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鬼故事  

2008-01-10 18:3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听着鬼故事长大的。在夏夜的小溪边,在冬夜的火炉旁,大人们聚在一起所讲述的故事大多与鬼有关,什么吊死鬼啊河水鬼啊大头鬼啊等等各式各样的鬼故事,直听得童年时代的我心灵颤抖,毛骨悚然。

几十年过去了,我早已成了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当年听过的那些鬼故事早该都完全淡忘了吧,可我却不然,其中有四个鬼故事甚至还经常在心头萦绕。

第一个鬼故事与我的祖母密切相关。我祖母是缠小脚的农村妇女,平时除了做家务,就是念经。她念经时,手里不停地拨弄着佛珠,口里则喃喃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她那“南无阿弥陀佛”的念佛声,在我当时听来,就像在念“哪侬窝里驮来”——在我们乡下的方言中,这意思就是“哪人家里拿来”,这让当时年幼无知的我感到很有趣。她是很迷信的,她说她自己经常能在夜里见到鬼。她的迷信是有“充分理由”的,因为她曾亲身遭遇过鬼的侵害。——那是在她刚生下我父亲不久的时候,一天深夜,她带着我父亲睡在楼下,在睡意迷糊中,忽然听到了床前一个男鬼的声音:“这个女人大概已经睡着了吧。”然后就听到一个女鬼的声音:“好动手了。”她刚想呼救,可已经来不及了,几只鬼手已经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她于是挣扎着拼命喊叫:“掐死我了!掐死我了!……”夜深人静,她微弱的呼救声被当时睡在楼上的祖父听见了,于是他当即起身下楼,操起一把柴刀,就在祖母床前凶猛地挥舞起来。我祖母也因此获救,那两个鬼赶忙松了掐我祖母的手。我祖母还很清楚地看见那两个鬼挤出门缝跑了!但因为被鬼掐了,第二天起,我祖母的喉咙开始肿痛起来,一个多月以后才痊愈。——这个鬼故事,是那么真切,当年听到时觉得非常恐惧,因为鬼随时都可能在某个深夜里来到我们的家里,来到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的睡梦中,给我们以致命的侵害。可后来我就能据我的科学知识对此作解释了:当时我祖母一定是喉咙开始发病了,身体发烧了,于是在迷糊中产生了幻听与幻觉,以为是有鬼来害她了,后来的喉咙肿痛,也恰好印证了这一点。不过,我到今天还时时会想起这个鬼故事,是因为我还常常怀念我的祖母——怀念这位屡遭苦难的善良而勤劳的老人曾给过我的种种关爱。

第二个鬼故事与我的三叔密切相关。我三叔刚出生不久,我祖父就因病去世了,我祖母只好带着他改嫁,因此他是在距我老家有10多里山路的一个小山村长大并一直生活在那里的。由于他所在的家比我老家更偏僻,所以他长大后外出谋生奔波,在那个交通极为不方便的时代,出门或回家时,总难免摸黑走山路。有一次,当他走在那条回家的山路上时,已经是深夜了。他在微弱的星光下独自走着,忽然看到一个老公公从路旁端了一条椅子给他,叫他坐一下。他就坐下了,并马上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但却发现自己不是坐在一条椅子上,而是坐在路旁的一座坟墓的祭坛上。我祖母说,这是因为当时前面路上有恶鬼守着,而我三叔是好人,一个好鬼帮助了他,把他拦住了,不让我三叔继续走以遭遇那恶鬼。——这个故事让我知道鬼有好恶之分,只要做好人,即使遇到鬼,那鬼也可能会是好鬼的。当然后来我就明白了,那个深夜,我三叔一定疲累极了,更遭睡意来袭,于是就产生幻觉,分不清眼前的是坟坛还是条椅子了。我到现在还经常想起这个鬼故事,是因为我经常想起当年三叔把我装在箩筐里挑到祖母身边去的情景,经常想起当我家处于最困难的时期三叔所给予我们的无私的援助,经常想起三叔这位勤劳忠厚的农民脸上那抹憨厚的微笑。

第三个鬼故事就直截了当地说吧。村民甲与乙两人比谁胆量更大。甲说:他胆子大到连鬼都不怕。乙说:那你敢在山上的茅存——当年有些人去世,因家里经济困难,无钱建坟下葬,暂时将放有遗体的棺材置于山间某处,上面用稻草或茅草覆盖,故称“茅存”——边单独过夜吗?甲说:当然敢。乙说:那你今晚半夜时分就到那茅存边去坐到天亮吧。甲说:好啊!于是,当夜子时,甲真的摸黑走向了那茅存。可当甲刚走近那茅存时,却猛然发现从对面冒出一个鬼来,浑身白衣,手执芭蕉扇,边舞边迎着甲幽幽地叹息着说:哎,你来了呀!甲见此情景,心胆俱裂,惨叫一声,当场昏倒,并且再也没有苏醒过来,当然至死也不会明白他当时所见到的那个鬼,其实就是乙所假扮的鬼!——我经常想起这个鬼故事,是因为它让我明白:真正的鬼其实是并不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人变的鬼或者说是变成鬼了的人!

第四个鬼故事是说村民丙独自去山上劳动,但直到天黑了,夜深了,丙还没有回家。于是村民们就点着火把去丙劳动的地方寻找,但却到处都不见丙的踪影,直找到第二天中午,才在离丙劳动的地方很远处,发现了满脸是血倒在泥污中的丙。丙被救回家后,痴呆了好几天,等清醒过来时再问他,他却全然不知道自己当时经历了什么事。村民们说,丙是“迷阳”了,也就是遭鬼迷心窍了。——这个鬼故事一直在震慑我的心灵。这种震慑并非源于我的迷信,恰恰相反,它倒可以说是源于我对这个鬼故事的科学解释:丙当时不是被什么鬼迷了,而是他突然迷失了自我,或者说他的心理突然“反祖”了。——我不知道心理学上是否有“心理反祖”一说,但我觉得用这个词语来形容丙的自我迷失,也许是很符合实际的。——我还据此认为,一些人在某些情况下突然失去理智,突然疯狂起来,做出让一般人难以理解甚至惊得目瞪口呆的事情来,其实就是因为他们忽然进入了一种“迷阳”状态。这种“迷阳”状态随时都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谁能保证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在某一时刻突然“迷阳”起来呢?丙是“迷阳”在山野里,而我呢?我是否会突然“迷阳”在大街上,“迷阳”在广场上或其它人群聚集的公共场合呢?这样每问自己一次,我的恐惧感就会增加一个百分点!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