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6-05 10:4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务农,于春秋季节上山干活,我有三怕。

第一是怕“百脚粘”。“百脚粘”即“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是一种节肢动物,又叫千足虫和马陆,体呈圆筒形,一般有成人的一到两个手指那么长,腹部密密麻麻地挤满了细足。它往往隐匿于灌木丛下的腐叶中,砍柴时几刀下去,灌木丛倒下了,蛰伏在木茬旁就“百脚粘”就蜷曲成一团,滚到我的脚边。虽然我知道它不会蜇人,但一看见它,我心里就直发毛,似乎我的心上就有一只“百脚粘”在蠕动,而它那无数细密而肮脏的脚则正在轻轻踩踏着我的心脏。

第二是怕“毛蝴辣”。“毛蝴辣”据说是蝴蝶的前身,美丽的蝴蝶我当然也是喜欢观赏的,但这“毛蝴辣”却实在令我厌恶和恐惧。“毛蝴辣”有两种:一种是圆筒形的,差不多有成人的中指那么长,色彩斑斓,全身长满了细密的长毛,我们称之为“毛辣虫”;另一种是扁平而椭圆的,全身碧绿,背上缀有几根细针样的尖刺,我们称之为“洋辣”。它们总是匍匐在草木的嫩叶上噬啮着,我在砍柴割草时,如果不经意间触碰——这种触碰是无法避免的——到它们,“毛辣虫”就会将它那身上的细毛密集地扎在我身上,而“洋辣”则会将有毒的汁液通过它的那些细针灌进我身上与之触碰的皮肤里。被“毛辣虫”所扎,一般并不会感到疼痛,但一看见那扎在身上的密密麻麻的细毛,我心里便会发麻;被“洋辣”所刺后,被刺处即刻就会红肿起来,又痒又痛,很是难熬。

第三是怕蛇——我的最怕。

我在农村生活劳动的那些年里,蛇还远未列入普通人的食谱,不少人甚至还对蛇怀有敬畏之心。他们认为蛇是有灵性的动物,有的蛇会经千年修炼而成蛟龙,每当山洪暴发之际,他们就说这是“出洪”了,肯定是有蛇修炼成功后借洪水而去江海了。因此,什么蕲蛇、蝮蛇、银环蛇、秤花蛇、乌枭蛇、王南蛇等各种各样有毒或无毒的蛇,只要它们没咬人,人们一般都任它们在山上田间自由生长繁衍,甚至还允许它们在农家院落里自由出没,很少有人会去捕捉或伤害它们。对蛇而言,这样的生存环境应该说是非常不错的了,因而在当年的山间田野里,蛇的数量非常之多,春夏季节,我去干农活,几乎每天都会与蛇“邂逅”。

但是我却是个见不得蛇的人,对蛇“怕”得非常厉害。我的这种“怕”,不只是单纯的恐惧心理,而是夹杂着几分恐惧的极度厌恶感。我对蛇的这种“怕”,也许是我与生俱来的一种心理疾病或心理障碍,因为我从幼小时起就是这样:一看见蛇盘曲着或游走着的样子及其身上或鲜艳或灰暗的花纹,就会起鸡皮疙瘩——不是起在皮肤上,而是起在心中。因此,每当我在野外忽然发现有一条蛇盘曲在眼前时,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就会在我的内心悚然而生,并会在原地怔愣好半晌,才会抬脚慢慢地后退,直至远离那条蛇。

因为如此“怕”蛇,所以我一向都是对蛇取厌而远之畏而避之的态度,但尽管如此,我最终还是被一条毒蛇咬了。

1980年夏,正回老家享受大学阶段第三个暑假的我,为了帮助家里挣点工分——那时还是集体化时代,我父母弟妹的生计全靠在生产队里挣工分维持的——来,我就主动到生产队里参加“双抢”——抢收抢种。8月1日一早,我照常按生产队长的安排随农友们去割早稻,割到9点左右的时候,突然感觉右脚的脚底心上似乎被什么刺戳了一下,我本能地抬脚一看,发现脚底下盘曲着的竟是一条蝮蛇!——我踩着了蝮蛇,我是被毒蛇咬了呀!农友们一获悉我被蛇咬了后,当即围了过来,他们一面迅速地“处死”了那条蝮蛇,一面就组织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轮流将我背到了公社卫生院。卫生院里的老医生也丝毫不敢拖延,拿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在我被蛇咬过的脚底心上,十字型地深深划了两刀,放掉了满满一盆已混有蛇毒的鲜血,然后涂上一些蛇药,包扎好伤口,再给了我几瓶季德胜蛇药——当时我们那里最好的蛇药,才让我被人背回家里。

然而,尽管在卫生院里已经放掉了许多血,却仍有不少蛇的毒液混进了我的血液,因此,不到当天傍晚,我的右腿就一直肿到了腿根,并且肿得非常厉害,再也无法弯曲膝盖,稍一动,就会引起一阵剧痛。母亲听别人说,被蛇咬了的人,要睡在地面上才会好得快些,于是她就在家里的地面上铺了一张草席,让我直着右腿日夜躺在那草席上。——半个月后,肿痛才稍有缓解;一个月后,才可以瘸着腿下地行走;两个月之后,右腿才完全复原。

俗语说:一朝被蛇药,十年怕井绳。这意味着有许多人是因为被蛇咬了后才开始怕蛇的。但就我而言,却并非如此。因为遭蛇咬之前,我就对蛇怕得很厉害,所以并非是在被咬了之后才开始怕蛇的。而被咬以后,对蛇的怕意反倒缓解了一些。因为每当回想起那被蛇咬时的情景,心中便会对那条被“处死”的蝮蛇产生几分同情——它出于自卫的本能咬了我一口,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我对蛇的“怕”,本来就是厌恶多于恐惧,有几分同情,就会抵消几分厌恶,所以我对蛇的“怕”自然也就会有所缓解。

然而尽管我对蛇的“怕”意已经有所缓解,但这“怕”毕竟还是很厉害的。听说有人将蛇作宠物豢养,我对此“怕”得简直不敢想像;看见蛇肉作为美味被端上餐桌,我会“怕”得甚至连餐桌上的其它美味都不敢下箸。

最后,我必须声明一下:如此“怕”蛇的我,却不“怕”由蛇而化成的美女。——传说中由一条白蛇所化而成的美女白素贞,我不仅不“怕”,反倒还很喜欢,正如我虽然怕“毛蝴辣”,却喜欢由“毛蝴辣”化成的蝴蝶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