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饥饿的感觉  

2008-03-14 18:3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饿的感觉是怎样的呢?这是一个很难直接回答的问题,不过,如果要间接形容一下,那么借用“吃嘛嘛香”这句广告语,也许是蛮合适的吧。

说到这广告语“吃嘛嘛香”中”的“嘛”,今天在大多人眼前浮现出来的,大概不外乎是馒头米饭鱼肉果蔬之类常用食品,如果此外还能浮现出米糠饼番薯藤等食物来的,那么他一定是经历过饥饿年代的人了。

我就是一个经历过饥饿年代的人。

我所经历的饥饿年代,就是我国当代史上所称的那“三年暂时困难时期”,那时我刚四五岁。记得那时有一段时间,村里每个家庭都不是自己做饭的,我几乎每天都跟着大人,捧着盘碗,到村办的大食堂里排队领食物。食堂里分给我们的食物,起先是少量的米饭,后来变成了能清晰照见人脸的粥汤,再后来是从山上挖来的金刚刺根捣碎后捏成的饼,——那可是既香又甜的“饼”啊,有一次,我一领到后,即迫不及待地一下子吞下了两个!——最后是什么都没有了!

村里的食堂什么都不能供应了,于是各家各户又恢复了自家做饭的亘古老例。但是,在那时侯,绝大多数家庭,几乎什么粮食都没有,能用什么下锅呢?——极度的饥饿,使我们吃起了米糠,吃起了番薯藤,吃起了棉花籽,吃起了玉米棒芯柱……等到这些原本是喂猪兔牛羊的“饲料”——其实在一般情况下,是连猪兔牛羊也不屑的“饲料”——都被我们吃光以后,村民们就只好到山野里去“觅食”了。幸亏是在山区,山上还有可吃的东西可采挖。村民们上山采挖最多的是金刚刺根与“蕲良”——一种蔓生植物,不知其标准名称为何——根。我当时由于年幼,不能随大人们上山采挖,于是便经常提着一只小竹篮,到村边田野里去拔野菜。记得有一次我拔回了满满一小篮,母亲煮熟后,全家人都说味道很鲜美,当时的我真是高兴极了!

但吃糠吃刺根吃这些“粗”得不能再“粗”了的“粗粮”,却使消化功能衰退了的老人们遭了殃——“拉”不出来!我就亲眼见过一位老人因此而流露出来的那种痛苦的情景。他在院子里,在众目睽睽下,拉下裤子,光着屁股,——“拉”不出来的痛苦,已经使他丢失了人类最基本的羞耻之心,——蹲在阶石上痛苦地呻吟。

老吃这些“粗粮”,而且在很多时候,连这些“粗粮”也是不能填饱肚子的,于是,我们村几乎每个人都处于极度的营养不良状态中——人们都面黄肌瘦,我们这些孩子则几乎个个都是“芦柴棒”。有些营养不良到了最严重程度的人们,就患上了浮肿病,其中不少患者,因为患病后仍然无法稍微改善一下营养,最后就去世了。——他们是真正被饿死的人!我父亲也曾患上这一由长期饥饿所致之病,因为他一直总是要从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极少的食物中,节省一些来分给我们兄妹。幸运的是,当年我家有不少好心的亲友,在他们的接济下,我患重病的父亲,得到了必要的营养补助,最终才从死神那里挣脱了回来。

我所经历的饥饿年代,其实也并不只是那“三年暂时困难时期”,因为那种饥饿的感觉,是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的。当我们不再吃糠吃刺根后,我也很少能吃到米饭的,其中有几年,家里的常年主食就是番薯丝干——将番薯刨成丝晒干而成的干粮。母亲烧煮番薯丝干时,在其中加几粒糯米,再撒一点“糖精”——就是现在禁止在食物中添加的“甜味素”吧——搅拌一下,那就是我们当年的“美味大餐”!

到现在,我已经很久没吃那样的“粗粮”了,可是吃“粗粮”年代所形成的那种特殊的饥饿感觉,却一直还保留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所以,每当一听到“吃嘛嘛香”的广告语,一股米糠饼与金刚刺根饼的香味,还总是会隐约地向我飘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