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王尚文语文教学师生关系论解读  

2007-05-25 18:2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平等中对话   在对话中共享

——王尚文语文教学师生关系论解读

浙江师范大学教授王尚文先生,是我国目前最具影响力的语文教育改革研究专家之一,近10多年来,他在陆续出版的专著《语文教改的第三浪潮》、《语文教育学导论》、《语感论》、《语文教学对话论》以及发表于各类教育刊物的大量学术论文中,相继提出并阐述了语文教育要突出人文性、要以语感为中心、要在对话状态中进行等极富创见的新观念,在我国整个语文教育界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在王先生的论述中,他都是把语文教育教学过程中的师生关系,作为一个重要论题来论述的,并且在论述中,用语文教育教学的新理念,为我们提出了一种切合语文学科特性且又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新型的师生关系,概括起来说,这就是:在平等中对话,在对话中共享。

 一、关于师生平等

早在1989年,王尚文先生就从语文教育教学的视角,提出要对韩愈的教师“传道受业解惑”说予以再认识。他指出,大多数语文教师一直以来都将韩愈的“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奉为金科玉律,是在语文教育教学中教师不能平等地对待学生的主要思想根源。他认为,在韩愈的这一观点的影响下,语文教师大都自觉或不自觉地仅以“传道受业解惑”为己任,理所当然地以有道有业且能解惑者自居,并“辛勤”地进行着这样的语文教育教学:教师“传道”,在封建时代结束后,虽然不能再传封建主义和封建思想之“道”,但也只是简单地作一种替换,只传教师所认为的马列主义之“道”,只传摒弃了语文之情语文之美的枯燥之“道”;教师的授“业”,主要就是灌输一些所谓工具性质的语文知识,而不是从根本上能培养语文听说读写能力尤其是语感能力之“业”;受社会政治气候的影响,教师先是重“传道”,于是将语文课上成政治课,后来又重授“业”,于是将语文课上成了工具课;但无论是在政治课性质的还是工具课性质的语文教育教学中,有“惑”者总是学生,能“解惑”者总是教师。“原来无道无业的学生经由有道有业的教师的传授而明道知业,教师是道和业的占有者,真理和知识的掌握者;在教学过程中,教师是主动的恩赐者,学生则是被动的接受者”,“学生有惑,非依靠教师来解不可”,因而师生之间就只能是“我授你受”的关系。[1]

笔者认为,王尚文先生的这些观点及其阐述,对我们在语文教育教学中能真正实现师生关系的平等这一前提方面,具有重要的多重意义。

首先,有利于打破禁锢广大语文教师的传统等级观念。传统的封建等级观念影响着语文教师,致其不能真正平等地看待学生,这可以说早已经为人们所公认,但对新时代的语文教师而言,这种观念为什么会如此顽固地存留于意识中呢?王先生认为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对韩愈的那句教育名言的信奉。在封建时代,散文大家韩愈无疑是一个具有先进观念的一代大儒,他在《师说》一文中提出的“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观念,即使在今天来看,也远没有过时,但韩愈又毕竟是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他在同一篇文章中提出的“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对教师的职能作用的表达却是不够全面也不够准确的。由于韩愈是我国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和一代散文大师,历来深受我国文化教育界的尊重,因而在人们的心目中已成了一个权威。这样一个权威所说的话,很容易被人们奉为圭臬,教师是为学生“传道受业解惑”的,这一由韩愈对教师职能作用所作的定位,长期以来被教师们乃至社会各界人士当作金科玉律来信奉,将师生间的“我授你受”关系视为理所当然,其原因正在于此。对于这样一种早已被人们普遍接受且已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根深蒂固了的传统观念,王先生以其非凡的学术勇气,提出了要予以重新认识,并作出精辟的阐述,这在促使广大语文教师冲破传统观念的禁锢方面而言,无疑具有一种鼓舞与激励作用。

