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一曲春天的残歌  

2009-04-20 18:2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久了,我站起来,让目光透过北窗向外望去。

下了一天一夜的雨早已停了,天上也不见一丝云彩。在明媚的阳光下,回廊上的紫藤萝花已凋谢了,只有密密层层的叶子,像绿色的瀑布般悬挂着;广场边的几丛红杜鹃花却正怒放着,像一团团燃烧着的烈火;花坛里还有种种我叫不出名字来的草木之花也正盛开着,但它们又各像什么呢?——没有现成的比喻了!——又何必花心思去找比喻它们的事物呢?我还是下楼去好好欣赏它们的美丽吧!

于是,我马上就让自己徜徉于姹紫嫣红中了——赏花瓣之娇艳,闻花香之馥郁……一丝微风拂来,不见花枝摇曳,却依稀听到了一曲赞美春天的歌。

这是一曲不知其名为何的春歌,第一句听起来是那么清晰,第二句却只能闻其旋律而难辨其歌词,第三句及以下,则旋律与歌词均已无法辨听。

这是从哪里飘来的歌声呀?于是,我乘着歌声的翅膀漫溯起来。

我的寻觅马上就有了结果——这歌声是从一个教室里飘出来的。这教室处于一个古老的村庄的中心,教室的南壁上嵌有多扇木框玻璃窗,窗外是鹅卵石铺就的村街,村街的另一边是绿波荡漾的溪流,溪流的对岸是层层叠叠的梯田,梯田上面是葱茏的峰峦,峰峦所擎撑的是飘着白云的蓝天。此刻正是明媚的春日午后,蓝天上的太阳正将它温暖的光,斜透过玻璃窗洒进这个教室。教室里坐着20多个小学一年级学生,正在跟一位年轻的女教师学唱一曲春天的歌——就是刚才飘到我耳际的那一曲春歌。

我的目光在那20多个小学生中巡视,不久就从后排座位中发现了一个我非常熟悉又极其陌生的身影——那是将近半个世纪前不满7岁的我!

我的目光又透过近半个世纪的风烟,去努力辨识那位正在教唱的年轻女教师。然而,无论我的目光如何凝注于她,却总也看不清她的面容。我又试图从记忆的仓库里去翻寻她的姓名,可怎样的翻寻都是徒劳,因为她的姓名也许从没进入过我的记忆之库。

我怅然地离开了这个歌声飞扬的教室,心中却涌起了诸多问题:这位年轻的女教师除了教过我唱歌,还教过我什么呢?她手把手地教我写过字吗?她掰着我的手指教我数过数吗?她给过我赞赏的微笑吗?她给过我严厉的批评吗?她的人生幸福吗?她现在还健在吗?……

所有这些问题,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确切的答案了。

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又何必让它们困扰自己的心灵呢?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许多结识过的人,许多经历过的事,也许都不会贮存在我们的记忆中,但却一定会融化在我们的生命中。

似乎又有一丝春风拂面而来了,因为,我的耳畔又响起了那曲从近半个世纪前飘来的春歌,而那春歌的第一句还是这么清晰——“三月里来三月三”。

今天是三月三么?——回办公室一查日历,我发现竟已是农历己丑年三月廿五!

 

<中学语文报>教学版2010年4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