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野菊飘香》序  

2007-10-10 16:0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祖顺先生的诗集《野菊飘香》将出版,命为之序,特以此奉。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正在读中学时,新昌县文化馆曾编印过一份期刊,名为《革命文艺》。在这份期刊上,我知道当时活跃于新昌诗坛上的诗人有三位:董鼎,何祖顺,王英志。在这三位诗人中,我那时只认识董鼎先生,因为他是我的语文老师,而何祖顺先生与王英志先生,当时只是闻其名诵其诗却不识其人。

1982年春,我被分配到新昌中学任教。学校将我与几位刚分配的教师,临时安排在值班室里住宿。而原先在那值班室里还住着一位教师,互通姓名之后,才知道这位年仅30多岁身体却极壮实的教师,竟然就是我们新昌大名鼎鼎的三大诗人之一——何祖顺先生!

有幸成为何先生的同事之后,我就有机会直接读到他的许多诗作了。他知道我很早以前就是他的诗作的读者后,也很乐意将他的新作在发表前拿来让我欣赏,后来他调县教育局教研室任政治教研员了,也一直如此。这样说来,我作为何先生诗作的读者,时间至今已经长达30多年了。

作为何先生诗作30多年来的一名老读者,我从他的诗作中读出了什么呢?

 首先,我读出了一种坚持,一种历30多年风雨不动的坚持。凡了解中小学教师工作的人们都知道,中小学教师的工作是很繁忙很辛苦的,即使身子空闲了,头脑也往往还会被各种教育教学问题所困扰而空闲不起来的。因此属于一个中小学教师的真正身心余闲,是极为有限的。何先生虽然后来多年从事教研工作,但却始终是中小学教师队伍中的一员——从30多年前新昌县的普通民办教师之一,到现在被聘为绍兴市首批教授级高级教师之一,期间除了读大学的那几年外,他都在教学及教育科研的岗位上辛勤地工作着。但何先生却一直能坚持将那属于他自己的极为有限的余闲,几乎都用于诗歌创作这一业余爱好上,而且历30多年风雨不动摇,这难道不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坚持吗?

其次,我读出了一种情怀,一种共产党员的情怀。何先生虽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但却可以说是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他具有耿直不阿嫉恶如仇的为人品格,又具有积极健康乐观向上的思想情感。这样的为人品格与思想情感,构成了他对党的事业的坚定信念。因此,他的诗歌,无论是感时事,是评影视,是记游踪,还是赏花草,都既没有顾影自怜的叹息,也没有犹豫彷徨的困惑,有的只是对坏人坏事的横眉怒斥,有的只是对好人好事的热情讴歌,有的只是对光明前景的坚定追求。

再次,我读出了一种勇气,一种敢于突破诗体旧框的勇气。自唐以降,一般采用七言律绝的形式来作诗的文人,大多都将自己的吟咏,严格地限定在那种平平仄仄的旧框框中,而不敢越雷池一步,即使因此导致削足适履以辞害意的情况出现,也会在所不顾。但是何先生却不然,他绝不拘泥于此,为了更确切地反映新时代新生活新思想,他的旧体诗,虽然也都采用了七言律绝的体裁,却勇敢地摒弃了那种体裁讲究平平仄仄的旧规,写出了许多虽不讲平仄,读来却又“口感”很不错且富有时代气息的好诗句。

再次,我读出了一种态度,一种面向大众读者的态度。虽然从起源看,诗歌本应该是属于大众的艺术,但是在历代文人们的操控下,这一大众的艺术似乎已与普通民众渐离渐远了,而当代中国诗坛在经历了朦胧先锋后现代等潮流的冲击后,则似乎使诗歌已消失于普通民众的视线之外了。但在这样的背景下,何先生却仍然坚持着要为普通民众来创作诗歌,这种坚持的最大体现,就是他一直使用最直白的语言来抒写他的诗情。这使他的诗歌总是显得那么通俗易懂,即使是识字不多的民众,也一定能从“统一大潮浪拍天,台独阴谋输输输”与“明珠归来心头喜,东西南北瞧瞧瞧”这样的诗句中,感受到诗歌艺术的特有韵味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读出了一种韵味,一种何先生的诗里所特有的韵味。何先生的诗歌语言虽然是直白的,通俗易懂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诗如口号诗一样缺乏诗的韵味。

