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特级”之路  

2010-01-30 15:2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获悉,四年一度的“特级”评选又开始了,于是我不禁回望起了自己的走向“特级”之路。这条路的起点应该是我开始正式入行之日,从那起点到“特级”,其间绵延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而能将这条路拉伸得如此漫长,则似乎得归因于我的素无大志。

尽管当我入行之初,远方就有人戴着“特级”之冠在闪耀了,但他们离我太远了,远在我的视线之外,在我眼前闪耀的,只是自己单位里制作的几顶“先进”帽子。不过这些“先进”帽子,我只当是专为某些同事所制作的,觉得与我毫不相干。因此,一年又一年,我只是笑嘻嘻地欣赏别人一次又一次地戴上“先进”帽子时那笑嘻嘻的神情。

我这样“笑嘻嘻”了N年后的某一个晚上,组长张师傅邀我陪他喝酒。酒至半酣,我就不禁开始品评起组里的几个同事来,张师傅便“警告”我说:“以后组里推荐先进时,你不要抢先提出人选来。”——每次组里推荐单位先进时,同事们一般都会保持长时间的沉默,为了让推选会议早点结束,我会首先打破沉默,提名谁谁,当即将单位分给我们组的有限的先进推荐名额用完,而别人当然也不好意思当着被我提名者的面否定我的提名,结果组里的先进人选便往往由我“说了算”!——看来,张师傅对我的抢先提名这一表现,一直非常“恼火”呢!张师傅当然是我所尊敬的,可我却对他的“警告”,用“牢骚”顶撞起来:“谁先进还不是一样?反正又没我的份!”张师傅似乎想不到我对“先进”居然也有“非分之想”,便有点无奈地安慰我说:“只要你以后能保持沉默,总会轮到你的,你要耐心地等待呀!”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本来一直自以为对“先进”无“非分之想”的我,却从自己一句冲口而出的“牢骚”话中,竟发现了被自己压抑在心底的那种因长期与“先进”无缘而产生的失落感。这种“失落感”一经被“发现”,自然就会在心中逐渐弥漫开来,最后衍化为一种愤愤不平:同样在认真地工作,别人能“先进”,我就“先进”不得?但“先进”毕竟还是要别人给你评的,于是我就只好遵张师傅之嘱,按住“不平”“耐心地等待”起来。

然而在我的“等待”过程中,却意外地先得了一个市级“先进”!——市里开展首届行业“新秀”评比,单位推我去参赛,结果我与另一位外单位的同行,在一场“现场专业表演”中,PK掉了县里的其他同类选手,顺利地戴上了市级“新秀”的帽子。

因为是PK出来的首届“新秀”,市里似乎很重视,专门召开大会给我们颁奖;县里则似乎更重视,为我们拍照片,做宣传,不大不小地热闹了一阵;单位也似乎对我“另眼相看”了,于当年首次将我列入了“先进”名单。

赚了这两个“先进”,本来我可以趁此机会,让单位领导看我看得顺眼些的,但很不幸的是,紧接着,我就为一件“公事”,与单位的行政一把手Q先生爆发了一场激烈的冲突。冲突爆发后,我等着被调出单位去乡下,因为当时如果他要“踢”我出去,可谓易如反掌。但他却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并没有利用他手中的权力报复我,而且不久后他也就高升了。

一年多以后,我们行业内破天荒地开始评职称了,由于僧多粥少,分给单位的几个有限的高级职称名额,一度曾让不少资深同事在相互争夺中很受伤。单位时任行政一把手徐师傅,虽然从学历与资历看,他是当然的高级人选,但为了使高级的争夺不再白热化,便高风亮节地让出了本该属于他自己的名额。中级的名额相对更少,与我一样符合条件的年轻人有九个,但给我们的名额却只有两个。我自知无份,并没有参与“争抢”活动,但最后评审的结果,我却成了两个幸运者之一。这本是应该让我欣喜的事,但我却很难欣喜起来,因为与我条件都符合的其他几位同事尤其是我的好朋友WG君没能评上,看着他们因此而忧伤而不平的神情,我又怎能欣喜得起来呢?幸好不久后县里又给我们单位增加了名额,WG君及其他几位该上的都上了。

上了中级职称后,我就再也不以所谓的单位“先进”为念了,但N年后,一个县级“先进”的帽子,却又在同事的相互推让中落到了我的头上。

不过,获得了这个县级“先进”后,我的职业生涯马上就跌入了一个长达N年的“自我堕落”期。其时,高风亮节的徐师傅辞职,新任行政一把手M君上岗。M君本来与我关系很不错,还曾给过我许多帮助,但他上任后的许多“改革”措施,却引起了我这个“保守分子”的反感,因而招致了我的许多“非议”。我的“非议”自然有人添油加醋地“反馈”给他,他也因此对我非常不满,认为我“忘恩负义”,实在太可恶了!双方因此怨恨累积,最终在一次大会上,因一件亦公亦私的小事而爆发成一场异常激烈的冲突。冲突过后,我也作过深刻的反思,觉得自己当时实在也是太过分了:他明明是为高升而来我单位过渡一下的,我怎么就不为他的仕途考虑而忍耐一下自己呢?看来我真的是一个可恶之人啊!幸好,最后他在我单位顺利过渡,马上就高升了。

