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再说三十年前我的高考  

2007-06-07 19:2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恢复高考30周年后的今天,开始了恢复高考后的第31次高考。在这样的时刻,我自然又想起了我在30年前参加的那次高考。此前,我曾以“三十年前,我的高考”为题写过一文,现在再写,自然就是“再说”了。

先说报名。我已经不记得当年高考报名的具体日子了,但据史料记载,当时的中央政府是在1977年10月才决定恢复高考招生考试制度的,所以我们当时的报名也不可能早于10月吧。当时报名与填志愿似乎是同时的。在报名选择文理科时,由于自己当时很喜欢看小说,所以毫不迟疑地报了文科。在填报志愿时,我在当时公社办公室里找到了那张公布浙江省招生学校及专业的《浙江日报》,发现省内能招中文系的学校就只有杭州大学、浙江师范学院、浙江师范学院宁波分院这三所,而我们的志愿则刚好能填三所。于是,我就依次填报了这三所学校。高考报名费是人民币5角,而当时的猪肉是6角6分1斤。

再说复习。报名后就马上要在12月份考试的,因此复习的时间应该说是很短的。但是我当时还觉得这时间挺长的呢,因为高考已经停了11年,而且我处于一个极为偏僻的山村里,根本无缘获悉曾经的高考试题是怎么样的,当然不知道要复习什么,更不知道该怎样复习。当时规定要考的是语文、数学、政治、史地4门课。我觉得语文是不需要复习的。数学呢,我在整个初中高中的四年中,共学过四本数学教材,我好不容易找齐后,结果用一天时间就都“复习”完了,因为这薄薄的四本数学教材里,大部分篇幅是用黑体字印的革命伟人的语录。政治呢,就读当时的“英明领袖”华国锋在党代会上的政治报告;虽然读了几次,但我记得没有一次能从头读到底的。历史与地理从来没有正式在学校里接触过,就更不知道怎样复习了。我当时在村里担任临时民办教师,学校里的几位同事曾在文革前参加过高考,他们就建议我看世界地图。他们说,地理可能会考我国运送物资去支援非洲第三世界国家的海上线路。于是我就找了一张东半球的世界地图,挂在墙上,几乎天天去那地图上用手指“划”运输线路。后来,我读高中的母校组织已经通过县里初试的考生进行复习,而且不收任何费用,同事也支持我去参加。于是我就步行25里路赶到母校,进入一个课堂去听复习指导。我听的那堂课,我已经忘了是历史课还是政治课,反正一堂课听下来,云里雾里的,全然不知道老师究竟讲了些什么,自己又获得了什么。于是一下课,我便告别了母校,步行25里路,回了家,又捧起了华国锋的政治报告,又在地图上划我的支援第三世界的路线图了。

