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第一次远行  

2008-06-14 15:2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我已去世多年的父亲。

大概是在1961年的春节期间吧,也就是在我刚满五岁的时候,我随父亲去邻县县城,看望父亲的义父与义母——这是一对好心人,父亲在少年流浪期间,曾获他俩的收留和照顾。

从我老家到那县城,相距120里,其间虽有较长的一段路程是通车的,但为了省钱,父亲还是决定这120里的路程,全部都用我们的脚去“丈量”。

出发前的一天,父亲和我先到住在邻村的祖母那里过夜。次日凌晨,天还很黑很黑,我便被祖母叫醒。我起床时,祖母已经为我们准备了早饭,还为父亲温了一壶酒——这算是她为她儿孙俩的远行“饯行”吧。

匆匆吃完了早饭,我就随父亲摸黑出发了。开始时我们走的都是山路。由于道路崎岖,天又黑,更无任何照明工具,我跟在父亲身后,“七冲八跌”地走,没多久,就走不动了。父亲便只好将我背着走了。

父亲不是一个体力强健的人,他是不能背着我走多久的,他背着我走一程之后,就要放下我来让我自己走一程。这算是我俩的轮流“休息”——我在父亲背上,算是我的“休息”;我下地自己行走,算是父亲的“休息”。我们就这样一程一程地走,到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走出了崎岖的山路,走在一条比较宽敞平坦的大路上了。

走到临近中午时分,父亲拉着我的手,进入了路边的一个小村庄。那小村庄里有我父亲的一位朋友,我们是要去他家享用“免费的午餐”呢。父亲的朋友见到我们很高兴,很热情地招待我们。午餐很丰盛,桌子上摆满了一碗碗的菜,摆在桌子中间的是一个大盆,盆子里盛的是一只完好无损的猪蹄髈。午餐一开始,我就盯上了那盆猪蹄髈,但用餐的大人们似乎一直都不想去动它。等了好久,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将筷子伸向了那盆诱人的猪蹄髈。这时候大人们忽然都停了下来,眼睛都盯着我和我的筷子了。我当然不会懂得他们那样看我是为了什么,毫无顾忌地将筷子在那猪蹄髈上用力夹着,非常急切地想夹下一块来大快朵颐。可任我怎么用力,都难以从那猪蹄髈上夹下哪怕是一丁点来!——原来那猪蹄髈是生的!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由于大家的生活都很困难,过年过节时,许多人家都只能买一条鱼或一块肉,而这些鱼肉又是舍不得吃掉的,往往只在有客人来时才端到桌子上摆放一下,以示对来客的招待之热情。——可当时的我又怎么知道这些呢?在那顿午餐上,我给我的父亲和父亲的朋友一家人,制造了多大的尴尬呀!

从父亲的朋友家出来后,父亲并没有责备我什么,只是告诉我以后到别人家吃饭,大人们没动筷的菜肴,小孩子是不能先去碰的。

我们又继续赶路。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座石拱桥上。我与父亲都走得太累了,便在桥面石板上坐下来歇息。我们旁边还坐着一个陌生人,父亲同他聊了起来,可我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最后只见那陌生人用手指了一个方向,并跟我父亲说了这么一句:“从这边走路近。”

那个陌生人站起来走了,我们又歇了一会后,父亲就带我朝那个陌生人所指的方向行走。可走了好一段路后,我们竟发现路断了,拦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宽阔的河流。父亲气愤地对我说:“那是个骗子,我们被他骗了!”可怎么办呢?返回去就要走不少冤枉路呢!幸亏河水不是很深,父亲就决定淌水过河。于是父亲就背着我,在河道上一步一滑地艰难地行走起来——几十年过去了,那情景还经常清晰地在我的眼前呈现。

当天已经黑下来时,我们还在路上走着。不过那时候我们似乎已经走在马路上了,因为身旁偶尔会有汽车鸣着喇叭呼啸而过。

最后,我们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一片灯光,我们的目的地终于到了!——当我们找到了父亲的义父母家时,他俩早已经上床歇息了……

第二天,父亲带我去河边看轮船。——那时候,我只听说过大河里有轮船,但却从未见过轮船,连轮船的图画都没见过。——父亲指着某处对我说:那就是轮船。但我的目光却被那条河本身吸引住了。——河面多宽呀,河水多深呀!我以前见过的都是溪流,这可是我此前从未见过的可以“载舟”的河流!——因此,虽然听父亲说河上有轮船,但我却似乎并未朝父亲所指的方向看去,而是呆呆地只注视近处河面上的那些波纹,心里还这样琢磨着:轮船就隐藏在这些波纹下面吗?——直到离开河边时,我都没有看到真正的轮船!

父亲又带我去逛商店。在一家大商店里,悬挂着许多好看的画着古代英雄的图片,我便要求父亲买了其中我最喜欢的两张:一张画的是“穆桂英挂帅”——图中只有穆桂英一人,雉尾高扬,背旗飘动,全身盔甲,英气逼人;一张画的是“群英会”——图中有许多全身盔甲的武将,其中一个老将正在挨打,而处于群英中央的一个,也是雉尾高扬,可他看上去很凶,怒气冲冲地,似乎正在喝令手下狠狠地责打那位可怜的老将呢。——这两张画拿回家后,一直被张贴在我的床壁上,在那许多年里,我几乎天天要“欣赏”这两张图画——穆桂英是我童年时代的偶像,而那挨打的老将,则是我童年时代最同情的对象。

我已经一点都不记得我们是怎样回家的了,只是在回家后,母亲曾对我说:父亲的脚底板上都是血泡。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