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之夏  

2007-09-30 15:1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都市里的夏天,似乎是属于年轻女性的——可以飘扬美丽彩裙,可以展示美丽曲线;但几十年前山村里的夏季,却纯粹是属于少年儿童的——大自然用日夜流淌着清凉洁净之水的山溪,为所有山村里的孩童提供了一个可以纵情嬉戏的乐园。

我在五六岁时,就开始到我们村前的“夏季乐园”里嬉戏了。那时我尚年幼,父母怕我在水中嬉戏时发生意外,禁止我去玩水,但我怎么能禁得起村前那条溪流的诱惑呢?因此我总是偷偷地约了几位小伙伴,溜到溪边,钻进水里去。那溪流只有在一场大雨后才会有相当浩大的水势,甚至溢出溪岸,平时的水却是很浅的,只有几个自然形成的水潭稍深一些,最深的也大都不过两米。我和小伙伴们开始时当然只在浅滩上玩玩,当学会能使自己浮在水面上的“技术”后,也就到那些深潭里学潜水了。我们经常比潜水的时间,不过在这样的比赛中,也会有人“作弊”的,就是大家一起潜入水中后,个别“奸刁皮猾”之徒就马上就浮出水面尽情呼吸,等到估计潜在水下的伙伴快憋不住气时,再潜下水去。这样的“作弊”被发现后,我们也为这样的比赛设“监督员”和“裁判员”了。学会潜水以后,我们又开始学跳水了——先爬到深潭边的岩石上,然后再纵身跳入潭水中。不过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更没见过高台跳水这样一项奥林匹克运动,如果见过,那我们肯定也会学那些跳水运动员,在跳水时做几个动作的。

我们在水里尽情地嬉戏,经常忘了时间,因此也就经常被父母察觉到。当我母亲发觉我偷偷地在玩水时,她就会捏着一把毛竹丝来溪边寻找。那毛竹丝是去了竹叶缚扫帚时,特意留下来做处罚不听话的孩子的“刑具”的,一般有孩子的家庭都准备着。而用毛竹丝击打在孩子的腿,会疼得孩子们呀呀大哭,却又不会伤到孩子们的筋骨,是一种极有威慑力又极人道的“刑具”。那时的我,如果能远远地看见母亲拿着那“刑具”寻来,就会马上出水穿衣跑掉;如果不幸被抓住了,那我的两条腿就难免挨那几下了!有时候,我去玩水,没玩得忘了时间,早早回家了,母亲也会问:去玩水了?我回答:没有。母亲就会伸手在我早已干了的腿上一划,划出了一条白线来——这是玩过水的铁证!母亲便训斥道:明明去玩水了,还说谎!于是为了以示惩戒,她也会拿出那可怕的“刑具”,在我腿上击打几下。

那时,几乎每个夏天,我都要到10多里外的亲戚家待个十天半月的。有一年夏天我和堂弟去小姑家,小姑家在我村溪流的下游,那溪滩更开阔也更诱人,于是我和堂弟也经常要瞒着姑夫姑母去玩水。一天午后,我俩来到小姑家村前的溪流里,穿着短裤下了水后,就把短裤脱下来晒在露出水面的溪岩上——到我们出水时早就会被晒干的。但当我俩玩得正开心时,小表妹来找我俩了,她要我俩上岸与她一起玩。可我俩正赤裸着身体呢,而且又知道这样在她面前出水是很难为情的,于是就坚决不肯出水上岸。最后小表妹哭着鼻子回去了,我俩怕她向姑夫姑母去“告状”,就赶紧在她转身离去时,匆匆上岸,匆匆穿好了衣服,然后追上她哄她回来,陪她在溪边玩了起来。

那时溪流中的鱼可真多呀,腿一伸进水中,就会有很多的小鱼来啄我们的脚。因此我的童年之夏的另一大乐趣就是在水中捉鱼。水中捉鱼的方法很多的,但我那时使用的方法主要是摸鱼和敲鱼这两种。摸鱼,就是先把鱼赶进溪流里的石块底下的空隙中,或溪流岸壁的石穴里,然后把手伸进那空隙里或石穴里,将那已经无处可逃的鱼儿抓住。鱼的身体很滑溜,如果抓得太紧,被抓住的鱼儿,一不小心,还是会从手中溜出去的,所以摸鱼也是一项“技术活”,抓住鱼儿的时候,手的用劲需恰到好处才行。不过从石穴里抓鱼,也是有一定危险的。一次,一位小伙伴在石穴里摸鱼时,高呼着说他抓住了一条大黄鳝。我连忙跑过去想帮他,结果他却从那石穴里拉出了一条长长的水蛇——幸亏水蛇是无毒蛇!敲鱼,就是看见有鱼钻进某块石头下时,或者估计某块石头下有鱼躲藏着时,就从旁边水中捞起一块石头,用力砸那块下面有鱼的石头。这样一砸,那石块下面躲着的鱼,一般情况下就会被震晕,翻着鱼肚漂出来,任我们捞捡。

我还有过一次夜里捉鱼的经历。有一年夏末的夜晚,“大王”与“小鹁鸪”他们提议举着火把去我家后面的小溪流里捉鱼,我便与他们一起出发了。那条小溪流嵌在我家后面山上的山谷中,我们溯那小溪而上,用火把发出的光,在溪水里寻找鱼的踪迹。在夜晚,鱼儿不如白天那么灵活,在火光的映照下,它们都显得木呆呆的,用双手一捧,大多就会被我们捧出水面。我们这样一直捉到半山,火把已经快要烧尽了,我们只好停止继续捉鱼。但是我们却并不想将捉到的鱼拿回家,而是想找个地方马上将这些鱼儿烧熟享用掉。于是“小鹁鸪”就提议我们去他叔叔那里。他叔叔没有家,孤身一人,一直托身于半山里的一间极其简陋的牛棚里——半间是他的栖身处,另半间“住”着一头耕牛,因此我们村里人都叫他“牛侬”。我们到了牛侬“家”里,他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帮我们烧煮了那些鱼,还端出了一大盘煮熟了的地瓜给我们,然后就笑着看我们享用那些“美味”。不过他后来不知为什么竟引吭高歌起来,歌声极为苍凉,在那夜晚寂静的山中飘荡着。我不知道他唱的是什么歌,只隐约听出其中有“gao tang”这两个音节,那是在唱“高唐”呢,还是在唱“高棠”呢,还是在唱“高堂”呢,还是在唱“高塘”呢?我至今都搞不清楚,然而他那极为苍凉的歌声,却经常会穿越悠远的时空,在我的耳边响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