其次,有利于抑制语文教师在学生面前容易产生的优越感。与学生相比,许多教师觉得他们年龄大于学生,受教育早于学生,阅历和知识因而也多于学生,便会自然而然地滋长出一种优越感来。教师一旦怀有这样的优越感,就往往什么事情都自以为是,而始终把学生看作是幼稚的,无知的。如果学生的意见与教师的不一致,教师往往很容易根据自己所拥有的阅历和知识,将有分歧的意见,强行“一致”到自己的理解中去。其实,即使在语文教育教学的过程中,教师只要传马列主义政治思想之“道”与授语文知识之“业”,师生间的这种“我授你受”的关系也不能成立,因为“一方面在客观上‘道’和‘业’是一个无边无际的海洋,另一方面在主观上教师却只有人们所常说的‘一桶水’”,[1]因此仅比学生先接触了“道”与“业”的教师,也完全没有充分的理由以有道与有业且能解学生所有之“惑”者自居而产生优越感。韩愈就曾在《师说》中指出,“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而王先生对此则说得更明确:语文教师,“作为心灵,他未必比学生高尚;作为人,他未必比学生高贵;作为读、写、听、说的言语主体,他未必比学生高明”。[2](p417-418)也许有人会说,语文教师的语文知识总要比学生多一点。一般来说,确实如此。但这仅仅只意味着语文教师比学生先拥有了某些语文知识而已,在与学生一起接触和研究那些语文知识时,学生的领悟和感受,完全有可能比语文教师自己此前所获得的更深刻与更全面。而且知识又是在不断更新的,这也要求语文教师不断地去学习。可以说语文教师与学生一样,都是以学习者的身份面对着语文学科知识的。因而,王先生的“一桶水”与整个“海洋”之喻及三个“未必”之说,会使我们感到语文教师在学生面前产生的优越感之可笑。

第三,有利于廓清语文学科的性质并从而彻底否定“授受关系”的合理性。王先生指出,语文学科既不是政治性学科,也不是工具性学科,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包含着政治性与工具性的人文性学科。语文教育教学是要通过“语”和“文”来塑造学生的心理文化结构,同时通过塑造心理文化结构来提高学生“语”和“文”的水平与能力,而所谓心理文化结构,就是人的内在自然即感情的“人化”和人的外在自然即感觉的“人化”。[1]因而语文教育教学绝不只是“道”与“业”的传授,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情的感染,美的熏陶,以及提升读写听说能力的语感培养等等。而这些更重要的一切,是教师无法用“传”或“授”去灌输给学生的,也根本不属于“传”或“授”的范畴,它们只能由学生自己去感受和努力,教师在这方面的职能,主要是设法使学生在整个过程中能发挥出积极性、主动性与自觉性,以求取尽可能好的效果。也正因为语文学科是这样的人文性学科,所以,“我授你受”的师生关系是有悖于语文学科的性质的。这样,也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在语文教育教学中师生之间“授受关系”的合理性。

第四,有利于防止在语文教育教学中构建师生关系时出现偏差。王先生强调了语文教育教学中的师生关系的重建应以师生的相互平等为重要前提,指出在“我授你受”的关系中,师生是不可能平等的,而只有在平等的关系中,教师才能真正起到对学生的鼓舞和推动作用,才能创造出使学生在心理上感到自由而无拘束的气氛。[1]如果不以平等为前提,那么一切所谓的新型师生关系,即使名称很新了,也无非是“我授你受”关系的新变种而已,其实质不会有任何根本上的改变。20世纪90年代我国最负盛名的语文教育改革家之一魏书生,他在民主与平等的标签下,构建了一个被称为“商量,商量,再商量”式的语文教学师生关系,但他为我们所提供的实际教育教学案例,特别是他所津津乐道的如何带领学生练气功的案例,[3]显现出来的师生关系,却还主要是管理与被管理和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师生之间缺乏实质上的平等尤其是人格上的平等。因此,面对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语文教育界师生关系重建方面的探索和实践,王先生这样强调要以平等为重要前提,这对我们发现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师生关系新论所隐藏着的问题,可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二、关于师生对话