再说考试。考试在12月,我现在也已经忘了具体是哪几天。语文是第一天上午考的,题目别的似乎都不难,觉得都很容易回答,但其中一个成语的加点字的解释,却难倒了我。这个成语是“高屋建瓴”,要求我们解释其中的“建”字。“高屋建瓴”这个成语其实我们在报纸上经常看见的,但一直都不知道这个成语的具体含义是什么。我苦思冥想到要交卷时,才用“建立”作了答。这答案当然完全错误,因为答案如果是“建立”,还会来考我们吗?但我当时却明知是错,也“勇敢”而无奈地答了上去。考数学似乎很“幸运”。“幸运”之一,是我在考场门口时看到有一位考生在翻一本参考书,我就站在他旁边“偷看”,结果看到了一种求两直线间距离的简易运算公式,而进考场后,竟发现有一道题刚好要用到这种运算公式!“幸运”之二,是我似乎“解出”了一道数学难题。当年高考,文理科数学同卷,而这份数学卷里有三道被文理科考生所公认的难题,当年考进大学的文理科考生,几乎都没能解答出来。但我却选择了其中一题进行“攻关”,结果到考试结束时,竟然“解答”出来了!但真的解答出来了吗?我离开考场后,曾做过多次验证,但却再也“解答”不出来了!——因此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那是否我真正的“幸运”。不过考数学除了“幸运”,也有遗憾。一道很简单的题,我却在运算过程中,看错了数字,答案当然也肯定错了。考史地也有“幸”与“不幸”。“不幸”的是地理没考我那条考前“精心准备”的线路,而是考美洲大陆上的一条山脉,我当然对此一无所知!而“幸”的是我在答一道题时,心中竟然灵光闪现,将那道题几乎全部答对。那道题是问为什么“中东”是国际争端的焦点。这样的题目要是让今天的考生做,那实在是太容易了,但那时我竟不知道“中东”在什么地方!但当时我却忽然想起了在《毛选》中读到过的“远东”一词,而且判断“远东”似乎指的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地区。于是我就这样推断:所谓“远东”与“中东”,大概是从西方人的所在位置来看的吧,如果东亚是“远东”,那么中亚地区就是“中东”了呀,而“中东”地区有阿拉伯半岛;又根据平时看报得来的一些知识,知道那里似乎有丰富的石油,似乎有各种宗教派别,还知道“中东”似乎地处三大洲的交界地区。我想这些应该是那里为什么会成为国际争端的焦点吧。于是就根据这些认识答了题。——好多年后,我问一个地理教师,那道题是否应该这样答,他回答说,完全正确!——与地理同卷考的历史,我觉得别的题目都能答上几句,只有一道关于“黑水党”的却一无所知。后来听别的考生说,关于“黑水党”的内容,在一本当时很通行的近代史著作中一翻开就能发现!——但我在复习时哪能找到什么近代史著作呀!考政治考的是什么,我现在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我记得还是能把卷子填写满的。

再说考试分数。我至今仍不知道当年我考了多少分数!那一年高考没有公布考分,当时我也不知道到哪里可以去问。后来进了大学,我们班有不少同学都知道自己的分数,他们高的是300分左右,低的是200来分。我曾对自己的分数作过估算:语文70多分,数学,不算那道"幸运"题,也该有60多分,政治60分左右,史地应该不会少于50分,加起来也应该不少于240分的。这分数也能上大学,也许会让今天的考生笑掉大牙,但在那时,却是非常不容易了。最近看到一篇浙江大学一位博士生导师回忆1977年高考的文章,他透露自己当年的考分仅160分,却也顺利地被当时的杭州大学教育系录取了。

最后再说录取。我虽然参加了高考,但我当时对录取是几乎不抱什么希望的。这并不是由于我对自己的考试分数没信心,而是由于对自己的“政治审查”不抱什么希望。而对当时的“政审”不抱希望,也并非由于我表现不好或犯过重大错误什么的,而是由于我的外公的成分是“地主”,我的唯一的舅舅是“反革命”,并且他俩都在土改时被判极刑而“非正常死亡”。在当时的形势下,主要社会关系成分不好,已经很难在“政审”中获通过了,更何况还是如此“非正常死亡”的呢?但最后我却被录取了!——我永远感谢那些当年为我“政审”的善良的人们,虽然我至今不知道他们是谁,也永远感谢当年能录取我的浙江师范学院!还有,关于1977年高考的录取比率之低,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据史料记载,1977年参加高考的考生共570万,而最终录取的只有27万,录取比率仅4%左右!至于浙江省,我们这一届包括本科和专科,则仅录取了5300人!另外,据说我们县当年第一批录取的文科生,包括我在内仅6人而已!

恢复高考制度已经30周年了,1977年考上大学的,有很多精英,他们如今或叱咤于政坛,或优游于商海,或建大纛于学术领域,但也有不少如我这般无所作为的庸碌之人。作为一名庸碌无为之人,本来是没有什么资格来谈30年前那次重要的考试的,但我却忽然心血来潮,在键盘上敲出了上面这些文字。这可以吗?哈,恐怕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