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有耻”的受贿与“无耻”的索贿  

2007-05-22 14:2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宗臣在他的《报刘一丈书》中,对当时官场的一幕行贿受贿的场面,有这样一番精彩的描绘:一小官“固请”一大官受“礼”(当然是行贿),大官“固不受”(别误以为是拒贿);小官“故固请”,大官“故固不受”;这样表演了三五个回合后,那大官才似乎非常勉强地命“左右”收下。

    这段描绘中的两个“故”字确实耐人寻味。那大官是不喜欢那小官献上的礼吗?绝不!那黄灿灿的金子,那白花花的银子,那人世罕见的奇珍异宝,他心里可是喜欢得要命,恨不得即刻拿到手中去抚摩,去赏玩。但他却暂且忍住了,直到那小官“故固请”多次,才似乎很无奈地叫旁边的亲信收下。这样,他就既保住了自己不贪的美名,又得了金银财宝之实。名实皆美,何乐而不“故固不受”呢?但是,如果我们再为他仔细想想,他在“故固不受”时,是冒着失去那些贿品的风险的。因为万一那个小官是个老实人,真以为他的上司清廉得很,不知道“故固请”几次,便贸然携礼回了家,那大官岂不就仅得一项空名了?那么,那大官为何要冒这般风险呢?想来是因为他还很看重“廉洁”的美名吧,在名实两者的选择上,也许是他的潜意识指使他选择了前者呢。

    宗臣笔下的那个大官,当然是一个贪官。他煞费苦心地要把自己的贪婪本性,用一层厚厚的虚伪面纱严严地遮掩起来,恐怕就是为了向世人,尤其是他的下属,显示其具有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有耻”而已吧。

    相比较于这样的古代贪官,我们今天的一些所谓的“公仆”,就“无耻”得很了。我们今天的报刊上,经常有所谓的“公仆”索贿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的报道。这些报道,虽然在谈到他们如何索贿的情形时,往往语焉不详,使我们难以知晓其当时言行,但从“索贿”的“索”字推测,他们在受贿时是决不会如他们的“先贤”那样“故固不受”的。嫌行贿者贿品少,或不见一些老实的下属不来行贿,他们竟至于会亲启尊口去“索”,怎么还会有对送上门来之贿不即刻“笑纳”之理呢?由此看来,这些所谓的“公仆”,已经到了但求“实惠”不计“虚名”的“境界”,他们的脸皮已厚如城墙,再无须面纱遮掩,而他们的贪心则已挂在胸前,惟恐他人不见了。如果遇上那些“有耻”的“先贤”,他们也许要斥之为“迂腐”呢。

    我这样说,绝没有厚古薄今之意。贪官,无论他们是古代的,还是当代的,是自称为“父母”的,还是自诩为“公仆”的,是“有耻”的,还是“无耻”的,其贪一也,其害一也,其为百姓所痛恨一也。现在让我们感到有些困惑的是,“无耻”的贪官应该比“有耻”的贪官容易识别得多,但我们今天的许多“无耻”的贪官,为什么却总是到了贪了又贪后才被送上法庭,有的甚至不仅没有被送上法庭,倒反而一升再升其官职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