进入21世纪以来,“对话”一词可以说已经成了中国整个教育界的关键词,但是最早将对话观念引入语文教育教学中并作出深刻阐释的,还是王尚文先生。

在2001年发表的《对话:语文教学的新观念》一文中,王先生指出:我们中国的语文教学,其先主要是“训诲—驯化”型的,其后则主要是“传授—训练”型的,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效果不佳,其原因就在于对语文教学活动的实质的理解存在问题;语文的听说读写实质上都是一种对话活动,听说读写能力实质上都是一种对话能力;因而语文教学活动就必然是也应该是一种对话活动,必须实现向对话型的转变;而对话型语文教学中的对话,就是学生、教师、文本和作为说者写者的学生与其听者、读者等多主体间的多重对话的交织,其目的是通过对话学习对话、学会对话;这种新型的教学活动,重学生的感悟、实践与过程,重学生听说读写的动机、意向、态度;在对话型教学中,教师对学生起导引、启发、推动和帮助作用,而这种作用也是在与学生的对话中实现的,并且教师自己也在对话中受益,因此,在对话型语文教学活动中,师生关系是一种对话关系。[4]

那么,王先生基于语文教学的新观念所提出的师生对话关系是怎么样的呢?根据王先生一系列论著中的相关论述,笔者觉得可以解读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这是一种生活化了的教与学的关系,是一种追求和谐的师生关系。对话型语文教学重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听说读写的过程,就是生活本身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人就是人的生命活动、精神活动,依托于人的整个生活,就像血液渗透于人的全身”,“读写听说就是人的生命活动、精神活动,就是人的生活形式”。[2](p422)因此重过程,也就是要求将语文听说读写活动置于生活化的状态中,因而师生关系也呈现出一种生活化了的教与学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学生在生活状态中学习听说读写,教师则在生活状态中引导学生而听说读写着,师生双方都在教与学中共同进入生活,都在听说读写中实现其生命活动和精神活动。生活化了的师生关系,并不只是意味着这种关系的不再与现实生活相隔离,更重要的是意味着一种追求。人对生活有快乐与幸福的追求,人生的快乐与幸福之源,主要为人际关系的和谐,因而生活化了的师生关系所追求的,也必然是一种和谐。和谐的人际关系是建立在互尊互爱的基础上的。我们今天经常听到的一个形容师生关系的语词就是“尊师爱生”,人们习惯上将这个语词理解成学生只要尊重教师而不必爱护教师,教师只要爱护学生而不必尊重学生。这种理解不符合生活化的师生关系的要求。正确的理解应该是学生尊重教师也爱护教师,教师爱护学生也尊重学生。这样,教师不仅在作为学生听说读写的引导者而受学生尊重中感受着生活的快乐,而且还在作为一个普通人并受周围与之交往的人们的关爱中感受着生活的幸福;同样,学生不仅能时时因受到教师对他的关爱而感到听说读写生活的幸福,更能从教师对其人格,尤其是能在对其尚显幼稚的听说读写能力的尊重中感受到快乐。所以,笔者认为,生活化了的师生关系,应该是一种十分和谐的师生关系。