何先生诗歌的韵味来自于他语言运用上的俗中含雅,或者说是似俗实雅。这一点在他的一首咏史诗《王昭君》里表现得特别明显:

村女不赂毛延寿,后宫凤凰作斑鸠。

挺身和番汉皇惊,按律弃市画工羞。

昭君去国三千里,鸣镝无声五十秋。

麒麟阁中论功臣,巾帼当属第一流。

全诗可谓写得非常通俗,但在品读之中,我们却能感受到一股浓郁的雅趣:以“斑鸠”喻被“画工”丑化了的昭君形象,很俗,但与喻昭君的本来形象的“凤凰”一语放在同一句中,这“斑鸠”也就雅化了;中间两联写得明白如话,但却对仗得很工整,让我们感觉到了修辞节奏之雅;还有开头对王昭君的“村女”之称,一般读者也许会认为这个称呼太俗了,但这个称呼却是很有来历的,它源于杜甫的“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这两句诗,如果能联想到杜甫的这两句诗,那我们读到“村女”这一称呼时,感受到的难道还会是俗吗?

何先生诗歌的韵味还来自于他咏景诗中的细腻描绘与对景而生的独特感受。《水帘洞》一诗,就是能让我们读出这种韵味来的一首好诗:

十里遥闻水潺潺,百丈飞流隔河看。

洞门千尺挂玉屏,银丝万缕落云天。

晴空洒雨莺声湿,夏日喷雪花影寒。

谁人欲将帘卷起,残月作钩虹作环。

全诗都是在描写水帘洞,但却描写得很细腻而富有情趣:首句先写诗人为远处的潺潺水声所吸引,这里的“十里遥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上的夸张那么简单,因为那潺潺水声应该是一直响在诗人的耳际的,虽然似有若无,却是水帘洞对诗人的热情招引,暗含着诗人为赏水帘奇景而奔走着的急切之情;次句写经过长途跋涉,诗人终于来到了水帘洞的面前,终于看到了气势磅礴的“百丈飞流”,同时也暗含着诗人的惊叹之意;颔联写诗人的驻足观赏——粗看那水帘如“千尺”“玉屏”,细看那水帘却又似“银丝万缕”;颈联则以“莺声湿”与“花影寒”这一妙对,有声有色地描绘了诗人长时间观赏水帘美景而产生的内心感受;最后写诗人突发的奇想——要以“残月作钩虹作环”,将那水帘“卷起”来,这奇想中其实还暗含着诗人当时就想用美丽的诗句将这奇景描绘出来之意。

何先生诗歌的韵味更来自于他诗中的那种清新的乡土气息。在此,让我们来欣赏一下诗人的《归》吧:

老大回村鬓已斑,民风依旧景依然。

碇路犹记归人足,鸣蝉曾伴游子眠。

犬卧樟阴闭倦目,鸡夺蚯蚓拉长线。

情义毕竟家乡好,迎客争比西瓜甜。

在这首诗中,诗人吟咏的是他自己一次回农村老家的情形。他在诗中依次向我们展示的,是那溪流中的碇路,是那树梢上的鸣蝉,是那香樟下的卧犬,是那争食着的鸡鸭,是那又大又圆的西瓜,是那老家乡亲迎客的热情。这一切景象既有诗人回忆中的,又有诗人眼前所见的,这回忆与现实的有机组合,构成了一幅宁静祥和的农村生活图景,从中散发出来的不是一种极为清新的乡土气息吗?而当我们读到其中“鸡夺蚯蚓拉长线”一句时,凡是生长于农村的读者,有谁不会回想起自己曾有过的美好的童年时代呢?有谁不会在心中涌动起一种浓郁的乡土情怀呢?

从何先生的诗歌中,还能读出什么来呢?请翻开这本诗集吧,我相信您一定能从中读出更多的精彩来。

2007年10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