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份中学生刊物的阅读点滴(续三)  

2010-12-07 09:4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月份这个“考试季”里对考试予以“特别关注”,这是很合时宜的。让中学生比较自由充分地“晒”出他们的考试哀乐,“晒”出他们的考试设计,“秀”出他们的复习方法,这会使中学生读者深切地感受到:这片“天地”是名副其实的“中学生天地”。

在“资讯”栏里开设“读者来信”这样的小栏目,很好。但希望在以后的“读者来信”中有批评的声音。——《读者》虽然办得不错,但它每期刊载的只为《读者》唱赞歌的“读者来信”,实在让人感冒。

张牧笛的“校园传记”,文笔虽然不错,但内容单薄,思想肤浅,长期乃至跨年度地连载这样的“校园传记”,似乎不是很适宜。

——2010年第1期

推荐谁上北大呢?本期的“特别关注”就这一曾经很有热度的问题展开了讨论。在让几位中学生在“畅想”中提出了他们的推荐人选与推荐理由之后,又列出了几位名校校长所推荐的实际人选与推荐理由,两者一PK,PK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教育问题:一些所谓的名校校长的识见怎么还远不及我们现在的一些中学生呢?——刚起跑腿就“骨折了”,还坚持跑完全程,这样的事例,竟也被一位名校校长写进了他的“推荐理由”,可见这校长的教育观念是多么迂腐落后!因此,我认为本期的“特别关注”“关注”得很有意义,而其意义就在于它揭示了这么一点:中国并不缺乏可培养的优秀青年人才,缺乏的只是能够培养优秀青年人才的优秀教育工作者。

在上一期和这一期的“酷玩”中所开设的“新词”这一小栏目很好。这样的小栏目,可以让中学生花很少的时间就能掌握不少很时髦的“新词”。——但这些“新词”的编选者为什么不署名呢?因为是编辑集体编选而难于署名吗?

在上一期和这一期所开设的“你知道吗”这一小栏目也很好。它以选择题的形式来介绍各方面的知识,可以让中学生在饶有兴趣的思考与选择中丰富他们的“百科知识”。——但最好能署上拟题者或编选者的大名。

——2010年第2期

“特别关注”——《3月,赴一场青春的约会》,“关注”得及时而有意义。因为它既为第二届“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评选活动的“启幕”作了很好的宣传,又为喜欢写作并将参与该项评选活动的中学生提供了具有很多借鉴意义的成功范例。

《学习爱,是我旅行的意义》一文,以“孙东纯的间隔年”这样一个具体而生动的实例,不仅诠释了一个新的概念并介绍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而且还能给中学生读者这样一个有益的启示——该怎样在日常生活中书写“爱”这个字。

《有关学习的三则寓言》中的“寓言解读”颇为精彩,因为它简明而又较为深刻地阐释了关于学习的三个重要问题。多将这样的“网络智慧”提供给中学生,是大有利于增长中学生的“智慧”的。

——2010年第3期

如果人世间真有所谓纯洁的爱情,那么这爱情大多该产生于中学生这一年龄阶段吧。但是现在中学生的爱情,却备受家长与教师粗暴的打压,因此,许多想恋爱和正恋爱着的中学生的内心,是很压抑的,是很矛盾的,是很迷茫的。本期的“特别关注”——《四月,我们谈恋爱》,直面高中生的恋爱问题,并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让高中生、“后高中生”、开明的教师与家长,聚在一起开诚布公地“谈恋爱”。这样的聚“谈”,一定会使许许多多想恋爱和正恋爱着的高中生读者受益匪浅的。

《超搞笑的QQ签名》确实很搞笑,尽管这样的搞笑很“无厘头”,但却会有让学业负担十分沉重的中学生读者获得轻松一刻的功效,因此,适当地向高中生提供一些这样的搞笑文字,应该是有益于他们身心健康的。

本期“目录”中“酷玩”部分的分类排列似乎有问题。将《超搞笑的QQ签名》列入“笑话”类,似乎也可以,但将《数字与新词》列入“笑话”类,这恐怕很不妥吧。同样,《你知道吗》也不应该列入“语录”类。

——2010年第4期

本期的“特别关注”竟然没去“关注”上海的世博会,这有点出乎意料,但编辑所选择的“关注”点,却又确实比上海世博会更值得“关注”。尽管“母亲节”这一个节日是“进口”的,但趁这个节日来临之际,让母亲们与她们的子女们敞开心扉相互沟通交流一番,这无疑比让中学生增长一些有关世博会的知识来得更有意义。

对警察的形象,现在的中学生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但对警察成为警察的过程以及从事警察这一职业所必需的那种特别的心理承受力,却可能是很不了解的。因此,让一位普通警察向中学生讲他自己平凡而真实的故事,应该会使中学生对警察这一职业形成一种比较全面的认识。

《冥想者》应该说是一篇写得很不错的文章,但这样的文章,大多数中学生读起来可能会觉得很累。

——2010年第5期

本期的“特别关注”——《18岁,钱途远大》,提请年届18岁的高中生应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独立理财的能力,这个“关注”点应该说是选得很有意义的,但选择美国中小学生的理财方法来做范例,却似乎有点问题。因为中国大陆与美国的社会环境的差别实在太大了:在美国,中小学生可以打工一天甚至一小时就能赚到一定的钱,可在中国大陆能吗?利用寒暑假去打工赚钱,可以吗?应该是可以的吧,但现在中国大陆的高中生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寒暑假呢?没有!——几乎都被关在校园里补课呢!

