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颜老板  

2008-10-09 19:0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老板并不是真正腰缠万贯的有钱老板,我们之所以称他为老板,是因为他长得肥头大耳且又大腹便便,很有老板的模样。

颜老板是慈溪人,他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从杭州大学外语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我县的一所乡镇中学里教英语,一直教到1987年才被调进县城,在当时一所特为高考复读生办的学校里做英语教师。

颜老板那时新就职的学校,离我所在的学校有较远的距离。我之所以能有幸认识他并与他有一番交往,是因为他的妻子劳委员——因为她姓劳,调进我们学校后,又被选为工会委员,所以我们就叫她劳委员——也与他同时调进县城,并成了我的同事。那时我们教师大多没有自己的住房,宿舍都由学校安排,我的宿舍几经调换,最后终于挤进了当时校园里最好的由水泥钢筋建筑的宿舍楼。那宿舍楼前面有一小院,小院的前面则是一幢早已破旧不堪的木结构楼房。由于教师住房十分紧张,那幢现在看来绝对属于危房而不宜住人的房子,当时却依旧在做教工宿舍。新来的劳委员一家就被安排在了那幢危楼里了,于是我就与颜老板成了邻居,于是也就认识了他并与他开始了交往。

我与颜老板的交往是从看武侠小说开始的。我那时正痴迷于金庸古龙梁羽生,而颜老板的痴迷似乎更甚于我。我一般不到书摊去租借武侠书,而他却几乎天天去租借。他知道我也喜欢武侠小说,看完后就并不马上将书送回书摊,而是拿过来让我也看了后才去消租,虽然多租借一天,他就得向书摊多付一天的租费,但他却是从来不计较的。

颜老板除了痴迷于武侠小说外,还痴迷于其它许多有趣的书,尤其是那些古代笔记野史,因此他的阅读面相当广泛,且记忆力又极好,在他那颗硕大的头颅中积聚了很多的掌故逸事。我们经常在一起谈阅读某部武侠小说后的感受。他是个十分健谈的人,谈着谈着,我们的话题就会从武侠转到历史,转到现实,转到人生。听他针砭时弊,臧否人物,我会经常觉得他是穿越悠久的时间隧道而走到我面前的魏晋时代的文人。

在进县城以前,颜老板曾因为胆病动过手术,照医学理论说,他是不应该多喝酒多吃油腻类食物的,但他却全然不管,面对餐桌上的酒肉,他是绝不会客气的。劳委员为照顾他的身体,平时的菜肴都烧得比较清淡。颜老板对此十分不满,他经常捧着饭碗走到院子里来,边吃边叹息:“唉,仅能果腹而已!”有一段时间,我在邻县的一位同学办了一个高考复读班,邀请我与颜老板在每周周末去帮他授课。第一次去我同学那里时,我同学请我们在食堂用晚餐,为我们点了好几个荤菜,但颜老板看到食堂里有牛肉可我同学没点,就边对我同学说“牛肉好吃”边径自又去端了一盆牛肉过来。——我本来对牛肉不是很感兴趣的,但自那次以后,颜老板那句“牛肉好吃”的话就经常会在我耳边萦绕,因而也就开始觉得牛肉特别“好吃”起来了。

颜老板喜欢喝酒,我也喜欢喝酒,因为我们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所以那时喝的酒一般都是本地产的普通黄酒,虽然也偶尔能喝到黄酒中的名酒——绍兴加饭酒,但与真正的名酒是几乎无缘的。有一次,颜老板受邀赴宴,席中喝的是汾酒,席散,还剩下半瓶,颜老板就不顾他人会投以什么样的眼光,毫无顾忌地将那半瓶汾酒带了回来,最后送到我的面前,请我品尝!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品尝到的真正的名酒——白酒中的名酒!

颜老板的夫人劳委员是杭州人,上世纪六十年代从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就到我们这个山区小县里教书,她虽然于无奈之中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但故渊之思,旧林之恋,应该是长存于心的。到了临近退休的时候,经过她的一番努力,终于在1991年夏获得了一个可以让她举家迁往杭州近郊的机会。在她与颜老板临走时,我妻子在家设宴为他俩饯行,并建议我为他俩各写了一首赠别诗。我在给颜老板的赠别诗中,有两句为“侠士心灵迷野史,晋人风度爱清谈”。我一直认为用这两句诗来形容颜老板的为人品性,是颇为恰当的。当然,这诗句中的“清谈”一语,不含丝毫贬义。

颜老板离开XC后,我只与他匆匆见过一面,那是在他与劳委员回他们曾待过多年的那所乡镇中学参加校庆活动的时候。后来,劳委员单独来XC参加他学生的同学会,给我带来了两瓶汾酒与一只经加工过的包装鸡,说是颜老板一定要她带来给我。我妻子打开那只鸡的包装时,发现那只鸡早已变质,不能再食用了。我知道这本是颜老板非常喜欢的美酒佳肴,但他却一直舍不得自己享用,藏到最后,竟托劳委员路远迢迢地给我送了来,我和妻子都为此感动不已。

前不久,劳委员打来电话说,颜老板曾在去年患中风,医院曾发出病危通知书,最后总算挺了过来,不过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健康,行动已经很不方便。

我很想抽时间去看望他,但却一直没有成行。

人的思绪真是奇怪呀!——今天我坐在办公室里,从窗外飘进来一阵阵的桂花香,于是便想起了传说中月宫里的桂花酒,于是便想起了那半瓶汾酒,于是便想起了颜老板,于是便有了上面这些杂乱无章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