接替M君的是单位原来的二把手G君。在他还在任二把手的时候,有一天,我竟头脑发热,为一件小事而愤怒地指责了他,还对他说了一句会使他恨我一辈子的“真话”。可他却是个修养极好的人,非常平静地“化解”了我当时的愤怒。不过,他成了单位党政一把手后,我的工作总是超量,考核年年B等,该享有的优惠被剥夺,甚至连我一直引以为豪的“服务对象”对我的满意率,也成了零。——我曾很不理智地去责问我的“服务对象”,可接受调查的好几个“服务对象”却说他们给我的明明是“满意”的呀。于是我去查原始反馈材料,但被相关人员告知那些材料已被销毁。于是我就责问:明明有人对我投以“满意”的,怎么没在结果统计表中反映出来?答曰:太少了,就忽略不计了!对这样的答复,我只能无语了,同时感到十分的悲哀:别人即使只有一两个人“满意”,怎么也都能在统计表中反映出来,而我的怎么就该被“忽略”了呢?

我在“悲哀”中又开始反思起自己的言行来:我的境遇未必与G君有关,但却绝对与我自己的言行有关——为什么我总是要如此“自觉”地把自己置于领导的对立面呢?我为什么总是要与领导过不去呢?为什么我可以容忍同事的种种缺点,却总是看不得领导的缺点呢?再说,我不过是任人宰割的一介P民而已,与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对着干,不遭“痛扁”已属万幸,还能指望有什么好结果呢?

这样的反思对我的人生无疑是非常有益的,因为这使我逐渐部分地改变了处世的态度,觉得当领导的,其实像我的普通同事们一样,也都是可亲可敬的人。于是,我开始从“自我堕落”中艰难地爬了出来,顺便又为自己赚了一个市级“先进”。G君高升后,继任者H君在我的眼中,已是优点多多。从此我的心气平和了,工作顺畅了,还发表了几篇有点象样的论文。我的工作不仅获得了H君的肯定,甚至连时任县局党政一把手X先生,在观看了我的一次“现场专业表演”后,竟也多次在不同的场合高度赞扬我。因此,在短短的N年间,我不仅又一次获得了一个很有“含金量”的县级“先进”,还很意外地接连获得两个让许多领导和同事都妒羡不已的省级“先进”,而职称则在上了高级后不久,又上了我们这一行业中为数极少的正高级。

这样的“顺境”,使我的目光开始“远大”起来,“特级”也就逐渐进入了我的视线之内。但是,遥望那“特级”周围蜂拥着那么多“身强力壮”的争抢者,我欲趋而争之的信念便开始动摇起来,并在犹豫中错过了一次很好的“争抢”机会。

然而,一次机会错过,还会有新的机会来临。当机会又一次向我招手时,我便毫不迟疑地奔向前去,挤进了“争抢”“特级”者的行列。

这“争抢”的过程历时一年,其间“争抢”得“火药味”最浓的,是市里和省里先后组织的两轮“现场专业表演”PK。这两轮PK下来,淘汰了约80%“争抢者”,而我则非常幸运,“存活”于最后的“公示名单”中。

“公示”时间特长,为时一个月!但我却是不怕“公示”时间之长的,因为,首先,在整个“争抢”过程中,我没有以任何形式去“拜托”过任何有影响力的人物;其次,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尽管有过N年的“自我堕落”期,但却从没有干过任何与“特级”条件不相符的“坏事”。然而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竟也有人“举报”我了!幸亏举报者在写举报信时显得过分“弱智”,所“举报”的竟是一件我绝无可能干的“坏事”!——如果举报者能稍微“聪明”一点,“举报”我一件“查无实据,事出有因”的“坏事”,那么,最终获批的“特级”名单里,也许就不会再出现我的名字了。

在我们行业里,正高,是最高职称,“特级”,是最高荣誉。如此普通而平凡的我,竟“超越”了许许多多非常优秀的同事和领导而享有这么两个“最高”,这让我颇感惭愧,但一想到有些与我差不多甚至还不及我的人,也同样享有这两个“最高”,便又会心安理得起来。

留在这一路上的脚印实在太凌乱了,本想找几个会“闪光”的出来呈现给各位的,结果却怎么也找不到——也许是因为我已老眼昏花,也许是因为这一路上根本就不曾留下过我会“闪光”的脚印。哈!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