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溪水的博客

汩汩潺潺 自由流淌

 
 
 

日志

 
 
关于我

雪溪水者,好为人师之老董也,其名不详.曾以老董为博客名,然网上一搜,以老董自称者居然狂多,故易名为雪溪水.今而后雪溪水乃为老董之专名矣,网上诸君请勿窃用.

网易考拉推荐

半块饼干  

2007-05-22 14:1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到中年,心湖深处的沉淀物已积得很厚很厚,每一次搅动,都会泛起许多苦涩的记忆。但我还是要去经常地搅动它们,这不为别的,只为要从中翻出半块饼干来。

    每次翻出那半块饼干的同时,也就翻出了一个饥饿的年代。虽然那饥饿的感觉,已在几十年时流的冲刷下变得十分模糊了,那饥饿的形象,在到处都在吃减肥药练减肥操的今天,也只能在电视台偶尔播放非洲难民营里的情景时,才会变得清晰起来,但我那半块饼干却丝毫没有受侵蚀,因为它被我的一段无法忘怀的往事所包裹着。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我父母为了同饥饿抗争而外出未归,不满三岁的我被托给我二叔。夜深人静,我被什么声音惊醒,发觉自己孤零零地睡在邻居大妈家的一条躺椅上,只有邻居大妈在我旁边的床上发着轻微的鼾声。一种孤独无依的恐惧,突然袭击了我那颗幼弱的心。于是我哭了,哭声惊醒了邻居大妈。她起床抱着我,一边用手轻轻地拍着我的身体,一边口中喃喃地念着些哄慰我的话语。可我依旧哭个不停。最后二叔回家了,原来是因为他要去参加村里的一个什么会议,就把已经睡着了的我又托给了这位好心的邻居大妈。二叔把我抱回家时,顺手递给我半块饼干,我就和着泪水很快地把它吞了下去。

    当饥饿的年代逐渐远去,而我又逐渐长大以至成人的许多年月中,我品尝过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饼干,但却再也没有吃到过比那半块饼干更好吃的饼干。那半块半月形的饼干,其所用的原料,应该是极为粗劣的,绝不能与今天各大小商场里摆放得琳琅满目的各色饼干相媲美,不要说今天的孩子会摇头拒吃,就是再拿来让现在的我吃,我也一定会觉得它难以下咽的。它让我觉得是我吃过的饼干中味儿最好的原因,在于我每次在记忆中咀嚼它时,眼前总会浮现出那个冬夜的情景,伴随那情景而来的,还有关于那半块饼干来历的种种猜想:

    那晚的村会上,是每个与会者都很幸运地分到了一块饼干,二叔即把它送进口中,却忽然想到了家中的我,于是就把余下的半块留下的吗?那晚的村会上,是每个与会者都很幸运地分到了半块饼干,别人都把属于自己的吃了,但二叔却因想到了我而把它留下了吗?那晚的村会上,是二叔看到旁边有人在吃饼干,就从那人嘴边要过了还没来得及送进口中的半块,并带回来给我的吗?那晚的村会上,是坐在二叔旁边的人不知什么原因有了一块饼干,咬去半块后,把余下的另一半递给二叔,二叔却把它留给了我的吗?那晚的村会上……

    这些猜想,许多在不愁吃穿的生活环境里长大的人们,也许会觉得十分可笑,但那些与我一样曾经亲历过那个饥饿的年代的人们,却一定会从中感受到一些别样的情感。现在,这些猜想,已随着二叔的去世而永远无法证实了,但这些猜想和那个冬夜的情景,却使我在咀嚼记忆中的那半块饼干时,总能品尝出无限的人世温情。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