院里,“你”——我最深爱的人,能来见“我”,“我”是多么地欢乐呀!不能来见“我”,“我”又会有多么地悲伤呀!但无论欢乐和悲伤,“我”都得强行压抑着,努力装出“不悲不喜”的样子来,因为“我”是喇嘛。

“你念,或者不念我 / 情就在那里 / 不来不去 / 你爱,或者不爱我 / 爱就在那里 / 不增不减”——无论“你”是否还想着“我”,是否还“爱”着“我”,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情”和“爱”。“我”对“你”的“情”有多浓?“我”对“你”的“爱”有多深?浓到无法“减”了!深到无法“增”了!——只有天上的月亮知道“我”的心!这真让“我”感到痛苦不已呀!——“你”爱“我”,“我”不能接受;“我”爱“你”,“我”却不能对“你”表白,因为“我”是喇嘛。

“你跟,或者不跟我 /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 不舍不弃”——“你”要“跟我”进佛门吗?不管“你”是否愿意“跟我”进佛门,“我”与“你”都只能于精神上相恋,而只要精神上能相恋到“不舍不弃”的程度,心灵相拥的感受也能转化为肌肤相亲的感受:“我”的手似乎一直被“你”紧紧握着呢。

“来我的怀里 / 或者 /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 默然 相爱 / 寂静 欢喜”——让“我”将“你”装进“我”的内心深处吧,或者是“你”将“我”装进“你”的心底,这样,我们就能永远默默地“相爱”并默默地一起“欢喜”了。

以上这种读法,当然只是那些知道仓央嘉措为情僧,并深切同情他的情感遭遇者们的可能读法。但在将这首诗作情诗来读的人中,这样的读者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因为绝大多数读者应该是不管诗的作者是仓央嘉措,还是扎西拉姆·多多,都只会从诗中读出他们自己所曾体验过或正体验着的“情”与“爱”,也就是说,只会从这首诗里读出他们自己。至于他们会读出一种怎么样的感悟,则是我所无法窥测的,因为能为这样一首情诗所深深感动并产生强烈共鸣的读者,他所体验过或正体验着的爱情,应该是一种极秘密的难以公开表达的默默而深情的爱。

这首小诗还有第四第五第N种解读吗?有的。那是怎样的解读呢?——我亲爱的网友,你自己去补充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