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一些最初的记忆  

2008-06-10 07: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是由记忆构成的,因此,真正的人生,是以人开始保留记忆时为开端的。人生最初的一些记忆,犹如涂在一张白纸上的最初几笔,尽管会被此后不断添加上去的笔画弄得似乎难以辨认,但是静心凝视,却依然能发现那最初几笔的痕迹还是比较清晰的。

我是从两三岁开始保留记忆的,而开启我的记忆之窗的,是一缕缕的阳光——那是从木屋缝隙里漏进来的一缕缕的早晨的阳光。那时候,几乎每个天气晴朗的早晨,我一睁开惺忪的睡眼,视线就会触及那一缕缕的阳光。那几缕阳光一般都不会直射我的眼眸,因此我可以睁大双眼长时间地凝视着它们。它们透过瓦缝和窗隙,在室内默无声息地穿行着,最后或落在床上的被子上,或落在床前的楼板上,或落在床边的板壁上,形成了许多形式各异的亮斑。但它们引我长时间凝视的,并非它们所形成的亮斑,而是它们在还稍显幽暗的空间里穿行时所映照出来的飞尘——只有在这样的情景下才能看到的飞尘。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被那几缕阳光所穿过的空间里,有无数极微细的飞尘在飘舞,而这些飞尘在阳光未触及的地方,却一无所见。我总是久久地凝视着那些飞舞着的微尘,在凝视中似乎感觉到了阳光的神秘。——现在回忆起来,我幼童期所凝视过的那一缕缕的阳光,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具有诗意的阳光。

早晨从睡梦中醒来,我能静静地凝视那一缕缕阳光的时候,父母总还是在我身边的。有一天早晨,睁开双眼时,那一缕缕的阳光依旧透过窗隙和瓦缝射进室内,可我却不能沉浸到对它们的凝视中去了,因为我觉得室内异样地静……我呼喊父母,但却没有任何回应。我惶惑地从床上爬起来寻找父母,但室内除了我以外,再无他人……我忽然觉得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我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感随即弥满了我的整个心胸……于是我大哭起来,哭声惊动了正在楼下准备早餐的母亲,她慌忙跑上楼来抱起我,问我为什么如此大哭。我已经忘记当时是如何回答我母亲的了,但一见到母亲,我的孤独感与恐惧感应该也就随之消失了吧。——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的孤独。西哲有言:来到这个世间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这也许是无可辩驳的真理。但我认为,虽然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然而能感受到孤独的人应该是很少的,而能感受到孤独的人中的极大多数,他们在人世间感受到孤独的时间也应该不会很多的。我对自己的第一次孤独感的产生记忆如此深刻,也许正说明我在自己的一生中很少有感受到孤独的时候吧。

幼童时期的我,起床后的活动场所主要是院子里的“堂前”。“堂前”是属于整个院子里所有住户的公共场所,院子里与我年龄相仿的幼童一般都集中于此玩耍。我们在“堂前”玩耍得最开心的时候,就是下大雨的时候。因为院后的地势比我们院子的地势高很多,所以每当下大雨时,院后高地上的积水就会从院子后墙跟的石缝中流到“堂前”来,然后汇合成一条“河流”。我们在这条“河流”中“挖潭”“筑坝”养泥鳅,直玩到大雨停止了“河流”干涸了才罢休,这期间大人们是不会来阻止我们的,他们只是笑着看我们起劲地“工作”。经许多次的水流冲刷与我们的“改造”,“堂前”的泥地面上便形成了一条坑坑洼洼的“河床”。尽管我们也时常会因地面不平而摔跤,但我们还是非常喜欢这条“河床”,平时总是期待着下一场大雨的来临,好让我们再玩个痛快。——那些生活在富家大院里的幼童是享受不到我们这种特殊的快乐的吧。

在“堂前”玩耍,一般情况下,不管我们玩得如何疯狂,大人都是不会叱骂我们的。可是有一天,我和对门与我同龄的小荣却挨了一顿厉斥。那一天小荣的爷爷也就是我的太外公去世,大人们都在为操办丧事忙碌。我和小荣那时还不知道人的死亡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整个院子都显得很热闹,我们也就跟着热闹起来。我和小荣都戴了一顶白帽,一面在“堂前”相互追逐嬉闹,一面高喊“白帽戴戴,米道死了”。——“米道”者,“有趣”也。——结果我们的喊声被小荣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舅婆听到了,她把我俩叫住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我们只好在遭训斥后安静下来,当然,当时我们是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挨训的。直到好几年后才知道是我俩当时所喊叫的那句话出了问题。——无论是出于无知还是狂妄,无论是孩童还是是大人,说错了话总是要挨骂的。最近有位叫范美忠的教师,因为在网上发表了一通不能被多数人所认同“怪论”,正遭受着铺天盖地般的谴责与怒骂呢。

在没有小伙伴与我一起玩耍的时候,我也会独自在“堂前”静坐。在我四岁时的一个晴朗的春日上午,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堂前”,享受着春天和煦的阳光,而我的目光则呆呆地投向前面的天井。天井的一隅有一棵樱桃树。那棵樱桃树的花儿正盛开着,开得密密麻麻,开得一树灿烂。我忽然开始注视起那满树繁花了,并于长久的注视中油然而生一种极为特别的愉悦感!——这就是一种美感啊!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所产生的美感,也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的自然之美!人生的第一次美感也许都是由发现自然之美引起的吧,我的一位年轻网友似乎也有与我相类似的经历。这位网友曾在我的一篇博文的跟贴中言其幼小时去山上玩时,看到“大片大片的绿”,“心里就有感觉”了。这种“感觉”,我认为也应该是由初次发现自然之美引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