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老家  

2011-03-15 19:1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北群峦对峙,中间自东向西,流淌着一道清溪,溪之阳,有古村焉:白墙青瓦,鳞次栉比,阴晴雨雾,鸡鸣狗吠,亭午晨昏,炊烟缭绕,聚居着五百多户人家。由村西沿村街向东行约五百公尺之左,或由村东沿村街向西行约两百公尺之右,有一座石桥,南北向横跨一条小溪。过石桥,登上两组共二十二级石阶,向北履鹅卵石铺就的小巷道行百许公尺,登两级石阶,转弯向东行二十公尺左右,再登八级石阶,又转弯向北行十来公尺,就到了我老家所在的台门口。

所谓台门,与四合院式的建筑类似,只是四合院大多是只建一层的平房,台门却都是两层的楼房;四合院四面都建房子,而台门的南面一般却只建围墙和大门不建房。台门的北面中间是开放共用的堂屋,堂屋东西两边的房子分别称上大房和下大房,是一个台门里位置最好的房子;大房两侧是角房,嵌于台门的转角处,居室呈三角形,口小尾大,连接大房和边房;边房分列台门的东西两侧,一般各建三间。每间房子朝向天井的一面,都有两层屋檐,上面一层屋檐是典型的屋檐,只伸出房子的板壁或砖壁少许,而下一层则全在房子的板壁或砖壁之外,上承上屋檐里滴下的雨水,下遮连通台门里各个房间之间一般宽约两公尺的通道。台门中间的天井俗称道地,一般比屋基低三十公分左右,大多铺有鹅卵石。

我的老家台门的地基比南面的一个台门高出三公尺多,并与它相隔则仅一宽约五十公分的水沟,因此我老家台门的南面不用筑围墙,大门朝东而开,设在东边房之南端,进出台门的通道,是东边房板壁外的一条长约六公尺的走廊。

我的老家台门建造于何时?不知道,不过,我年少的时候,曾听大人们说,它已经超过两百岁了!各家住房都已经过多次修建,只有堂屋没人修,搁梁楼板均已腐朽。我二十来岁的时候,我家为防其倒塌,曾筹资翻修过一通。

当年,台门里共居有七户人家。西边房南侧两家,由一对姜姓同胞兄弟各居一间。大的叫大癞头,小的叫小癞头。小癞头是真癞,大癞头不癞。大癞头这一称呼,是由真癞的小癞头自然“引申”而得的。兄弟俩是在他们母亲去世后才分家的。他俩的母亲非常慈祥和蔼,但有一天下午,却突然被发现吊死在她自家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了。后来兄弟俩都各自娶妻,并都各生了一个儿子。余下的一间西边房和东边房北端的一间,住的也是姜姓人家,户主与大小癞头是堂兄弟,他因此也与“癞”有了关系,一直被称为癞子。癞子很健壮,是干农活的好手。他有两个女儿,三个儿子。西角房住的是我父亲的堂叔,他的名字与《祝福》中女主人公的第一任丈夫的名字同音,不过人们在称呼他时,总要加上“狗”这一“后缀”。他妻子据说曾生过十八个孩子,可最后养大的只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东角房似乎在我懂事前就已经坍塌,只剩有一片空地基。东边房余下两间属于一俞姓人家,户主是漆匠,人们在称呼他时,也总要后缀一个“老货”。“老货”的妻子也是一个性情很温和的人,她生有一儿一女,她儿子非常聪明,可惜患有先天风湿性心脏病,走路一瘸一拐,许多人便残酷地直呼其为“撇脚佬”。上大房住的是我母亲的舅母一家。我母亲的舅母,按习惯,我是该称其为舅婆的,但我舅公是我父亲的族叔,我就按我父亲的宗族关系来称呼,称她为小婆。小婆正直善良,可命运多舛,我舅公去世时,她那与我同龄的小儿子小Y还只有两三岁。在那个极为艰难的时代里,我们今天已很难想象她是怎样凭自己的一双手,将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拉扯大的。小婆是为我接生的人,且我一直敬佩其为人品格,我年幼时曾发誓说:到我结婚那天,我一定要让小婆吃两块肉,每块一斤!——在那时的我的意识里,肉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可遗憾的是,小婆并没等到我结婚,就去世了!下大房就是我的老家了。它楼上楼下加起来也不过二十来个平方,但我们一家六口人却只能挤在其中。这可是真正的蜗居呀!

聚居在我们这个台门里的人,大多数时间都能友好相处:吃饭时,可以端着饭碗,去各家餐桌上夹几筷自己喜欢的菜肴;冬阳下,可以脱下衬衣,聚在堂屋前一起曝背聊天捉虱子;谁有急事,都会争着尽心尽力地给予帮助;来了客人,不用招呼,有空余床铺的人家就会主动作好准备……当然,也有相互不友好甚至相互怒骂相互打架的时候:怒骂时会骂到祖宗十八代,但都习惯性健忘,过几天就又和好如初;打架时会操起扁担锄头柴刀来,但最终都不会真正下手,在众人的推拉劝阻下,虚晃几招便罢手,因打架而受伤流血的事绝少发生。

……

老家现在怎样了?

虽然我早已知道老家台门早已破败不堪,虽然我也早已知道台门里的住户已仅剩两三位老人,但今年春节去看它时,我还是面对惨不忍睹的景象,大吃了一斤沧桑感:上大房倒塌了,堂屋倒塌了,西角房倒塌了,孤零零颤立着的老家,四无依傍,早已摇摇欲坠了!

我站在散落着满地瓦砾的堂屋遗址上,朝南面看去,已经看不到前面与我们紧邻台门的屋瓦,因经祝融光顾后,它已成一片废墟,只有远方的笔架山,还岿然依旧;耳边已经没有当年听惯了的孩啼鸡鸣,只有台门东边那条从后山顶上奔下来的小溪流水,还潺潺依旧。

这就是我的老家,我呱呱坠地的地方,我童年时玩耍的地方,我少年时做梦的地方,我曾蜗居过二十多年的地方!

老家 - laodong1015 -    雪溪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