其次,这是一种在听说读写的实践中“让学”与“让教”的关系。海德格尔说:“教所要求的就是:让学。”[5] “让学”是教师“让”学生“学”,“让教”则是学生“让”教师“教”。这种“让学”与“让教”,同我们通常所说的教与学是不同的。我们通常所说的“学”,往往只是意味着要求学生接受并记住教师传授的语文知识,因而学生的“学”始终处于一种被动状态。“让学”则是由对话型教学要求在听说读写的过程中以重视学生的实践为前提的,也就是说要学生自己通过积极主动的实践,来丰富他们的体验,提升他们的语感,增强他们理解与表达的能力,从而从根本上提高他们的语文素质,因此这种“让学”是一种化被动为主动的“学”。而我们通常所说的“教”,往往也只是意味着要求教师将语文教学大纲中规定的内容,传授给学生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却很少去管在这个传授的过程中学生是否愿意接受,因而在语文课堂上,经常出现的是教师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学生却在下面昏昏沉沉地睡,教师“教”得很辛苦,学生“学”得很痛苦。我们说教师要“授之以渔”而不能“授之以鱼”,但如果教师在“授渔”时,学生却毫无兴趣来“受渔”,那么,这“教”的过程中,也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教师在大海中展示他的绝妙的捕鱼技巧,而学生却在高山上聆听樵夫的歌唱。教师在此而学生在彼,结果教师“授渔”“授”得再好,学生还是下不了水,捕不到“鱼”。因此,我们应首先让“教”变成“让教”。“让教”是以重视学生听说读写的动机、意向和态度为前提的,它强调激发学生听说读写的兴趣,首先要设法让学生在语文课中的听说读写实践活动中,能感受到无限的乐趣;学生在感到无限快乐的听说读写中,必然会遇到一些问题,当他们觉得这些问题影响了他们品尝学习语文所产生的快乐时,他们也就必然地会求教于人,而学生所选择的求教对象,当然主要为语文教师;这样,“让教”的现象就很自然地形成了。因为是学生“让”教师“教”,所以教师也就能有针对性地施“教”,并且是有学生在倾听着的“教”。

再次,这是一种师生双方相互合作交流并共同生成以实现共享的关系。人的“思想是在与他人思想的对话中自己生成的,并非来自入侵者的占领”,在语文教学活动中,应强调“教师、学生、文本三者之间的互动,即学生在原认识的基础上,通过与教师、文本的对话交往,实现意义的获得及自我主体的建构”。[6]在语文教学活动中强调学生意义的自主生成,并不意味着否定师生之间存在认知能力与理解水平的落差,因而也并不意味着否定教师对学生的引导。教师对学生负有引导责任,这是师生关系赖以存在的根本前提。但在这种师生关系中教师对学生的引导,主要是激发学生对话的欲望,培养学生对话的兴趣,与学生一起在对话中,分享教师自己或学生的心得和发现,一起分享进入新境界的喜悦,从而消弭由师生间原有的落差所形成的一种张力。不过,在这里应特别予以指出的是,师生之间的落差,一般来说虽然是由于教师在高处而学生在低处所形成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出现因学生在高处而教师在低处的落差。师生双方要形成相互合作交流并共同生成以实现共享的关系,承认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在语文教学听说读写的过程中,学生在教师引导下的对话中生成,教师也在对话中通过分享学生的心得与发现中生成。在相互合作交流的对话中,生成是属于师生双方的。而且,即使所有的落差都源于师高生低,在对话的过程中,教师也会有所得,即也会有所生成。因为教师引导学生学习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本真意义上的学习,这种学习是在与学生合作的过程中进行的,教师的生成因而也离不开学生。在共同有所生成的教学活动中,学生因有意义生成而感到学习的快乐,教师也因有意义生成而感到从教的幸福。师生在教与学的过程中,相互之间当然也会产生深挚的情谊,但这种情谊与我们传统观念中的“师恩”无关,而是在合作共进的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朋友般的情谊。

三、结语

王先生是一位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的语文教育专家,更是一位极具诗人气质的学者,因此他提出的这种关于语文教学活动的新型师生关系,既是基于现实的教学活动与严密的理论逻辑的,又是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但要改革就要有理想,王先生提出的这一理想,应该成为我们语文教育教学工作者的共同追求,让在平等中对话与在对话中共享这种师生关系,能在不远的将来,成为我们语文教育教学活动中富有诗意的现实关系。

参考文献


[1] 王尚文.对“传道受业解惑”的再认识[J] .宁波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9,(3) .

[2] 王尚文.语感论(修订本)[M]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

[3] 魏书生.魏书生文选(第二卷)[M] .桂林:漓江出版社,1995.211-216.

[4] 王尚文.对话:语文教学的新观念.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J] .2001,( 5) .

[5] [德]海德格尔.人,诗意地安居[M] .郜元宝,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 .20.

[6] 王尚文.“生成”与“入侵”.教学月刊(小学版)[J] .2004,(9) . 

《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