《职高生,怎么了?》一文,给了一批“站在十字路口的职高生”一个很好的回答。职高生受某种歧视,这是无庸讳言的社会现实,但这不应该成为职高生自己看不起自己的理由,只要有自信,只要去努力,职高生完全也能以自己的成功,赢得社会的尊重。——在这个职高生备受冷落的年代里,我们的编辑却能如此关注他们的“烦恼”,这很难得。

丁磊的演讲录《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也应该归入“甲级稿”之列,因为这篇演讲录能给予中学生很多有益的启示。

——2010年第6期

《2010夏令营总动员》,除了为有条件参加各类“夏令营”的中学生提供很有价值的参考意见外,还为许多因受条件限制而不能参加通常所谓的“夏令营”的中学生考虑,建议并指导他们去“DIY”,让他们感觉到自己也并没有被晾在一边而受冷落,这充分表明了我们编辑的关爱目光是投向全体中学生的。

 “一种不可理言喻的愉悦附于我的周身”中的“不可理言喻”是“不可理喻”与“不可言喻”的合说吗?但联系文意看,此无“不可理喻”之理,此“理”似应为衍文吧。

特设“盛夏光影厅”栏目向广大中学生推荐优秀影片,这一策划很不错。但所推荐的影片怎么都是欧美日的呢?为什么不推荐一两部国产片呢?——许多国产片确实很烂,但要找一两部尚值一看的,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2010年第7-8期

“特别关注”这一栏目从开设至今,几乎每期都可以用“精彩”一词来形容。但这样一个栏目,尽管一直都是精彩的,我还是建议从明年起将它改换。因为这栏目已开设多年,可供“特别关注”的点已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选,如果要继续“关注”下去,其“特别性”也许会丧失殆尽的。

《绽放在红鼻子上的奇迹》一文,写得非常真切而有情趣,如果能多发这样的好文章,我相信中学生读者对我们的这份刊物一定会愈加爱不释手的。

《一个陌生女孩的来信》中开头的称呼(“亲爱的编辑”),应该从该行左面顶格写起,现在于该行左面空了两格写起,似乎不符合书信的一般书写规范。

——2010年第9期

大多数高中生不重视语文课,仅一成左右高中生喜欢语文课,本期“特别关注”中公布的关于“今日语文课”的这些调查结果,尽管让我们这些高中语文教师感到十分难堪,但却又是与我们的日常感受非常吻合的。“我们的语文课辜负了美丽的中文”,学生的这一说法,尽管说的是事实,但肯定会让一直在殚精竭力地为提高学生的高考语文成绩而辛苦着的广大语文教师感到心酸!——谁能体谅语文教师将语文课上成现在这个模样的苦衷?还有,在关于与语文课密切相关的话题的讨论中,有学生的声音,有研究生的声音,有作家的声音,怎么独独缺少了高中语文教师的声音呢?——这也许可以说是本期“特别关注”精彩中的遗憾吧。

《象城无象》一文,从结构上看,是有点问题的,但叙事真切,文笔细腻,仍不失为一篇难得的好文章。中学生这样的写作,应该得到鼓励。而《失而复得的马大哈》一文,尽管作者的文笔不错,但写得太过夸张,以至于在似“漫”而又非“漫”中失真。这样的写作,似不宜在中学生中提倡。

贵刊对一些专栏作家都附有“作者简介”,是否可以对那些在贵刊中偶尔发表文章的一般中学生作者也附一则“作者简介”呢?

——2010年第10期

“特别关注”中的“小编建言”及相关点评,简洁生动,并能启人思考,很精彩。

这一期的《细之的江南梦》与上一期的《象城无象》,写的都是中学生自己家中长辈的平凡身世,且都写得很不错。这样的文章,会引导中学生读者更多地去关注自己的父祖辈的生平经历及其精神世界,这既能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他们与自己的长辈之间由所谓的“代沟”所产生的矛盾,又能引发他们对人生去作深层次的思考。适当刊发一些这种内容的文章,是很有意义的。

《植物大战僵尸》一文,就文章而言,是写得不错的,但这文章的题目,似有弄巧成“怪”之嫌。因为它给予读者的是一种不那么舒服的“怪异”之感,而非新颖别致之趣。至于小标题中的“僵尸”,其所含的隐喻之义,则似乎更“怪异”得难以让一般读者接受。因此,对这种“标新立异”得不符合我们传统审美情趣的标题,编辑最好在刊发前能作一些适当的修改。

——2010年第11期

正处于“纯正年代”里的中学生说他们自己“老”了,这也许只能说是他们在偶尔模糊地意识到自己已长大了时的一种自我调侃,而绝不是出于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种人生感慨。对此,我们当然可予以适当的“关注”,但予以“特别”的“关注”,似乎并不是很必要。

《选择适合你的吧》一文,不仅为一位“不”字说不出口的中学生指明了一条如何走出他的内心困境之路,也为其他许多受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所困扰的中学生,提供了一种能有效消除他们内心纠结的具体方法。如果中学生经常能读到这样的文章,那一定会很有益于他们的心理健康的。

——2010年第12期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