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乡音未改鬓先斑  

2007-06-28 20: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音”之“乡”,如果是上海或香港或其它令人向往的地域,那么以“乡音”语人,也许就会即刻令听者肃然起敬的吧,但生我养我之“乡”,却是离一座偏僻的小山城还有100多里路的一个小山村,因而带着这样的“乡音”开口说话,就只能获得许多听者的惘然或不屑了。

不过,我用我的“乡音”说话而让许多听者惘然或招致不屑的事,只是在我23岁以后才发生的,因为我从出生到满22岁,几乎一直都没离开过那小山村。在那22年中,我学会了一种极为简单却又已经能与乡亲们自由交流的语言——一种原始古老而又夹杂着极为粗俗的“乡骂”的语言。我和我的乡亲们用这种语言相互交流,从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异样,只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本来就应该是用这种语言的。所以,在文革期间,当一位生长于省城里的大学毕业生被发配到我们村里来当教师时,他那一口普通话,竟招致了很多村民的不屑——洋腔洋调的,怪声怪气的,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一个有知识的人说话,应该能像我们县广播站里的那位女播音员那样——那时候,我们认为说得最听好的话,是县广播站里女播音员发出的,因为她用的是我们县的“普通话”,全县的男女老少似乎都能听得很明白。

我在村里读初中时,教我语文的就是那位讲普通话的老师。我从小学到高中毕业这全部9年的在校读书的过程中,唯一一位用普通话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就是他。那时候,我和我的同学们听他用普通话上课,总是觉得很可笑,因此,他用普通话教我们读毛主席诗词和语录——那时的语文课文似乎除了毛主席诗词和语录就没别的什么了,我们跟读时便都一律改成了我们早已熟习了的“乡音”,因为我们觉得只有用我们的“乡音”来读,才自然流畅且音韵铿锵。

后来我去镇里读高中,第一年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姓俞的“赤脚教师”——民办教师。俞老师当然也操着“乡音”——那镇所在地虽离我们村有20多里路,但那镇里的“乡音”几乎与我们村的没有什么区别——给我们讲课。这位可敬的俞老师似乎对普通话是有所追求的,然而他的追求却遭到了我们学生的一致而强烈的反对。有一次,他叫我读课文,课文中出现的一个“价”字和一个“驯”字,我都很自然地以标准的“乡音”读了出来,但我读完后,俞老师却要按普通话的拼音给我正音。他说,“价”应该念“jia”,“驯”应该念“xun”。他这样一“正音”,我们同学们就都“抗议”了,认为应该按我的读音念,才是可以接受的。俞老师不甘屈服,仍然要按他的读法给我们“正音”。于是这事情就闹到了另一位当时被我们这些学生认为是“权威”的语文老师那里。那位“权威”的语文老师劝俞老师说,还是按“乡音”读吧。“权威”都支持我们学生的读法,俞老师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这样,我们这位可爱的俞老师最终就只能向我们“屈服”了。

我对我的“乡音”的自得,却在我23岁上大学时遇到了严峻的挑战。进入大学校园后,我开口说话,同学们几乎都不知道我这个乡巴佬到底在说什么!对乡巴佬的嘲弄与不屑,在那个时代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在同学们有意无意的嘲弄下,我对“乡音”的自得变成了自卑,而自卑又变成了我学普通话的动力。于是,我开始学普通话了!

学普通话就要与我那根深蒂固的“乡音”作斗争,但这是何等艰难的啊!我翻开《新华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地死记硬背每个汉字的拼音,然后在开口时吃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咬着记忆中的拼音说话。一年的努力以后,我几乎已经会背出整本《新华字典》里所有常用字的拼音了,但每当开口说话,嘴型与舌头的转动却总是不听使唤,而且语速也总是快不起来,因为我每吐一个字音,总是要先记起该字的拼音,又按着那字的拼音去做嘴型与转舌头!不过我的努力总算还是有成效的,到大四的时候,我读了一段文章,请一位普通话很好的同学做评价。他最后判定说:我的“乡音”八成已转化为普通话了。

大学毕业以后,我接受分配,回到了我老家所在的县城工作。虽然我所在的单位是要求工作者讲标准的普通话的,但事实上绝大多数工作者使用的都还是我最熟悉的“乡音”。因此,我那八成普通话似乎也很可以了呢。于是想最后改掉自己那两成残留的“乡音”的念头也就日渐淡化了。到了最近几年,我所从事的职业对普通话的要求日益严格起来,我年轻的同事们,都要通过严格的普通话测试才能获得晋职的机会。于是许多同事都参加了普通话培训。而我呢,也趁着普通话的培训热,参加了培训,还接受了测试,结果还是八成,只得了83分,属于二等乙级。——看来不管我如何努力,我也改不了那两成“乡音”了!

哎——“乡音”未改,双鬓已斑;回首往事,一声长叹!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