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秋凉  

2007-10-16 18:4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深了,天凉了。

在一般人的感觉中,秋就是秋,凉就是凉,两者之间似乎是不那么搭界的,最多也只是感到身上凉爽了,才发觉原来已经是秋天了,或者只是发觉时序已届秋季了,才意识到天气应该凉爽了。但是敏感的诗人却不同,他们会将秋与凉揉合在一起,于是就有了“秋凉”这个词语,于是也就有了“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的深沉感叹。

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不同呢?因为这秋天的凉意,一般人是由身体去感觉的,而敏感的人却是由心灵去感觉的。身体感觉到的是凉爽,心灵感觉到的却是凄凉,这“秋凉”的“凉”,不是“凉爽”,而是“凄凉”。

敏感的心是遇不得秋的,遇秋则生“愁”,所谓“离人心上秋”是也。然而,敏感的心不只在“离人”的身上,更在许多失意者的身上。因此,历史上才会留下那么多悲秋的诗文。

秋,其实有天高云淡的清远,有果圆稻熟的芬芳,有叶红枝绿的斑斓。但那些失意的敏感者的心上之秋,却往往不是这样的秋,而是西风飘落叶的萧瑟,是黄花堆满地的憔悴,是缺月挂疏桐的落寞。于是,他们的心凉了,悲了,流泪了。

然而更让人感慨的是,这种“秋凉”感,并非只随大自然四季轮回中的秋而来,如果那“秋”已入于敏感者之心并长驻下来了,那么,即使身处春温夏热之中,心也会突然莫明其妙地“凉”起来的。

朱光潜先生在他的《悲剧心理学》中,曾引用了希罗多德的《历史》里记载着的这样一段对话:

伟大的波斯王泽克西斯(Zerxes)在看到自己统率的浩浩荡荡的大军向希腊进攻时,曾潸然泪下,向自己的叔父说:“当我想到人生的短暂,想到再过一百年后,这支浩荡的大军中没有一个人还能活在世间,便感到了一阵突然的悲哀。”他的叔父回答说:“然而人生中还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人生固然短暂,但无论在这大军之中或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出一个人真正幸福得从来不会感到,而且是不止一次地感到,活着还不如死去。灾难会降临到我们头上,疾病会时时困扰我们,使短暂的生命似乎也漫长难挨了。”

这段叔侄对话,并非因自然之秋而起吧。但波斯王泽克希斯却在心头突生“秋凉”感了,这人生的“秋凉”感,“凉”得如此深透,而他叔父比他感到的却还要深透百倍,因为他叔父所感到的“秋凉”,“凉”得令人绝望!

这样看来,如果把秋放在心上,而且所放之秋又不是清远芬芳斑斓之秋,而是萧瑟憔悴落寞之秋,那就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无论是伟大的人还是渺小的人,在他们失意甚至是在成功之时,都是难免会感到“秋凉”的。

秋深了,天凉了,我感到“秋凉”了吗?

哈,幸亏我并非感觉灵敏之人,我在身上感到了凉爽,在心里却感觉到了春温——因为就温度而言,秋凉与春温是等同的呢。

2007年10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